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四十二章,登船
  東京電視臺正在播放午間新聞,攝像頭對準著主持人,但電視機前的人目光都在主持人身后的那個艘豪華的輪船上。

  “就在今天,萬眾矚目的富源丸正式出海,這艘豪華的輪船的始建于............”主持人正在介紹著富源丸的情況。

  在攝像頭的另一邊,一隊穿著或華麗,或普通的人正在緩慢登船,旋梯的安保人員正在仔細地檢著每一個上船的人,他們知道這次來的人都是一些大人物,黑白都有,跟著的保鏢身上不可能沒有槍械。

  但是他們的老板有規定,不能讓任何武器進到船上,畢竟船上的任何一個客人出事了,他們都負擔不起,為了自己的小命他們格外的認真。

  慕文也在排隊中,在經過多輪的檢查過后,在一位迎賓小姐的帶領下慕文上了船,每一個手持邀請函的人上船后都會有一個穿著制服漂亮的小姐姐迎接帶著他們在船上參觀。

  “您好,我是052號,請跟我來這邊。”迎賓小姐笑著說道。

  慕文點了點頭,開始參觀這艘豪華客船,整個客船有著五層之高,第一層是大廳,同時也是拍賣會的舉行的場所,第二層是休閑娛樂的地方,有著各種設施,十分像是電影中的那種海上賭場,第三層第四層是客房,第五層因為迎賓小姐并沒有帶他去,哪里是舉辦人的私人地方,除非受到邀請一般人進去。

  慕文的房間在第三層,迎賓小姐正在帶著他前去,在第三層的樓道中,迎面一個迎賓小姐帶著四個人正在迎面走來。

  對方三男一女,領頭的男人穿著黑色的長風衣,面色冷峻,身后跟著的女人穿著職業裝,像是秘書,在后面的兩個男人穿著黑色的西裝,一個身材魁梧臉上寫滿了我不好惹,另一個則是帶著眼鏡,整個人顯得有些陰冷,臉上帶著似有若無的笑容,像是個斯文敗類。

  慕文和他們擦肩而過,無形的壓力讓慕文對著一行人不由得在心里記住了,尤其是對面領頭的那個年輕人。

  “這里就是您的房間,這是您的房卡。”迎賓小姐將門推開說道“房卡背后有我的聯系方式,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聯系我。”

  “謝謝。”慕文接過房卡就進入了房間,房間的布置很簡單,跟一般的套房差不多,設施應有具有。

  房間的桌子上放著一份流程單,上面是這三天客船上的活動,富源丸由東京港出發到新加坡,這三天內游船上會舉行各種活動,但其中最讓慕文在意的是第二天晚上的拍賣會,其他的活動他都不感興趣。

  他相信很多人都是為了這個拍賣會而來的,剩下的歌劇、演唱會、賭博比賽什么的只不過是這場拍賣會的預熱而已。

  將流程記在心里之后,慕文收好房卡就走出了房間,他準備去踩踩點。

  另一個房間內。

  和慕文擦肩而過的三男一女也在坐著準備。

  “看樣子這個舉辦人還是很有實力的。”戴著眼鏡的那人看著房間內的裝飾說道。

  “別忘了,我們的任務。”魁梧的男人提醒道。

  “要是真的只是抓一個清水重信,沒必要大費周章跑到這艘船上吧,在東京的時候,隨便找個理由就行了。”戴眼鏡的男人說道。

  如果讓其他人聽到男人說出這樣的話,多半會被瘋子或者狂妄的人,但他們的確有這樣的實力,因為他們的老大,是霓虹地下皇帝,蛇岐八家的少主,源稚生,而他們則是源稚生最忠誠的家臣。

  “一個清水重信并不知道少主親自出手,我們這次的目標有三個,第一個是清水重信,第二個是這次拍賣會上的煉金武器,根據本部執行部的基礎條例,任何地方出現煉金武器的蹤跡,當地執行局必須尋找到,并運輸到本部。”職業裝的女人還沒說完話就被打斷了。

