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五十二章,金山寺法海
  摩尼亞赫號上的布恩教授耐心的等待著紅霧的散去,這是卡塞爾學院裝備部研發出來的霧態弗麗嘉,作用和弗麗嘉子彈一樣,相當于強效型麻醉劑,這是專門為了龍類研發出來的,混血種挨上一發弗麗嘉都會陷入假死狀態。

  “教授,大雨和狂風的影響,大概半分鐘后就可以登陸了。”一名專員說道。

  “教授已經聯系上葉勝和酒德亞紀,他們的狀態很好,目前正在前往實驗室的通道里。”有一名專員拿著對講機說道。

  布恩教授點了點頭說道“所有人最后檢查裝備,等到弗麗嘉紅霧消散后直接上船,敢反抗的直接開槍,甲板上沒有自己人,清理完甲板后快速的控制富源丸,同時突擊隊根據葉勝他們的情報快速進攻實驗室,支援葉勝亞紀,明白嗎?”

  “明白!!!”甲板上淋著暴雨穿著黑色戰斗服,胸前用銀線繡著半枯萎世界樹的執行部專員們大聲的喊道,他們的眼中沒有對戰爭的恐懼,反而是興奮,每個人都在仔細的檢查著裝備。

  “沖鋒。”布恩教授喊道,隨后一馬當先快速的從船頭跳下,手中的手槍對準一個人扣動了扳機,黃銅的子彈瞬間貫穿了一名猛鬼眾的眉心。

  摩尼亞赫號的前身是一艘軍艦,在退役后被卡塞爾學院買下,并經過裝備部的改造后要比之前更加堅固,加上對方沒有重火力,所以大副直接將摩尼亞赫號靠在了富源丸的前面,二者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卡塞爾學院執行部登場,數十個專員也跟著跳了下來,加入了下方的混戰中。

  此時葉勝和亞紀正在甲板下的通道里小心翼翼的前進,身后的通道里躺著幾具尸體,因為猛鬼眾的襲擊和獵人的暴亂,整個富源丸的戰斗人員全部集中在了甲板上,甲板下的安保可謂到了最弱的時候。

  五樓的長廊中,慕文和源稚生還在拼殺,突然一聲響起,一顆子彈朝著源稚生射去,源稚生眼眸微縮一下后,整個人在空中旋轉一圈躲過了偷襲的子彈,但慕文的刀也抓住了這個破綻。

  一道血珠灑在空中,落在了刀痕累累的墻壁上。

  源稚生的肩膀出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猙獰的傷口正在流出鮮血,但源稚生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痛感,淡淡的看了一眼酒德麻衣所在的位置,。

  “你的實力很不錯,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源稚生淡淡的說道,對于強者他會記住他的名字,然后送葬他。

  “我的名字嗎?老子叫法海,金山寺法海。”慕文喊道,隨后整個人越起再次砍向源稚生。

  “哈哈哈哈,這小子這時候還有心情吐槽,金山寺法海專門降蛇妖的嗎?西湖美酒三月天啊~”蘇恩曦聽到慕文的話笑了起來,同時唱起來了《新白娘子傳奇》,只不過聲音有點跑調。

  “你閉嘴。”酒德麻衣喊道。

  蘇恩曦頓時老實了。

  源稚生感覺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忘記在什么地方聽過了,這都不重要了,頓時細密的骨骼位移的瘆人咔咔悄然響起,無與倫比的力量從蜘蛛切的刀柄上升騰了起來不可阻擋。

  龍骨狀態,專屬于蛇岐八家超級混血種的狀態。

  瞬間源稚生的力量和速度上升了不止一個檔次,哪怕是慕文也只是勉強能跟得上對方,帶著無可匹敵力量的蜘蛛切擋住了大唐無雙,同時沉重的力道讓慕文不得不后退。

  連退幾步的慕文驚訝的看著源稚生,他沒想到源稚生還能開掛,剛才的力道讓一直習慣用力量壓人的慕文第一次吃虧了。

  源稚生肩膀上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一聲骨頭響動的聲音,源稚生已經升到了半空中,雙刀展開,整個人如同蒼鷹捕兔一般帶著極致的速度和兇悍的力量斬向了慕文。

  慕文的眼中金光一閃,半空的源稚生明銳的感覺到了異樣。

  “言靈·天諭·龍之束殺。”

