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五十一章,大戰開啟
  富源丸上爆炸產生的火光如同黑夜中的一發啟明星照亮了半邊夜空,正在急速行駛而來的摩尼亞赫號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

  “該死的,把航速提到最大,五分鐘之內必須登上富源丸。”站在船頭的男人對著一旁的人咆哮道,他是這次的帶隊教授,巴拉克·布恩,是學校里有名的硬派教授。

  身邊的執行部成員立刻傳達了巴拉克的命令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第一次見布恩教授這么著急。”甲板上的執行部成員小聲的嘀咕道,在他們印象中布恩教授雖然脾氣不好,但在執行任務中從來都是以冷靜著稱的,這就導致跟過布恩教授的人對他是又愛又恨。

  “船上有兩個剛進執行部的新人。”一旁的人說道。

  剛才的男人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道“難怪布恩教授這么著急。”

  ..................

  慕文硬挨了艾麗卡一拳后,選擇了閉嘴,他之前也說過艾麗卡將自己煉成活靈的事情,代價就是被艾麗卡摁在地上摩擦了一頓,艾麗卡看到慕文閉嘴了伸了個懶腰后說法道

  “我要睡美容覺了,女孩子不能睡的太晚,對皮膚不好。”

  都活了幾百年了還說自己是女孩子,慕文在心里吐槽艾麗卡裝嫩,當然也僅限于在心里吐槽了。

  “我懷疑你再吐槽我。”艾麗卡看著慕文飄忽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怎么可能?我不是那種人。”慕文堅決的搖了搖頭說。

  艾麗卡也沒糾纏這件事再次警告慕文不要隨便使用龍語后就消失了,在狂風和暴雨下五層的煙塵很快的就消失了,原本堅硬的保險箱已經被炸開了只不過因為爆炸的威力導致里面的東西也被炸的破碎不堪。

  唯一完整的東西就是慕文拍下的那把大唐無雙,通體暗紅色的刀鞘沒有絲毫的損傷,只不過旁邊的酒德麻衣拍下的鉆石項鏈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一半的鉆石已經消失不見了,慕文沉默了一下后將剩下半個鉆石項鏈拿了出來,扔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

  隨后拿著拿起一旁的尼龍袋子,將剩下完整的東西裝了進去,提著大唐無雙就準備走,路過鉆石項鏈的時候又用腳尖往里面踢了踢。

  什么鉆石項鏈?他沒有看見,他就找到了這幾個東西,慕文面不紅心不跳的吹著口哨朝著外面走去。

  走到四樓的慕文剛準備下樓,一道銀光快速砍來,慕文抬起大唐無雙擋住了對方的刀,對方見被擋住也瞬間拉開了距離,慕文看著突然襲擊自己的人,來人正是源稚生,酒德麻衣跟他說過這個人,蛇岐八家的怪物。

  “我想我們是不是誤會什么了,我不是猛鬼眾的人。”慕文攤了攤手說道,他可沒心思和源稚生在這邊耗著,他可是記得這艘船不到半小時就要爆炸了。

  “把東西放下,人可以走。”源稚生淡淡的說道,同樣他也沒有時間和對方耗著,剛才的混戰他和烏鴉夜叉他們走散了。

  “那就是沒得商量了唄。”慕文說道,同時右手搭在了大唐無雙的刀柄上。

  源稚生依舊那副略微帶著懶散的樣子,眼神卻異常的凜冽,手中的蜘蛛切微微側切,雙腿肌肉發力,隨后整個人便如同一發炮彈一樣朝著慕文沖去,他的速度如同一輛超級跑車一般,因為巨大的風壓,他的長風衣表面流水般波動,長風衣下藏著那柄危險的蜘蛛切,右手也藏在衣底。

  寶藏院·袈裟刀,這是日本戰國時代的僧侶們創立的刀術,慕文看出了對方的劍術,右手快速的拔出大唐無雙,但這把刀就像是被鎖住一樣,慕文沒有第一時間拔出,無奈只能直接揮舞起整個大唐無雙來迎敵。

  一個呼吸之間,源稚生已經來到了慕文的身前,長風衣下的的一道銀光劃過,蜘蛛切被一種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拔出斬向了慕文的胸口。

  “嘭~”