  “哼~,本家的東西可不會免費的交給本部的大老爺們。”夜叉冷哼一聲說道,隨后對著女人說道“不好意思,櫻,你繼續說。”

  “第三個任務,是調查這次的游輪,根據本家的情報,猛鬼眾的人也參加這次的三天三夜的游輪之旅。”櫻說。

  “猛鬼眾?”烏鴉臉色嚴肅的問道,如果說蛇岐八家是霓虹的地下皇帝,那么這群該死的鬼,就是罪無可恕的叛逆者。

  “沒錯,這次的行動主要就是為了這次參加游輪的猛鬼眾,根據情報對方有一位大人物會親自下場,其他的任務都可失敗,但這位大人物我們必須帶回去,本家已經準備好了審問人員。”源稚生將嘴上的香煙拿下淡淡的說。

  “是,少主。”烏鴉、櫻、夜叉同時喊道。

  “我們不知道對方會用什么身份上船,在拍賣會之前,你們可以自由活動,在船上可以自由的行動,在人群中尋找對方的蹤跡。”源稚生冷聲說道,雖然平時他總是一幅懶散滿不在乎的樣子,但面對事關本家如今局面的大事,他從來不會松懈。

  “雖然這次的船上人不多,但也有不少人,沒有一點情報,無異于大海撈針啊。”烏鴉說道。

  “鬼是不會有影子的,他們身上散發著糜爛的味道。”源稚生淡淡的說道。

  ...............

  四層,一間客房內。

  酒德麻衣脫下了繁重的衣服,將箱子內的戰斗服套在了身上,又穿上了一襲黑色的長裙。

  “薯片,我已經上船了,情況如何?”酒德麻衣問道。

  “富源丸已經停止上船了,距離出發時間不足半小時了,三個小時后,主辦方會在一層客廳召開舞會,這一段時間內所有人都會在客廳,這位神秘的主辦方也會出現。”蘇恩曦嚼著薯片的聲音在耳麥中響起。

  “我說了,不要對著麥克風吃薯片!”酒德麻衣微皺眉頭說道。

  “我知道了。”蘇恩曦嘴上這么說但是沙沙薯片聲還是此起彼伏。

  “這次給我的資金是多少?剛才上船的時候我可是發現了不少混血種的存在,看樣子這艘船更像是一個移動的龍宮。”酒德麻衣說道。

  “龍宮不應該在海底嗎?還沒開船你就詛咒這艘船要沉沒,長腿你可真行。”蘇恩曦吐槽道。

  “呸呸呸,我就是隨口一說,要是真沉了,你的人能及時到嗎?我可以不想在海里泡著喂鯊魚。”酒德麻衣說。

  “放心吧,我的人隨時待命著,你們起航后,他們就會跟上。”蘇恩曦拍了拍胸脯說道。

  ..........................................

  時間很快來到了晚上,夜幕已經降臨,整個游船的燈光已經全部打開,在漆黑的海面上像是一座移動的燈光堡壘一樣。

  所有人在廣播的提醒下陸續來到了一層的大廳內,整個大廳內有人著黑色禮服,上衣口袋里擺著白色的手帕或者深紅色的玫瑰,有的人穿著霓虹傳統的男子和服,也有人一些西方的面孔。

  慕文上船的時候并沒有看到這些人,應該是后面上船的,看著大廳內形色各異的人,慕文心中更加的慎重了起來,看著面前的小蛋糕,拿起一個直接吃了起來。

  嘗過之后感覺不錯,看著大廳中央長桌上的食物,慕文也沒有客氣,拿著餐盤化身饕餮,牛排一個,龍蝦不能少.........

  看著拿著一堆食物坐在角落中大吃特吃的慕文,剛準備上前打招呼的酒德麻衣挪動了腳步走向了其他的地方,她丟不起這個人。

  大廳的燈光突然熄滅,一束亮光照向了舞臺上,一個老人緩緩的從幕后走出。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