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五十三章,混戰
  密集的腳步聲響起,大量穿著黑色戰斗服戴著面罩的男人來到了甲板上,看著如同接受朝拜的源稚生齊齊彎腰喊道

  “少主。”

  源稚生淡淡的看了領頭的一眼說道“你們來晚了。”

  被源稚生那雙不夾雜任何感情的眼神掃過,領頭人頓時后輩直冒冷汗,剛才的瞬間他仿佛被最鋒利的刀鋒刮過每一寸肌膚一樣,心想這就是天照明嗎?隨后眼中充滿了狂熱。

  “對不起少主,因為事發突然我們已經將船速提到了最高,但還是來遲了,我認罰。”隨后男人抬起頭,從腰間拔出了一把短刀朝著自己的手指砍去。

  “我去,這是上演極道大片嗎?”躲在角落中的慕文目不轉睛的說。

  “蛇岐八家本身就是極道組織,沒想到這種剁手指傳統還存在著。”酒德麻衣也小聲的說道。

  他們兩個在源稚生在擴展王權領域的時候,快速的沖出了領域范圍,躲了起來。

  就在男人的短刀即將砍到手指的時候,一道更快的利刃擋住了這把短刀,是源稚生的蜘蛛切,蜘蛛切微微一震,便將男人手中的短刀振飛出去。

  “過錯不在你們,留著你的手指,去清理這些人。”源稚生輕聲說道,隨后掃向了甲板上的人,隨后他被一個尸體胸口前的半枯萎世界樹吸引了過去,他沒想到卡塞爾學院也參與了進來。

  看著甲板上跪倒在地上的人說道“抱歉,不知道本部的人參與了進來。”

  全場寂靜沒人說話,布恩教授滿臉通紅,雙眼金黃,半跪在地上,他源稚生釋放王權的時候他便開啟了言靈。

  言靈·不墮,言靈序列80,最大限度的抵抗一切外來施加的力量,也正是靠著不墮的效果,布恩教授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匍匐在甲板上,卡塞爾學院的專員們則是全身趴在地上,像是壁虎一樣,他們的驕傲不允許他們對任何敵人下跪,但是奈何源稚生的王權太變態了,他們只能靠著這種搞笑的姿態來維護自己的尊嚴。

  布恩教授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壓力變小了一些,緩慢的站了起來,大口的喘著氣,對著源稚生說道“你是卡塞爾學院霓虹分部的執行局局長,源稚生?”

  他并沒有見過源稚生,雖然源稚生曾經在卡塞爾學院上過四年大學,他一般教導大二魔動力學,但源稚生那一屆的時候他正在埃及分部執行任務,所以并沒有教導過源稚生,但也聽說過這個來自霓虹分部拿下全校第一的成績畢業的學生。

  “卡塞爾學院04級畢業生,源稚生,目前擔任卡塞爾學院霓虹分部執行局局長。”源稚生面色嚴肅的說道。

  “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學生之一。”布恩教授夸贊道,單靠這一手言靈和驚人的氣勢便足以得到他的夸贊。

  “您客氣了,還希望本部的專員們忍受一下,等分局的專員將這些人抓起來我在解除言靈。”源稚生大聲的說道。

  但迎接他的不是回聲,而是一聲槍響,一顆子彈朝著源稚生射去,但被童子切擋住了,源稚生看向了四樓的的長廊,映入視線的是一個穿著素衣帶著慘白面具的人,他的身旁站著一個拿著狙擊槍帶著惡鬼面具的人。

  “這里交個你們了。”源稚生厲聲說道。

  “明白。”分局的專員們說道。隨后快步的沖上了甲板。

  風間琉璃看著沒有絲毫動手意思的源稚生,面具下的的嘴角揚起一絲笑容,一腳踩在欄桿上,整個人如同獅虎撲走兔一般沖向了源稚生,手中櫻色的刀鞘在空中掉落,露出了鋒利的刀刃。

  力劈華山一般的氣勢讓源稚生不敢大意,瞬間將王權領域散掉,手中的蜘蛛切一橫擋住了風間琉璃額刀,但剛才釋放王權已經消耗了他大部分力量,面對這全力的一擊,源稚生只能不斷的后退。

