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四十六章,暴風雨前
  慕文驚訝的看著場上的風間琉璃,他是真的沒看出來這是一個男人,無論從任何方面來看對方的身上充滿了女性的魅力,感覺是千年的女鬼附身在彩衣上用刺繡的手法做出骷髏和蛆蟲的紋路。

  與此同時,房間內,葉勝和酒德亞紀點了點頭,葉勝深吸一口氣,體內的龍血開始沸騰,黃金瞳暴露在了空氣中。

  葉勝閉上眼睛,向前方伸出手,緩緩地張開嘴,發出的聲音帶著重重的回聲,像是歌吟像是唱頌。世界上能真正理解這種語言的人已經不存在了,這是死去的語言-龍文。

  龍文雖然是死去的語言,但每一個混血種使用言靈時的吟唱都是來自血脈的共鳴,那是刻在骨子里的記憶,所以并不需要知道龍文的語法也可以讀出來。

  思維深處的蛇被解放出來,它們沿著葉勝的四肢百骸流動,最后洶涌,消失在空氣中。

  葉勝的意識領域瞬間滲入了輪船的每個縫隙,朝著四周不斷涌去,葉勝猛地睜開眼睛,眼底流淌著淡金色的微光。

  他以“蛇”的眼睛觀察著世界,世界在他的眼里由無數細微的管道組成,管道勾連著,交匯,分開,無限延伸,他的“蛇”在管道中穿行,但是所到之處彌漫著霧,濃烈的霧,這是一個讓人絕望的、死灰色的世界。

  葉勝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這是言靈帶來的副作用,這時候是他最虛弱的時候,亞紀張開了懷抱抱住了他,一方面是防止葉勝跌倒,另一方面告訴葉勝他不是一個人,用自己的體溫和懷抱幫他驅散蛇世界中的陰冷灰暗。

  亞紀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現在葉勝就像她懷抱里的孩子一樣脆弱,需要她的保護。

  在蛇的幫助下,葉勝瞬間摸清楚了整個船的內部構造,實驗室的的位置也被他找到了,葉勝的身體猛地一震,瞳孔中的淡金色消失,他的心跳頻率急速回升,血液重新變得溫暖起來,那些“蛇”重新回到他的思維中休眠。

  “找到了?”亞紀問道。

  “找到了,入口就在甲板,對方的看守的人很多,都持有熱武器,單靠我們兩個是無法突破的,只能先去控制住木村次郎,等到執行部的支援才能攻進去。”葉勝說。

  亞紀松開了葉勝,兩人都沒去說剛才的事情,而是準備去拍賣會,他們這次的另一個任務就是安全保證這次的煉金武器被帶回卡塞爾學院,雖然這屬于是霓虹分部的事情,但執行部的人都知道霓虹分部和學院向來不對付。

  藝伎表演在風間琉璃扮演的八岐大蛇被須佐之男砍死引來了結束,頓時掌聲雷動,所有人都在為這場精彩的表演鼓掌,哪怕他們中有的人并不懂得什么是藝伎表演,但是他們能夠從表演者上的身上感受到無窮的悲傷,這邊足夠贏得他們的掌聲了。

  隨著幕布的落下,所有人有序的離開了匯演廳來到了一樓大廳,這里已經被布置成了拍賣會的樣子,巨大的屏幕上有著今天拍賣會要拍賣的東西。

  隨著眾人的落座,舞臺上的主持人拍了拍麥克風,放到嘴邊說: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晚上好,歡迎參加‘達爾文拍賣會’感謝各位遠道而來的支持和信任,按照我們的傳統,我們將為大家帶來與眾不同的寶物。”

  開場白后掌聲再起,10秒后,主持人微微壓手,等到大廳安靜后繼續說:“拍賣會將在十分鐘后開始,請諸位對號入座,并握好自己的號牌................”

