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五十八章,天使惡魔
  源稚生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等清水重信露面后我會帶隊過去的,讓整個霓虹的地下世界看到對于本家產生異心的代價。”

  “清水重信的事情是小事,目前卡塞爾學院的摩尼亞赫號對于本家而言才是大事。”

  說道摩尼亞赫號,源稚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富源丸事件之后,摩尼亞赫號并沒有返回卡塞爾,而是留在了霓虹的東京灣,理由是他們申請的科研考察地點包括了東京灣,如果貿然返航會引起懷疑,這種理由哪怕是他都差點忍不住罵出口來。

  你卡塞爾學院背靠秘黨這些辛迪加和托拉斯這種壟斷財閥集團,竟然還怕會引起懷疑,但他們作為卡塞爾的分部,也只能忍下這口氣,任由摩尼亞赫號停留在東京灣內,畢竟霓虹的官方也沒有多說什么。

  摩尼亞赫號停留在東京灣后,開始了修正,上面的卡塞爾學院執行部專員也像是度假一樣開始在東京內部閑逛,看起來是沒什么問題,但對于蛇岐八家而言這并不是什么好事。

  “難道卡塞爾注意到了什么嗎?”源稚生說道。

  “應該不會,本家的秘密除了我和你之外,知道的也只有各家家主和長老們,他們都是值得信任的人,他們對于本家的忠誠是無法估量的,我想可能是這些年分部對于本部的來交流專員的態度,引起了卡塞爾的不滿,所以才會有這次的事情,只不過是想要敲打本家一下。”橘政宗繼續說道。

  “希望如此吧。”源稚生憂慮的說道。

  ......................................

  東京的郊外深山中,一座類似堡壘一般的建筑矗立于此,高深的白色的石墻上掛滿了鐵絲網,鋼鐵制作的大門,已經墻角上的布置著重火力的碉堡,巨大的探照燈在不斷掃視著,看起來像是某個防守嚴重的監獄里。

  慕文看著這個監獄說道“你說的猛鬼眾誕生的地方就是這所監獄嗎?”

  “可以這么說,但這里并不是一所監獄,而是名為教會學校的關愛學校,里面關押的都是我們這樣的人。”風間琉璃說道。

  二人站在一處山頭上,俯瞰著整個休養院,夜間的山風吹來,將二人的衣擺吹起。

  “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我們叫做猛鬼眾嗎?”風間琉璃問道。

  慕文沒有說話。

  “這不是我們給自己起的名字,這是蛇岐八家給我們冠上的名字,在蛇岐八家內,所有新生的還在,在五歲的時候就會被帶走進行血統的檢查,如果被認定為危險就會被送到這里,以關愛教育的名義在這里待到四十多歲,當然這是那些運氣好的,而運氣不好的人,有的會被處死,而有的人則會終身生活在這里,生活在這處狹隘的天地之間。而這樣的人都被成為鬼。”風間琉璃說道。

  “正因為這種情況的存在,蛇岐八家內部開始存在異議,有的人認為這樣對于這些人太過殘忍,于是就開始成立了一秘密社團,開始在暗地里救助這些人,但也只是少數的人。

  直到六十年前,霓虹戰敗,整個霓虹迎來了浩劫,其中蛇岐八家更是首當其中,因此在王將的帶領下,猛鬼眾正是成立了。

  我們開始不斷的尋找同樣的人,吸引這些人,當然我們也不是徹底的瘋子,我們將那些血統相對穩定的人招收進猛鬼眾,而那些被關起來血統即將崩潰的人,我們給予解脫。”

  慕文聽到風間琉璃說的,淡淡的一笑“聽你這么說,被標榜為邪惡的你們到時更像救贖的天使,蛇岐八家倒像是標榜為正義的惡魔。”

  “這個世界沒有正與邪,也沒有天使與惡魔,這些都不過是人們設立的概念,并強加給他人的身上。”風間琉璃像是一個禪師一般說道。

  “所以今晚你就是讓我們來看這些嗎?”慕文淡淡的說道,同時他的手緊緊的握住了大唐無雙。

  他對這些并不感興趣,或許風間琉璃說的很讓人同情,但慕文認為蛇岐八家做的也并無道理,他見過失控的混血種,并很討厭那些人,混血種和普通人,就像是一個拿著刀的大人和一個孩子,當這個大人失控的時候,最先受到傷害的就是孩子。

  而將這些即將失控的大人關起來,對于孩子而言并非壞事,對于其他正常的大人而言也并非壞事,但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愿意被關在一處深山球籠里40年,讓自己最好的年華在圍墻中度過,每天看到的只有四四方方的天空。

  哪怕是四十歲之后離開這里,他們又能如何呢?他們從未離開過山中的學校,是一個還沒來得及長大就衰老的大叔,和一個沒有親人的孤寡,就像是肖申克的救贖中,那個花白的老人出獄后,面對有自己入獄前迥然不同的世界,他就像是一個被全世界拋棄的人,唯有死亡才能撫平他心中的恐懼。

  “要跟我進入看看嗎?看看這所牢籠的內部。”風間琉璃問道。

  “沒必要了。”慕文搖頭說道,他已經知道風間琉璃想要干什么了,但風間琉璃用錯了方法,他并不是那種熱血的愣頭青少年。

  “那真是可惜,那么慕君你就留在這里等我。”

  風間琉璃說完便獨自跳下了山頭,平穩落地后慢慢的朝著那座堡壘走去,明亮的探照燈在他四周閃過,慕文有些詫異的下邊的風間琉璃,就這么光明正大的走過去嗎?

  風間琉璃就這么朝著這所關愛學校走去,巨大的探照燈每次都從他不遠處劃過,就像是故意躲過他們一樣,不用就像,而是就是,慕文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風間琉璃。

  隨后風間琉璃消失在了黑暗中,慕文就在這山頭等待著風間琉璃回來,大概一個小時后,慕文看到一個矯捷的身影從高大的圍墻中翻越而出,朝著樹林深處沖去。

  而風間琉璃就像是出行的貴公子一般,慢慢的從關愛學校中走出,重現回到了慕文的身邊。

  “真是可惜啊,慕君,你沒能見到一個突破牢籠走向自由的飛蛾。”風間琉璃說道。

  “可能我并不是你們這樣好的人,所以無法理解你們的感受,也無法參與進你們的世界。”慕文說道。

  “你會理解的,我相信。”風間琉璃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隨后說道“那么我們離開吧,我會送你到東京的新宿區,之后的路你便自己走吧,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就這么讓我走了嗎?”慕文有些意外。

  “是啊,我說過我們是朋友。”風間琉璃說道。

  慕文看了一眼風間琉璃,便下山了,風間琉璃也是哼著不知道是什么的調子,兩人一路無話,上車之后,二人依舊是這么沉默著,半小時后,二人來到了新宿區。

  “這里便是東京的新宿區了,整個東京最讓人著迷的地方。”風間琉璃說道。

  慕文也是聽過東京新宿區的,這個燈紅酒綠的墮落之地,而且他還看過那部新宿事件,讓他對于新宿區更是有些好奇。

  “據我的了解,這里的晚上并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

  風間琉璃一愣,哈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慕君,你說的很有道理,那么祝你在這里玩的愉快,我的保證無論過多久都有效,只要你愿意加入猛鬼眾,那么我的承諾就會有效。”

  “我想這天應該不會有了。”慕文說完便推開車門下車了。

  黑色的羅伊斯轎車沒有停留,直接離開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