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五十四章,老師學生
  甲板上的戰斗也來到了最后的時刻,雜牌軍的獵人們要么已經沒了呼吸,要么就是被制服了,剩下的只有卡塞爾、蛇岐八家和猛鬼眾的人。

  執行部的專員和蛇岐八家的人將猛鬼眾的人逼到了一個角落里,布恩教授則是時刻注意著慕文三人這邊的情況,一旦源稚生出現危機,他會他不猶豫的出手。

  雖然卡塞爾學院和霓虹分部之間并不是很和諧,但是在對外的時刻,雙方還是要維持表面的合作,更何況雙方合作可以最大的減少傷亡。

  與此同時,甲板下的船艙內的實驗內

  葉勝和酒德亞紀已經控制了整個實驗室,穿著白大褂的研究員雙手抱頭的蹲在地上,地上躺著的尸體讓他們這些研究人員放棄了抵抗的想法,葉勝環顧著整個實驗室,眼中微微顫抖,整個實驗室內布滿了各種儀器和裝著一個個尸體的容器,一旁的病床上則是被綁的死死的體表長著鱗片的活人,只不過他們的樣子已經不能被稱為活人了。

  強忍著心中的怒氣,葉勝看向了站立著一旁渾身顫抖的負責人。

  “你們拿他們做了什么實驗?”葉勝問道。

  負責人顫顫巍巍的將自己的研究內容說了出來,看著被綁在實驗床上不成人樣的試驗品,葉勝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直接一拳錘在了負責人的臉上。

  “媽的,你這樣的人就該死。”葉勝惡狠狠的罵道,如果不是亞紀在場他罵的或許會更難聽。

  看著葉勝還準備動手的時候,亞紀拉住了他,說道“葉勝,我們的任務還沒有結束。”

  聽到亞紀的話,葉勝強忍著怒火說道“你們的實驗數據和實驗報告呢?”

  “有....有一部分上交給了老板,實驗室內只有一部分紙質的,其他數據都在電腦里面。”負責人直了直一旁的電腦和一沓文件說道。

  “算你運氣好。”葉勝啐了一口后和亞紀走到了電腦和文件旁邊。

  亞紀將電腦打開,將一枚銀色的優盤插在了主機上,葉勝看著文件,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銀質的燒瓶,將里面的酒倒在了文件上,隨后拿著打火機一把點燃了。

  負責人在一旁眼中充滿了可惜,他對這種實驗不感興趣,只不過是因為錢來的,但是看到自己的試驗成果被毀掉還是十分的心痛。

  在優盤插上的瞬間,遠在卡塞爾學院本部圖書館地下百米的諾瑪主機發出了蜂鳴一般的聲音。

  葉勝和亞紀有一項絕密任務,那是卡塞爾學院的校長,希爾伯特·讓·昂熱親自交給他們的,那就是毀掉富源丸上的研究成果。

  此時卡塞爾學院的教堂的閣樓中。

  “要是讓校董會知道你把他們千辛萬苦想要得到的東西毀掉了,你猜他們是什么表情?”沙發上一個大肚腩穿著牛仔服裝的副校長臉上帶著壞笑說道。

  “我什么時候毀掉了校董會想要的東西了?我們的專員在富源丸遇到了抵抗,在戰斗中文件什么的被毀壞很正常。”昂熱手中搖晃著紅酒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我就喜歡你這樣一本正經的耍流氓,昂熱你果然是個混蛋。”副校長哈哈哈大笑道,隨著他的笑聲整個沙發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

  看著肥宅一樣的副校長,昂熱說“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你會不會因為三高死去。”

  “混血種怎么會得那種病?偉大的弗拉梅爾大師可不會因為普通人的疾病死去。”副校長滿不在乎的說。

  對于混血種而言,要么死在戰場上,要么衰老而死,混血種是不會患上普通人三高、心臟病這樣的疾病,但相對而言,這更像是一種詛咒,龍血給了他們健康的身體,但是沒有給他們長久的壽命,他們最終會在器官一點點的衰老中死去,那種衰老他們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那一寸寸的痛苦讓人抓狂。

  “但是你還是要減肥了,我的老友,你這個樣子可不能稱得上老師,教育家了。”昂熱起身說道。

  “我多少年沒帶過學生了?而且你讓我這樣的人去帶學生,不怕我帶出來個色狼?”副校長喝了一口啤酒說道。

  昂熱沒有說話,而是認真的看著副校長,副校長一愣,臉上的表情逐漸精彩起來,用著不可思議的語調說道“你該不會真的想讓我帶學生吧?”