  風間琉璃可沒給源稚生的機會,手中的刀一轉,兩個刀刃摩擦劃過,大量的火花落下,隨后鋒利的刀刃直砍向源稚生的肩膀。

  源稚生反握手童子切在半空中擋住了砍來的長刀,同時手中的蜘蛛切砍向了風間琉璃的喉嚨,風間琉璃快速收刀,拉開了二人之間的距離。

  數顆煙霧彈從天而降,濃郁的白霧瞬間遍布整個甲板,原本被王權壓制的眾人,在源稚生解除王權后都趴在地上喘著粗氣,同時找著機會從甲板上逃走,現場已經很清晰了,卡塞爾和蛇岐八家的人已經掌控了局勢。

  突然出現的煙霧彈給他們提供了最好的掩護,暴徒看著身邊站著的蛇岐八家成員,突然暴起,與此同時一些猛鬼眾成員和獵人們也紛紛暴起,襲擊身邊的蛇岐八家成員。

  在煙霧內戰斗一觸即發。

  酒德麻衣和慕文剛準備撤離的時候,一發RPG的高爆破甲彈便襲來了,慕文和酒德麻衣急忙朝著兩邊爬去,爆炸再次響起,富源丸的一層大廳被炸開了一個大洞。

  趴在地上的慕文暗罵一句,快速的起身躲過砍來的短刀,大唐無雙在空中劃過一道筆直的弧線劃過了對方的喉嚨。

  剛倒下一個人,又有人朝著慕文襲來,在煙霧彈中所有人都失去了視野,為了活命只能不斷的襲擊身邊的人,相較于惡鬼一般的獵人的無差別攻擊,卡塞爾學院、猛鬼眾、蛇岐八家的人則是兩人成對共同應對四周。

  時間一場煙霧逐漸散去,慕文將手中的尸體扔掉便發現了一個尷尬的事情,自己不知不覺中來到了源稚生和風間琉璃交手的中間。

  看著二人包含殺意的氣勢,慕文知道自己要想離開只能打倒眼前的二人了,三人成三角對立,誰也不敢先動手。

  “在大雨天里站著是不是不太講究,要不咱們從哪來回哪去?”慕文提議道。

  但回答慕文的是兩把襲來的長刀,蜘蛛切和櫻色長刀帶著呼嘯沖著慕文而來,慕文眼皮一跳,手中的大唐無雙擋住了櫻色長刀,同時一個彎腰躲過了蜘蛛切。

  慕文左腿踢起,共向了源稚生的腹部,同時手中的長刀震開風間琉璃的長刀,直刺對方的心臟,源稚生跳起躲過了慕文的左腿,風間琉璃側身躲過大唐無雙手中的長刀看向了慕文的腹部,同時源稚生的手中的童子切直插慕文的小腿。

  腹部還是小腿,慕文選擇了小腿,腹部擦著風間琉璃的長刀躲過了童子切的襲擊,同時大唐無雙抬起櫻色長刀,讓風間琉璃的刀順著慣性刺向了源稚生。

  櫻色的長刀刺入了源稚生的左肩,源稚生嗯哼一聲,手中的童子切砍向了風間琉璃的胸口,風間琉璃金黃的眼中閃過一絲回憶的痛苦,像是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手中的長刀慢了一步,童子切擦著他的胸口而過。

  簡單的交手后,三人瞬間分開,風間琉璃眼中的痛苦瞬間消失,轉而變成了暴虐,整個人的氣勢一變,像是一個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鬼一般。

  源稚生也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竟然是自己占到了便宜,看著氣勢大變的風間琉璃,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剛才風間琉璃完全可以躲過那一刀的,但是他并沒有躲過去,那雙黃金瞳中的痛苦讓他有些心悸。

  那種悲傷就像是潮水一般將他淹沒,讓他喘不過氣來,他很奇怪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情況,他可以肯定自己沒見過了這個帶著面具的人。

  慕文看著怪異的兩人,有些摸不著頭腦,剛才的交手數他最慘,兩人的配合就像是經過長期合作一樣,但現在兩人卻又像是深仇大恨一樣。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