  無形的力量擋住了進攻的源稚生,金色的矩陣出現,代表禁錮的金色鐵鏈從煉金矩陣中沖出,如捕食的蟒蛇一般,纏繞住了源稚生的四肢,讓他無法動彈。

  源稚生驚訝的看著纏繞住自己的鎖鏈,他能感覺到這四根鎖鏈正在磨耗他的力量,但他是蛇岐八家的皇,本家的天照明,怎么可能成為囚籠中的獵鷹,哪怕是死亡也應該實在自由的戰場上。

  原本穩定的鎖鏈突然開始急速的抖動起來,慕文眼皮狂跳的看著這一幕,源稚生的黃金瞳愈發的明亮,捆著他的鎖鏈也愈發脆弱。

  “趕緊跑路!”慕文對著酒德麻衣喊了一聲后扭頭就跑,同時在心里吐槽道,這到底是個什么怪物。

  酒德麻衣扭頭就跑,不敢多做停留,她知道源稚生猛,但是沒想到這么的猛,竟然能夠掙脫慕文的束縛,要知道那可是代表禁錮的力量啊。

  “薯片這是什么情況?”酒德麻衣問道。

  “源稚生是什么怪物你也不是不知道,這家伙的血統絕對嚴重超標了,慕文的血統濃度比不過他,自然困不住啊,就像是言靈·戒律,只能壓住比自己血統低的人。”蘇恩曦解釋道“有時間多看看言靈周期表。”

  “我是戰斗人員,看什么書啊。”酒德麻衣吐槽道。

  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源稚生掙脫了禁錮著自己的鎖鏈,雙腿肌肉隆起,整個人像是急速行駛的超跑一樣朝著慕文和酒德麻衣沖去。

  “跳下去。”慕文大聲喊道,隨后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從五樓朝著甲板跳了下去,跳下去最多是摔一下,但是被源稚生追上八成就沒命了。

  酒德麻衣也沒有猶豫跟著慕文跳了下去,從天而降的兩人直接跳入了戰場的中心,一名正在和猛鬼眾肉搏的獵人看到二人從天而降,手上的速度遲疑了一下,就被猛鬼眾一刀砍死,看著慕文和酒德麻衣,沒有絲毫的猶豫砍了過去。

  慕文沒有給他任何機會,大唐無雙迎了上去,太刀直接被斬斷,暗紅色長刀沒有絲毫的停滯,直接劃破了對方的喉嚨。

  源稚生也跟著落了下來,兩個人看到源稚生也拔刀迎了上去,眨眼間,二人喉嚨被割斷,看著混亂的戰場,源稚生的眉頭一皺,雙手“血振”,在子彈亂飛的戰場上念誦古老的語言。

  他念得越來越快,巨聲在甲板上中回蕩,仿佛山中佛寺,古鐘轟鳴。領域正在形成,未知的言靈即將釋放,所有人都被巨聲吸引,無形的領域瞬間覆蓋住了他們,并不斷延伸直到籠罩整個甲板。

  領域緩慢地擴張,看起來很溫和,邊界泛著淡淡的熒光,領域中的所有人瞬間戰戰兢兢地匍匐在地,雙手痙攣著按在地上,雙眼通紅。

  不是他們想要跪下,而是他們不得不跪下,剛才的瞬間他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重力瞬間增幅了幾倍,為了讓自己的血液供給給大腦,只能跪在地上。

  此刻源稚生是唯一站立在甲板上的人,如同接受群臣覲見的皇帝一般,這便是皇的言靈。

  言靈·王權,序列號91,屬于那類已然超越人類理解范疇的言靈。

  除非獲得釋放者本人的允許,沒有人能在王權的領域范圍內直立。領域中的人必須承受數十倍甚至數百倍的重量,血液會從身體下方突破皮膚流逝,大腦嚴重缺血,想要避免大腦失血就下跪,甚至用低頭叩拜的姿勢。

  但即使叩拜也未必能活下來,隨著王權的力量不斷上升,釋放者可以讓任何人的骨骼崩裂,它們的尸體與地面齊平。

  雖然名為“王權”,但根本不是什么王道的征服,而是把霸道之極的超重力施加在對方身上,緩慢無情地碾壓對方。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