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四十七章,大唐無雙
  第一個紅綢掀開露出了托盤上的寶物,那是一個黃金制作的骷髏,拳頭大小的形狀,被雕刻的栩栩如生。

  “沒什么用,只不過看起來唬人而已。”酒德麻衣看著周邊開始喊價的人小聲對著慕文說道。

  “按你說的木村次郎主要是為了捕捉混血種,不過看四周的樣子他們的確想要辦好這場拍賣會。”慕文說道,但很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道道,現在流行走可持續發展道路,一桿子打的買賣很少有人做了。

  “他們的研究不可能就這么簡單的結束,他們肯定需要大量的混血種來支撐他們做人體研究,而這個拍賣會正好是最好的吸引點,這場拍賣會雖然名聲不顯,但也存在了快十年了,木村次郎再怎么心急也不可能將自己親手制作的完美的籠子燒毀了。”酒德麻衣說道。

  慕文也不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耐心的等待著自己要的目標,四周的喊價已經逐漸飆升了起來。

  “100萬”

  “300萬”

  ......

  “400萬”

  隨著一聲400萬喊出聲后,全場寂靜,所有人都看向了聲音的來源,慕文也不例外,因為這個價錢已經超出了這件物品的原本價值,要知道這場拍賣會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混血種,有一部分是一些富豪,他們加價或許是因為興趣,也或許是因為別的,但這件拍賣品的價錢還是不值400萬的。

  慕文眼神猛然緊縮一下,因為叫價四百萬的正是他們之前在走廊擦肩而過的人,舉牌子的則是那個戴眼鏡的男人。

  酒德麻衣也不是例外,低聲說道“這些人就是蛇岐八家的人,其中領頭的是蛇岐八家的少主源稚生,一個怪物中的怪物。”

  他們手上關于蛇岐八家的情報并不少,但都是一些基本的情報。

  “蛇岐八家嗎?”慕文喃喃道。

  他來到了霓虹后不止一次聽到過蛇岐八家的名字,尤其是上杉越嘴里,但每次他想要深入的問下去,上杉越就不在多說,甚至還會罵他管這么多干什么,他可以肯定上杉越跟蛇岐八家有很大的關系,甚至曾經的地位不低。

  “蛇岐八家是霓虹黑暗世界的王者,他們掌握了霓虹絕大多數的黑色產業和幫派,最輝煌的時刻整個霓虹各行各業乃至軍隊都有他們的人。”酒德麻衣解釋道。

  在主持人敲錘后,源稚生拍下了這件拍賣品,烏鴉也是面色平淡將手里的牌號給了一旁的女侍者,這是達爾文拍賣會的規矩,每拍下一件藏品就要把牌號交給侍者,侍者會在給他一個新的。

  “曾經?”慕文問道。

  “對曾經,當初的事情很復雜不是一句兩句能說清楚的。”酒德麻衣說。

  慕文也沒有在多問,而是耐心的等待著拍賣品不斷登場,之后的幾件拍賣品慕文也沒有興趣,一旁的酒德麻衣拍下了一串鉆石項鏈,畢竟沒有什么女人能對閃閃亮亮的東西有抵抗能力。

  “接下來來到了我們的第六件藏品。”主持人特地賣了一個關子,讓一旁拖著托盤的侍者走上前了,這個托盤相較于之前的要長一些,大概有一米長左右,看到這件藏品上場,慕文直了直身子,他的目標來了。

  “第六件藏品,在揭開第六件藏品之前,我想大家都知道霓虹的正倉院吧,其中正倉院收藏著一件國寶,金銀鈿莊唐大刀,而這把刀正是金銀鈿莊唐大刀的原品,唐橫刀,我們為其命名為大唐無雙,起拍價200萬。”主持人大聲的喊道,隨后將紅綢掀開,一把通體暗紅色的帶鞘長刀出現了在眾人視線中。

  所有人的視線在看向這把刀的時候都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和貪婪,金銀鈿莊唐大刀只要稍微懂一些刀劍的都知道,至于說唐橫刀哪怕是普通人也都知道這把刀的名氣,只不過后者并沒有真品留在世界上。

  所有人對這把刀的真假也抱著質疑,畢竟橫刀的名氣太大了,造假的也更是數不勝數,尤其是還扯到了收藏在正倉院的金銀鈿莊唐大刀,那是霓虹遣唐使仿造了唐橫刀,你還扯到了原品這就更讓人值得懷疑了。

