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四十一章,序幕
  慕文繼續問了一些關于這場拍賣會的事情,酒德麻衣也一一告訴了慕文。

  “該說的我都告訴你了,沒什么別的事情了。”酒德麻衣說。

  慕文微微一愣,隨后點頭說道“行,你還能走嗎?”

  酒德麻衣摸了摸自己的腰,她雖然很不想跟這個蛇精病在一起,但她暫時沒辦法行動了,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需要我幫忙嗎?”慕文問道。

  “長腿,我叫的人快到了,讓他把你送到車上就行,里面有你需要的東西。”蘇恩曦的聲音在她的耳麥中響起。

  “一會兒有人來接我,把我送出去就行。”酒德麻衣說道。

  慕文點了點頭,很快一輛黑色的賓利停在了小巷子口處,慕文將酒德麻衣從巷子里抱了出去,一個穿著白大褂醫生打扮的人拉開了車門,慕文將酒德麻衣放到了后座位上,醫生給了慕文一個邀請函。看著車子離開后便繼續在街道上走著。

  “蘇小姐讓我把這個交給您。”開車的醫生將一個盒子交給了酒德麻衣。

  酒德麻衣打開盒子,里面是兩管試劑和一個注射器,其中一管試劑里面暗紅色液體晶瑩剔透,像是水晶一般散發著迷人的魔力,讓人看一眼便睜不開眼睛。

  前座和后座的隔板緩緩落下,這種隔板有著極好的隔音效果,一旦落下,哪怕后面在打仗,前座的人都聽不見。

  酒德麻衣沒有遲疑,將試劑內的液體吸到注射器內后,扎進了自己手臂的血管中,隨著暗紅色的液體逐漸注射到體內,酒德麻衣的心臟開始急速的跳動起來,絕對安靜的空間內回蕩著激烈強勁的心跳聲,那隨之而急劇流動起來的血液……灼熱的感覺從全身出現。

  酒德麻衣的黃金瞳瞬間點燃,亮如熊熊烈焰,隨著血統的提升,她全神的傷口包括腰間的傷正在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愈合,原本白皙的皮膚上出現了鐵青色的鱗片,將她的全身包裹起來。

  酒德麻衣咬著牙爭取讓自己不發出聲音來,為了不耽誤之后的拍賣會,她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靠著強行提升血統的方法來恢復傷口,雖然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痊愈,但隨之而來的代價也不小,但相對全身是傷,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慕文則是來到了一家旅館開了一個房間,別誤會他不是寂寞了,而是為了查看艾麗卡的情況,剛才在小巷子里的時候,艾麗卡已經回來了,說事情已經結束,可以放走酒德麻衣了,她的聲音顯得有些虛弱。

  走進房間內,慕文眼前的場景瞬間轉變,看著坐在大樹下,臉色慘白的艾麗卡,慕文急忙跑上前詢問對方的情況。

  “沒什么事情,大意了,以為對方被困住沒有多少力量,但是這些老怪物終究是怪物,如果不是對方留手了,差點沒回來。”艾麗卡臉上露出了一個懊悔的神情。

  “下次不要這么沖動。”慕文摸了摸那頭金發說。

  “干什么?你這樣搞我我才像是那個孩子。”艾麗卡不滿的說道,但是沒有躲過慕文的手。

  “我也沒說你是我的家長啊,雖然你比我大個幾百歲吧。”慕文撇了撇嘴說道,他可沒忘記在小巷子里艾麗卡說的話,搞得自己是她的崽一樣。

  “不提年齡你能死嗎?”艾麗卡慘白的臉上露出一絲怒氣,給了慕文一拳,但是虛弱的她并沒有多少力氣,看看起來倒像是在跟慕文撒嬌一樣。

  果然不能跟任何女人說年齡的事情,哪怕對方已經不是人了。慕文想到。

  “我能幫點什么嗎?”慕文問道,

  “不用,我現在的情況只能靠著自己恢復,不用擔心過不了幾天就好了,這幾天你盡量別跟那個女孩子起沖突,要是那家伙再次親自出手,我也沒辦法了。”艾麗卡說。

  她考慮到了很多事情才決定跟對方比劃幾下,但唯一沒預想到的是,對方在被禁錮的情況下還有如此的力量,同時她也明白了,自己差不多成了對方殺雞儆猴的那只雞了,不知道多少原本蠢蠢欲動的家伙又被嚇回去了。

  “我知道了。”隨后慕文將自己準備去拍賣會的事情說了一下。

  “煉金武器嗎?是個不錯的東西,要是合適的話你可以弄到手,有具體的煉金武器你可以參考上面的活靈和煉金領域,對你學習煉金術和龍文都有好處。”艾麗卡說,但隨機想到了什么繼續說道“你現在雖然學會了不少龍文,但盡量還是不要去嘗試組成龍語使用言靈,有些言靈的副作用不是你能想象的。”

  其實艾麗卡最怕的不是慕文誤打誤撞使用了有副作用的言靈,而是逞強去嘗試使用絕密級別的言靈,那種言靈除了龍王之外,其他人使用基本上沒有人能夠活下來,包括次代種也一樣。

  用規則來說,100號之前的言靈,都只不過是使用一點規則而已,但100之后的言靈,基本上就是調動整個規則了,沒有強大的身體強行使用,代價就是被規則的力量撐爆。

  “我知道,我不會擅自使用的。”慕文點了點頭說,這一段時間他雖然學了不少龍文,和龍語語法,但是從來沒有組合龍語使用言靈,只是簡單的布置了幾個煉金矩陣。

  “你明白就好。”

  艾麗卡又和慕文交代了幾句,就讓慕文離開了,回到房間后,慕文就退房離開了,他沒有再在外面晃悠,而是直接回到了屋臺車,看到上杉越還沒有回來,也是上杉越今晚是回不來了,慕文簡單的打掃了一下,就睡覺了。

  第二天,慕文看著慢悠悠臉上帶著滿足笑容的上杉越回來后,就把昨晚的事情閹割了一下說了出來,艾麗卡的事情他還是瞞了下來,倒不是他不信任上杉越,而是艾麗卡說不能讓別人知道她的存在。

  上杉越摸著下巴仔細地想著這件事,隨后點了點頭說“可以,這相當于你的第二次測試了,聽你說的這些,我可以確信對方不僅僅是為了開一場拍賣會,而且這次的拍賣會里的人除了少數人之外,大部分應該都是混血種。”

  這件事慕文昨晚就想到了,通過酒德麻衣給的情報,他也能分析出來一些,也明白這次的拍賣會水很深,但是慕文有時候就是這樣的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因為他有這樣的實力。

  “都有什么人參加拍賣會你知道嗎?”上杉越問道。

  “不知道,每個參加拍賣會的人都很神秘。”慕文搖頭說道,酒德麻衣也不知道,她們只能搞到幾張邀請函而已。

  慕文跟上杉越又說了一點細節上的問題后,就開始準備參加拍賣會的事情。

  .............................

  霓虹,大阪,某處研究室內,一個戴著雪白的公卿面具的佝僂老人停下了手里的東西,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明所以的神色,剛才的瞬間他好像是感覺到了什么,但只有一瞬間,隨后又看向了自己手里的藥劑。

  紫色的液體在玻璃管中在燈光的照射下發出了如同極光一般絢麗的色彩,老人臉上露出一道滿意的笑容。

  “看樣子這些日子會有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了。”老人的眼中充滿了興奮,在擺滿實驗藥劑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張淡金色的邀請函。

  上面寫著9月10日,富源號出海,請閣下準時到來。

  墻上的日歷上正寫著9月8號,距離出海的時間已經不足兩天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