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四十八章,序幕拉開
  富源丸的駕駛室內,船長和大副正在時刻監控著富源丸的各項數據,廣播中正在傳來海洋預報主持人關于今晚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的報道。

  “真是倒霉啊。”大副吐槽道。

  “大海上什么都是可能的,或許現在還是暴風雨下一秒就是晴空萬里了。”船長寬慰道。

  他身為船長在大海上行駛的時間超過了20年,身邊的大副也跟著他十年了,對于這種情況早已習以為常,只不過該吐槽還是要吐槽的,畢竟航行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哪怕他從當初的貨船變成了如今這個豪華游輪的船長,但當初留下的習慣現在還是有的。

  “您說的那是偉大航路后半段,是不是等雨停了還會有海賊船沖出來。”大副說道,他倒是挺希望有海賊沖出來,但是這里是并不是海賊活躍的地帶,而且他可是知道自己的這艘船可不簡單,雖然沒有什么明面上的火力,但任何海賊敢盯上他們,他能保證這些人有來無回。

  大副剛說完,他們的雷達就掃描到了有兩個異物正在朝著他們沖來,兩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兩個異物已經肉眼可見了。

  船長淡淡的看了一眼大副。

  大副只能尷尬的笑笑,他沒想到自己真的這么烏鴉嘴,說有海賊來就真來了,這種天氣對方還敢把船開這么快,很明顯不是什么漁船。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船長拉響了船上的警報。

  刺耳的警報上響徹了整個富源丸,原本還劍拔弩張的大廳內,頓時變得有些慌亂起來,侍者在主持人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諸位不用擔心,只不過是幾個趁著暴雨攔路的小鬼罷了,我們的護衛已經出動了,大家可以安心繼續拍賣。”主持人的話撫平了船艙內原本有些慌亂的氣氛。

  源稚生對著一旁的烏鴉打了個眼色,示意他和夜叉按原計劃行動,去看住木村次郎,作為主辦方的木村次郎并沒有出現在拍賣會上,而是自己的房間內。

  烏鴉點了點頭,如今本家的大部隊來了,他們也需要行動了,他和夜叉盯住木村次郎,而櫻則是看住清水重信,源稚生則是準備控制整個大廳。

  角落中的葉勝和亞紀也是面色嚴肅,他們明白按照富源丸的速度現在根本無法達到預定位置,為了以防萬一,葉勝說道

  “亞紀,通知本部,我有預感這次的襲擊不簡單,申請將支援提前。”

  酒德亞紀點了點頭快速將葉勝的話通報給了卡塞爾本部。

  卡塞爾學院,中央控制室內,施耐德得到亞紀的報告后,馬上讓人將富源丸的定位,發現他們距離摩尼亞赫號還有半小時的航程。

  “馬上通知摩尼亞赫號,讓他們全速接近富源丸,出現意外情況,守株待兔變為主動出擊,告訴他們第三方插入了,船長有權自己處理任何突發事件。”施耐德吩咐道。

  周圍的人不敢有任何的猶豫,快速的將施耐德話傳達給摩尼亞赫號上,一旁的曼施坦因上前問道

  “發生什么事情了?”

  “有人插手了我們的事情。”施耐德說道。

  “什么人?”曼斯問道。

  “不清楚。”施耐德搖頭說道,他又不是先知的擁有者,怎么可能未卜先知。

  在猛鬼眾的之后的兩艘船也朝著富源丸急速駛去,這是蛇岐八家的船隊,他們原本正在正常行駛靠近富源丸,但突然接收到了本家輝夜姬的通知,詢問他們是否提前對富源丸發動了突襲,他們也是一臉的茫然,蛇岐八家再知道后果斷命令他們全速接近富源丸,必須在半小時內支援少主。

  “媽的,給老子把船開到最快,我倒要看看是誰敢搶本家盯上的東西。”蛇岐八家負責這次行動的船長龍馬青山惡狠狠的說道。

  “哈衣~”船艙內的上百個黑衣人齊刷刷的點頭喊道。

  .................................

  慕文看了一眼一旁的酒德麻衣,詢問道“是你的人嗎?”

  “不是,薯片妞雖然不靠譜,但是這種偽裝海盜截船的事情還是做不出來的。”酒德麻衣搖頭說道。

  “那就好。”慕文說道。

  富源丸的頂樓內,木村次郎并沒有因為警報而有任何慌張,只是那是對講機吩咐負責安保的人處理這些人,而他自己則是看著桌子上試劑管。

  試劑管中淡藍色的液體在白熾燈的照耀下散發而幽藍的光芒,吸引著木村次郎的目光,木村次郎有些渾濁的眼中是掩蓋不住的激動和貪婪。

  這是他讓人提取取出來的半成品,被他命名為達爾文01號試劑,經過這兩天的測試發現01號試劑有著嚴重的缺陷,但也能達到他預想中的那樣。

  看著手中的試劑,木村次郎對于進化為更高級的生活充滿了信心。

  “侵欲無厭,規求無度者,必下無邊地獄。”一道淡淡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于此同時狂風瞬間充斥了整個房間內,落地的窗簾被狂風吹起。

  木村次郎將手中的握緊臉色微變大聲呵斥道“什么人?”

  “一切如來,身語意業,無不清凈。世尊,此日月輪,可令墮落。妙高山王,可使傾動。諸佛所言,無有異也。”對方沒有回答他而是頌詠起了佛經,這是《藥師佛》中的句子。

  順著聲音的來源,木村次郎看到了來人,一個穿著白色素衣,臉上的帶著慘白面具的男人,修長的頭發順著狂風飛舞著,像是一個來尋仇的女鬼。

  “你是什么人?”木村次郎便問便從將手伸向腰間,在摸到腰間手槍后,快速的將手槍拔出。

  但一道更快的銀光劃過,原本還在窗前的男人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手里的櫻色長刀落下,一道血液灑向了空中,手槍掉地的聲音響起。

  “啊!!”

  木村次郎痛苦的聲音響起,他的手在一瞬間被斬斷了,風間琉璃看著捂著自己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的木村次郎,瞬間沒了心情,他原本以為木村次郎是個梟雄,但看來只不過是一個企圖偷窺不該窺視的小偷罷了。

  看著掉落在地上的淡藍色試劑,風間琉璃將其撿了起來,一旁的木村次郎看到自己的心血到了別人的手里,也顧不得手腕傳來的痛苦,掙扎的朝著風間琉璃爬去。

  看著如同蛆蟲一般的木村次郎,風間琉璃只是躲了過去,這種骯臟的人不陪他出手,之后會有人來清理局面,在木村次郎逐漸崩潰的眼神中,風間琉璃帶著試劑離開了。

  木村次郎臉色慘白的支撐起身子,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按下了鍵盤上的確定鍵后,帶著不甘和瘋狂的笑容倒下去。

  “1600萬。”

  慕文喊出了1600萬的價格,全場的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同時抱著復雜的眼神看著慕文,有人覺得慕文就是一個人傻錢多的愣頭青,有人則是羨慕.......

  看到對方喊出了1600萬的價格,源稚生也不再跟價,在跟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

  就在主持人落下錘子喊出

  “恭喜052號貴賓拍下第六號藏品,大家恭喜!!!”

  的瞬間整個富源丸猛地顫抖的一下,所有人站了起來驚慌的看向四周。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