  面對主持人的喊價沒有一個人敢率先出價,畢竟沒人知道這東西是真是假,除了個別兩個人之外,源稚生看著眼前這把刀眼中的欣賞再也隱藏不住。

  他雖然也沒見過真正的唐橫刀,但他們蛇岐八家的記載中曾有過關于這方面的記載,當初的遣唐使并非只帶回來了仿造品,橫刀作為唐四刀之一,一直是大唐鍛造的核心之一,不可能讓遣唐使帶回,但其中有一名遣唐使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走私了兩把真正的唐橫刀回到霓虹,其中一把被他供奉給了當初的皇,但再一次意外中這把刀被毀了,而剩下的這一把則消失了。

  “這是真的,但也不是當初的那把唐橫刀,準確來說它是之前某位煉金大師用著當初那把刀留下的數據和殘料打造的一把真正的煉金武器。”酒德麻衣提醒道。

  慕文點了點頭,他對這把唐橫刀志在必得,因為艾麗卡說過讓他想辦法搞到一個煉金武器,這樣她就能教他煉金術了。

  目前慕文學習的不過是龍文的發音和語法,只有掌握了這兩點才能夠支撐言靈和煉金術,無論是言靈還是煉金術最基本的都無非是龍文的使用,前者是用龍文溝通規則,從而釋放規則,而后者過于復雜,艾麗卡也沒有跟他細說,只是說還沒到時間,等他將基礎的龍文掌握后自然就告訴他了。

  “400萬。”源稚生率先開口了。

  所有人都看著又一次舉牌的031號,不由得開始猜測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來歷?每一輪的拍賣他都會參與,并且都用最高價拿下了,一開始他們還會想這是不是托,主辦方專門用來烘托氣氛和抬高價格的,但仔細想來又不是,畢竟前五個藏品下去已經不千萬富蘭克林了。

  “500萬。”慕文加價道。

  “600萬”

  ...........

  “一千三百萬。”慕文喊道,之前還有這人跟著他們兩個喊價,但隨著到了一千萬之后就剩下慕文和源稚生兩個人喊價了,剩下的人則是默默的看著他們兩個的對抗。

  源稚生也沒想到慕文會跟著這么緊,幾乎就是他剛舉牌,對方立刻就跟上了,他加多少錢,對方就加多少錢,深深的看了一眼慕文后,源稚生又舉起了手里的牌子。

  “一千四百萬。”源稚生喊道,這些錢對于蛇岐八家來說雖然并不算什么,但已經快到了這次行動的預算資金了。

  櫻顯然是明白這一點,雖然源稚生是少主,但本家的一些長老并不太承認,并且時刻在想要抓住源稚生的小辮子,于是對著一旁的烏鴉說“通知本家,讓他們調撥資金過來。”

  烏鴉點了點頭,發送了一條短信,很快短信就被恢復了過來,上面寫著暫時放棄,本家的大部隊即將抵達,不需要爭一時之氣。

  雖然本家的回復合情合理,只要本家的大部隊登船,瞬間就會掌控全船,這些拍賣品自然跑不了,但一想到那些吝嗇的長老們,烏鴉眼中的怒火就不再掩飾,但他又無可奈何,哪怕是源稚生這個蛇岐八家的少主都無法對這些長老動手,更何況是他呢?

  只能將本家的回信告訴了櫻,櫻轉告了源稚生。

  于此同時,海洋預報中的臺風如期而至,陰沉的天空中電閃雷鳴,黃豆大的雨滴不要命的砸向海面,富源丸在海面上顫抖,波浪在憤怒的暴雨中呼叫,跟狂風爭鳴。

  風間琉璃站在船頭上任由暴風雨打濕自己,他的手上不在是櫻木的小鼓,而是一把櫻色的長刀和一個慘白的面具。

  “大人,他們已經到了。”身后的男人對著風間琉璃鞠躬說道。

  波濤洶涌的海面上隱約可見兩個艘船正在朝著富源丸快速沖來,在暴風雨中如此快速的行駛是很危險的,但對方并沒有絲毫準備停下,反而提升了速度。

  “那就動手吧。”風間琉璃將慘白的面具帶在了臉上,整個人如同一個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鬼。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