  說罷,主持人轉身將麥克風放到了有自己大理石陳列臺上,毫不拖沓地轉身走向了后臺,只留下大廳里逐漸升溫的氣氛以及騷動賓客們互相的竊竊私語。

  看著四周對于接下來要拍賣的東西志在必得的樣子,慕文看著眼前一臉淡定的酒德麻衣問道

  “你的人能準時到嗎?”

  酒德麻衣一愣問道“怎么了?”

  “我感覺要出問題了,剛才船上出現了言靈波動。”慕文說道,就在匯演廳的時候,慕文清楚的感知到了一點言靈的波動,但無法確定是什么人發動了什么類型的言靈。

  酒德麻衣的臉色變得有些怪異,看著手里的手機說道“我的人大概要下半夜才能到,也就是說三個小時后他們才能遞達。”

  蘇恩曦那邊也調查到了卡塞爾學院的人派出人手偽裝成了科考船在前方不遠處的海域進行攔截,依靠富源丸的速度大概在三個多小時就會遞達那片海域,為了能夠拿到那些煉金武器,蘇恩曦特地給酒德麻衣留出了足夠的時間,讓她方便行動。

  只不過沒想到有人率先動手了,酒德麻衣立刻將最新的消息發給了蘇恩曦,蘇恩曦則回復了一個安心,B計劃開啟。

  遠在香江的蘇恩曦,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臉上露出了一切盡在掌握的表情,作為一個足夠優秀的智囊最基本的能力就是考慮到一切突發情況,每一次的行動蘇恩曦都留下了足夠的備選計劃以應對突然出現的情況。

  “執行planB。”蘇恩曦拿起電話淡淡的說道,蘇恩曦調整著自己的狀態讓自己努力看起來像是一個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大家,但電話對面傳來的消息讓蘇恩曦爆出了粗口。

  “草,你說什么?臺風突然出現了?原本應該明天遞達的臺風突然加速馬上就要到了?”

  “是的老板,海洋天氣預報剛剛發布了最新的消息,我們的直升飛機恐怕無法起飛了,我們的船正在加速前進。”

  “該死的,讓二隊出發,讓他們把馬力開到最大!!!”蘇恩曦喊道。

  與此同時,平靜的海面突然生出波瀾,海上行駛的富源丸卻依舊平穩如同一個堅固的海上堡壘,船內的人并不知道即將到來的臺風,正在等待著第一件拍賣品的登場。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來一個點,那是一個穿著制服式西裝的男人,人們的目光并不是那個男人,而是他手上的托盤,一片紅布蓋在了托盤上,將即將拍賣的物品蓋住。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那紅布之上,目光灼灼像是能將那紅絲絨的布綢給點燃。

  “開始了。”慕文輕聲說道。

  “不是這些,普通人想搞到煉金物品難之有難,這次拍賣會上有十三件物品,但是煉金物品就只有三個。”酒德麻衣說道,同時將手里的手機遞給了慕文。

  看著手機里標注好的拍賣品圖片,一共十三個拍賣品,但其中主要三個拍賣品被標注了煉金的記號。新筆趣閣

  慕文掃視了四周,發現并不是所有人對將開始的第一個拍賣品有興趣,更多的人則是在觀望或者抱著看好戲的心態。

  “少主,我們真的要全拍下來嗎?”烏鴉看著源稚生問道。

  “我們無法確定那個是煉金物品,讓任何一個流出都是我們的失職,也可能會導致混血種世界的曝光,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拍下所有的東西。”源稚生說道。

  見此烏鴉也不好在說些什么,依靠蛇岐八家的實力,拍下所有的東西也不過是順手的事情,但是烏鴉想的卻是完全沒必要這么做,昨晚他們已經通知本家的人,他們正在派遣人手過來,到時候只要化妝成海盜截船就行,何必要花錢。

  “現在我宣布達爾文拍賣會正式開始。”主持人大聲的喊道,隨后將托盤上的紅綢掀開了,露出了里面的寶物。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