  清脆的碰撞聲響起,暗紅色的大唐無雙擋住了蜘蛛切,源稚生的眼中冷意一現,藏在衣底發的右手猛地拔出,又是一道銀光,一把肋差出現了空中。

  慕文眼中一驚,快速向后方撤去,但他的速度還是慢了一步,胸口被劃出了一道傷口,慕文重新站起身形,看著正在緩緩滲出血液的傷口,深深地看了一眼源稚生。

  “我原本以為能被成為少主的人,多少是一些行事光明正大的人。”慕文右手搭在大唐無雙上胸口一起一伏的說道。

  對于慕文叫出自己的身份,源稚生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很快就消失了。

  “戰爭沒有光明正大的說法,只要能夠勝利即可,而且我并沒有說過我只有一把刀。”源稚生淡淡的說。

  “是嗎?我還以為你們霓虹人都是一群固執的偏激狂呢。”慕文繼續說道,此刻他全身的血液正在快速的流動著,手中的大唐無雙也發生了輕微的顫抖。

  “為了勝利我可以不擇手段,這的確可以說是偏激。”

  說完這句話,源稚生也發現了慕文的異樣,雙腿用力腳下的地板被他猜得凹陷了一塊,鋒利的蜘蛛切砍破了空氣,刺耳的音爆聲響起。

  慕文的眼底流淌著一抹金色,一道暗紅色的長刀在半空中擋住了砍來的蜘蛛切,剛才他跟源稚生廢話就是為了拖延時間,給他足夠的時間讓他掌握大唐無雙,得到刀內活靈的認可。

  大唐無雙震開了襲來的蜘蛛切,進而斜斬下來要將源稚生從脖頸斬到左腰一分為二,但源稚生右手的童子切精準的擋住了大唐無雙。

  一連串的攻擊,超出常人的速度,兩人如同一道黑霧一般,火花爆濺而下如雨般淋在了地板上,滿耳都是密集到連作一片令人牙酸的打鐵聲,刀劍鋒口摩擦的聲音尖銳而刺耳。

  兩人極致的速度讓躲在暗處的酒德麻衣看的目瞪口呆,耳邊是蘇恩曦咀嚼薯片和驚呼的聲音。

  “長腿,這可是現場的大片啊,就算是華夏最頂尖的武打都打出來的效果啊。”

  蘇恩曦面前的電腦上正是被酒德麻衣穿回來的慕文和源稚生交手的視頻。

  “這種現在觀摩的機會讓給你怎么樣?”酒德麻衣冷聲道,她現在可沒有看電影的想法,要是慕文落敗了,她八成也逃不了,只能在心里給慕文加油,至于出手,別鬧了,酒德麻衣自認為自己還是屬于人類范圍的,這種非人類的戰斗不是她能參與的。

  “那還是算了吧,我怕我有命看,沒命回家。”蘇恩曦說道,“你現在準備怎么辦?不去幫幫慕文嗎?”

  “再看看吧。”酒德麻衣說道。

  兩道黑影在長廊中不對碰撞,兩人的速度已經快到無法捕捉,只能看到兩道黑影不斷的碰撞,暗紅色的長刀與森白的長刀碰撞,刀鋒對刀鋒,巨力抗衡在一起像是猛獸的利齒互相撕咬作了一團,角力不超過兩秒兩人再度分開,又沖刺撞作了一團,四周的墻壁上被劃出了無數刀痕。

  酒德麻衣揉了揉自己發酸的眼睛,她剛才想要去捕捉二人的動作,但肉眼怎么能夠看清楚二人的動作,她只能看清楚綻放著火花的影子。

  看似是勢均力敵的交手,但是酒德麻衣知道源稚生還沒動真格的,對方一旦開啟龍骨形態,慕文能不能扛得住還得另說,她在等機會,手中的手槍已經舉了起來。

  急速駛來的摩尼亞赫號如同披荊斬浪的長槍一般破開了海浪,來到了富源丸的旁邊,甲板上還在戰斗的人瞬間停下了下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大量的黑影從天而降,隨后便是暗紅色的紅霧升起。

  “戴上防毒面具。”猛鬼眾的領頭人大喊道。

  猛鬼眾的人紛紛將防毒面具戴上,以暴徒為首的獵人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一旁一個吸入紅霧暈倒的人,暴徒的眼睛猛的緊縮,隨后快速的將地上尸體的防毒面具拽下戴到了臉上。

  大量的紅霧升起,瞬間將整個富源丸的甲板籠罩,一些來不及反應或者沒戴上防毒面具的人在吸入紅霧之后全部倒了下去。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