  昂熱挑了挑眉,表示的確就是。

  “呵,要知道我可是挑剔的,一般的學生我看不上眼。”副校長隨意的說道。

  別看副校長一幅邋遢的樣子,是個喜歡喝酒看澀情雜志的,還整天幻想著在學校舉辦泳池選美比賽,但他對于卡塞爾乃至整個秘黨都是至關重要的存在,因為他的全名叫做尼古拉斯·弗拉梅爾,是傳說中的煉金術大師,在如今這個沒幾個人能夠讀懂龍語的世界里,他是最為特殊的。

  “放心吧,你會喜歡他的,他也不會讓你失望的。”昂熱將酒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的說道。

  看著諾瑪已經入侵了電腦后,亞紀收起了優盤,剛準備和葉勝除了實驗室的事情,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實驗室內。

  “別誤會,我是霓虹分部的人,卡塞爾霓虹分部執行局局長源稚生的生活秘書。”櫻攤開手示意自己沒有危險,然后將手里的證件丟給了葉勝。

  葉勝檢查了一下證件,的確是卡塞爾學院專員才有的,同時詫異的看著櫻,亞紀拽了一下葉勝的衣服,上前自我介紹道“卡塞爾學院執行部專員,酒德亞紀,他是葉勝。”

  “你們好,現在沒有時間相互慰問了。”櫻將身后的桌子踢翻露出了里面正在閃爍著紅光的炸彈。

  葉勝和亞紀的瞳孔緊縮了一下,周圍的研究員更是害怕的慌亂了起來。

  “閉嘴!”葉勝朝著天開了一槍。

  “必須馬上通知所有的專員,讓他們撤退。”葉勝說道,他們沒有選擇去拆炸彈,他們知道整艘船上不可能只有這么一個炸彈。

  “只不過這些人怎么辦?”亞紀問道。

  看著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樣嘶吼著的試驗品和研究員,葉勝的臉冷了下來,拿著強對準了實驗床上的人,隨后閉上眼睛扣動了扳機。

  幾聲槍響過后,實驗床上的試驗品已經停止了掙扎,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隨后看向了這些研究人員,這些研究人員看向葉勝,顫顫巍巍的縮在了一起,他們生怕葉勝也將他們殺死。

  但是葉勝并沒有開槍,因為他知道這些人活著會比死更痛苦,因為他們會被送到秘黨在切爾諾貝利里建造的監獄里。

  但是櫻沒有絲毫的猶豫,快速的扣動雙槍,將十幾個研究人員殺死了。

  “你在干什么?”葉勝質問道,但是他并沒有生氣,只不過是覺得就這殺了他這些人太便宜他們了。

  “這是我的任務,事后分局會向本部匯報的。”櫻淡淡的說道。

  三人看著被清理干凈的實驗室,也不再停留直接離開了,等他們來到甲板的時候,就看到了被卡塞爾掌握的甲板,此時甲板上,慕文、源稚生和風間琉璃還在對拼劍術,三人快到極致的速到讓周圍的人根本無法插手,只能看著。

  而猛鬼眾的人責備控制了起來,活人要比死人更有用。

  “葉勝,亞紀這邊。”布恩教授對著二人揮手。

  櫻也看向了一旁帶著傷的烏鴉和夜叉,上前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媽的,清水重信是個混血種,沒想到他藏的挺深的,費了點功夫抓住了他。”烏鴉罵罵咧咧的說,指向了一旁被幫助了清水重信。

  “教授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在船艙里發現了即將爆炸的炸彈,現在我們必須要撤離了。”葉勝說道。

  “什么炸彈!!?”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