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三十八章,危險美麗的東京
  中山仗義連忙追上清水重信的步伐,時刻跟在他的背后,哪怕周圍早已經布滿了他們青岳會的人,但是中山仗義心里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警惕的看著四周。

  黑色的勞斯萊斯停下,對方并沒走下車,只是搖下了半個車窗玻璃,露出了半張臉,男人的臉上敷著濃厚的白粉,中山仗義看到對方這么傲慢的態度,十分惱火,剛準備上前,就被清水重信伸手當下了。

  “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貴客不要在意。”清水重信淡淡的說道。

  “我很欣賞這樣的年輕人,因為他們忠誠,不懼一切,我們的貨物你也看了,感覺如何?”年輕的聲音從車里傳來。

  “很好的貨,貨款我已經打到了貴客的賬戶上,我們也是老朋友了,但是貴客還是第一次露面啊,這讓我很不安的。”清水重信說道,嘴上說著不安,但他的表情依舊是云淡風輕的樣子。

  “哈哈哈,說笑了,清水會長的事跡我也聽說過不少,對于您這樣梟雄一般的人物可是神交已久了,這次只是來交個朋友。”貴客說道,

  “您說笑了,青岳會在閣下的眼里應該就是過家家般的游戲罷了。”清水重信說道,眼中多了一些慎重,

  雖然尊稱對方為貴客,那是因為青岳會的發展還需要依靠對方以及對方的那青岳會無法仰視的實力,哪怕是這樣,清水重信卻不想和對方有交易之外的關系,因為對方太過危險了,在對方有拉攏的意思時,果斷的透露了自己不感興趣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這份禮物是我送給清水閣下的,算是這次交易的贈禮。”

  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從副駕駛座走下,將一個檀木盒子雙手遞到了清水重信的面前,清水重信并沒有伸手去接,這個古風古色的檀木盒子在他眼里不下于潘多拉的魔盒,自己一旦接受那就意味著距離墮入地獄不遠了。

  但青岳會并沒有能跟對方翻臉的實力,更何況青岳會和對方還有這交易,清水重信只能接受

  “仗義接過客人的禮物。”

  “是。”中山仗義接過了對方手里的盒子。

  對方將車窗玻璃升了起來,等到帶著面具的人上車后,對方便直接走了,看著對方的車子駛去的背影,中山仗義默默地記住了對方的車牌號。

  “仗義,不要想著報復的事情,對方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清水重信說道,在他眼里中山仗義什么都好,就是不夠成熟,做事也不夠穩重,大多數的時候全靠著意氣用事。

  “會長,對方到底是什么人?”中山仗義好奇的問道,他雖然知道對方式青岳會的重要交易伙伴,但從來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人,因為會長不讓他去接觸和了解對方,可以說整個青岳會只有會長一個人知道對方是什么人。

  “對方啊,我們是深夜中吃著腐肉的烏鴉,而他們是來自地獄的惡鬼,不是我們能夠深入了解的人,仗義,離他們遠一點,他們很危險。”清水重信語重心長的說道。

  “是。”中山仗義說道,既然自家會長這么說了,他自然會遵守“這不過這個該怎么辦?”

  看著中山仗義手中的檀木盒子,清水重信掀開了蓋子,一排紫色的藥劑出現在他們的眼中,清水重信眉頭一皺將蓋子合上了,接過了檀木盒子。

  “今天的事情誰也不要說,忘了這件事。”

  “是,會長。”

  ............................

  第二天,中午,上杉越和慕文已經回到了屋臺車,兩個月沒有回來,屋臺車還是依舊,沒有任何人去動,加上最近是雨季,屋臺車上的灰塵也被洗的干凈。

  “把東西放下,跟我出去一趟。”上杉越淡淡的說道。

  慕文警惕的看著上杉越,“去什么地方?”

  “洗澡。”看著慕文警惕的眼神上杉越又說到“正規的澡堂。”

  “真的?”慕文問道。

  “真的。”

  在慕文懷疑的目光下,上杉越帶著慕文走到了一個澡堂里面,看著全是男人的浴池,慕文松了一口氣。

  躺在溫熱的池水中,慕文舒展了身體,在山里待了兩個月,都沒怎么好好洗過澡,難得泡澡,得好好泡泡,一會兒再來個搓澡,按腳,包....咳,一條龍服務就是舒服。

  “第二個測試到底是什么?”慕文好奇的問道。

  “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先休息幾天調整一下狀態。”上杉越滿臉舒適的說道,其實他也沒想好第二個測試,東京最近有些太平啊,都讓他無法想好該怎么去安排慕文的第二個測試了。

  但也不著急,反正還有半個月的時間,上杉越本來就不是什么勤奮的人,要不然當初也不可能成為種馬將手里的權利下放給家族里的長老,能夠躺著他絕對不站著。

  今晚去美琪子的店里看看,兩個月沒有釋放自己了,不知道美琪子想念自己沒有。上杉越心里想到。

  看著臉上笑容逐漸淫蕩起來的上杉越,慕文明白了這個老東西又要去飄了,媽的,自己賺的錢分沒咋花,全讓這個老頭子吃喝票了,八十多歲的人了能撐得住嗎?雖然上杉越是混血種,還是混血種的佼佼者,但是這方面他真的能吃得消嗎?

  對此慕文有些懷疑。

  “一會兒洗完澡,你先回去,要是想出去逛逛就逛逛,東京的夜晚可是很有意思的。”上杉越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慕文不屑的說道。

  泡完澡之后,慕文和上杉越在路口分開了,看著上杉越晃著腦袋走進了一家霓虹燈牌下的店鋪里,門口穿著暴露畫著濃妝的女人一把摟住了上杉越的胳膊,熱情的就帶著上杉越走了進去。

  看兩人的樣子,上杉越絕對是老顧客了。

  慕文看著燈紅酒綠的街道,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去什么地方,只能慢慢悠悠的晃蕩在街道上。

  半島酒店里,酒德麻衣正在吃著薯片,看著電視劇里新版的東京愛情故事,電視里完治正在和莉香分手,酒德麻衣眼中淚水正在打轉。

  “長腿,長腿,我找到那個小子了!!”一道激動的聲音從桌子上的電腦中響起。

  “薯片,你再叫什么?不知道我正在為完治和莉香的愛情傷感嗎?”酒德麻衣不滿的說道。

  “啊?你個男朋友加起來能有一個團的家伙,還會為愛情流淚?”蘇恩曦像是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大聲驚呼道。

  “閉嘴,說吧,那小子在什么地方?”酒德麻衣擦了擦眼角的淚花說道。

  “那小子現在在XXXX。”蘇恩曦報出了一個地名“你準備現在去找他嗎?”

  “當然了,東京的夜晚最適合來一場危險又深刻的邂逅了。”酒德麻衣伸了一個懶腰,完美的身材一覽無余。

  “我告訴你,那個小子可不簡單,弄不好你就栽了。”蘇恩曦提醒道。

  “我知道了,不就是一個十八歲的孩子嗎?再厲害能厲害到什么地方?”酒德麻衣不在乎的說道,隨手拿起一個外套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ps:今日5200,休息,大家投投票,追追讀,在養下去就養死了,推薦票!月票!打賞來者不拒!!!!!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