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六十三章,保留一份
  源稚生坐在黑色的悍馬車內,香煙的白霧將他的臉籠罩,皺起的眉頭鎖在了一起,煙灰缸里擺放著幾個像是蝦米一樣彎曲的煙頭。

  烏鴉和夜叉則是保持著沉默不敢說話。

  看著窗外劃過的街道,源稚生只感覺莫名的煩躁,他實在無法想象本家內部的高層出現了叛徒,對于這次突襲私人游戲館的事情,跟著他一起行動的人都是他的堅定支持者,是身世清白并且在卡塞爾進修過的少壯派不可能背叛他,唯一可能泄露他們行蹤的人只有可能是本家內部對于輝夜姬有足夠的權限的高層。

  是你們嗎?源稚生的眼中閃爍的不確定,蛇岐八家的內部對于他這個少主可謂是褒貶不一。

  家族的老派,對于源稚生這個少主一直都有異議,那些老人習慣追尋往昔的榮光,對于家族集會、祭祀等等這些傳統的事情依舊堅持著,這是他們這些老派人在認清本家衰落后唯一能夠堅持的事情了,仿佛在這些傳統中能夠找到當初的輝煌。

  而源稚生對這種家族集會一直都很排斥,每次參加集會前他都會找各種理由推脫,但是這話是不能說的,作為家族的少主,卻不喜歡面對忠心耿耿的部將,怎么說都讓人心寒。

  加上這些老派雖然戀舊,但也承認蛇岐八家衰落的事實,并為蛇岐八家重回至尊之位而鞠躬盡瘁,這讓蛇岐八家內部的中立派更傾向老派。

  蛇岐八家內部還流傳著少主在美國留過學、喜歡的是西式生活、跟日本格格不入這樣的傳聞,并且已經流傳得很盛了,好在同樣留學卡塞爾學院的少壯派力撐源稚生,情況還不至于太糟糕。

  只不過這些都是一些表面現象,這些老派之所以反感源稚生更多的是因為血統的問題,雖然源稚生體內的的確流淌著內三家的血液,但這些老派并不認可,因為源稚生距離本家有記錄的最后一位皇差的太遠了,但源稚生的表現有符合一位皇的基本素質,這讓他們無話可說,只能在背地里有異議罷了。

  蛇岐八家是個很注重血統的人,歷來的大家長除了橘政宗之外沒有一個不是皇的,哪怕是橘政宗的大家長之位也只不過是時勢下的妥協產物罷了,只不過在后面橘政宗的一系列表現讓他坐穩了這個位置,但源稚生的一系列行為讓老派更加的嫌棄他了。

  想到這里,源稚生揉了揉發痛的頭,靠在車椅上閉眼養身,想來想去他還是想不到這個叛徒會是什么人?心說這種搞權利斗爭的活果然不是他能做的來的,還是交給老爹吧,而他要做的就是當最鋒利的那把刀,斬斷一切宿命和敵人之后,拉著一箱子防曬霜去法國的天體海灘就行。

  如果讓慕文知道源稚生的想法,肯定來一句,兄弟自行腦補最為致命啊,但他也不會想到正因為源稚生這次的自行腦補,再將來救了他,并為將來的大戰少去了多少麻煩。

  當然慕文現在則是拉著繪梨衣的手腕在露天漫展里四處拍照,現在距離煙火表演還是半小時的時間,兩人開始在漫展里逛了起來。

  不得不說秋葉原不愧是二次元的圣地,這次的漫展規模和質量都遠超慕文的認知,更不要提繪梨衣這個只在電視中看到過漫展的人了。

  四周到處都是COSER,哪怕是路人也多少帶著點二次元的特征,慕文和繪梨衣兩個人在這群人里顯得格外突出。

  很快繪梨衣停在了一個攤位面前,久久不走,慕文也發現了繪梨衣的異樣,看向了那個攤位,那個攤位是租賣cos服的,慕文看了看四周,他們不知不覺中走到了商業區了,漫展一般分為兩個區域,一個商業區,一個cos區。

  看著繪梨衣盯著上,的是一個有點像是古典洛麗塔風格連衣裙,裙擺長至膝蓋,白色蓬松的長裙上繡有各種繁復而精美絕倫的花卉圖案。

  慕文微微一笑,拉著繪梨衣上前詢問了老板。

  “老板這件衣服怎么說?”慕文指著繪梨衣看上的那件衣服問道。

  老板看到慕文和繪梨衣兩個人來到攤位前,眼中略微驚訝同時也有一些可惜的看著二人,慕文和繪梨衣的顏值是無話可說的,從老板這種重度二次元的眼中兩人竟然穿著普通衣服實在是可惜。

  這是多么好的COSER啊,慕文還沒怎么說話,老板拉著二人開始介紹各種衣服,并用自重度二次原的眼光給慕文和繪梨衣推薦著各種衣服。

  慕文到時沒說什么,繪梨衣反而和老板熱情的聊了起來,繪梨衣舉著小本子不斷的問著老板各種問題,例如路飛的手是不是真的可以伸展的那么長,死神小學生是不是真的走到哪死到哪?等等各種問題。

  老板則是耐心的給這繪梨衣回答問題,最后在慕文刷卡的后,老板將兩個服裝給了慕文和繪梨衣,并且熱情的幫他找到了一個換衣服得地方。

  很快二人換好了衣服走了出來,從房間中出走一個有點像是古典洛麗塔風格連衣裙的女孩,裙擺長至膝蓋,白色蓬松的長裙上繡有各種繁復而精美絕倫的花卉圖案,腳上穿著一雙高至膝蓋的棕色低跟皮靴,一頭柔順紅發奪目,面容更是無可挑剔。

  而慕文則是穿著一身黑色的黑執事中塞巴斯蒂安的制服,因為是在漫展慕文光明正大的將大唐無雙拿了出來,暗紅色刀鞘不僅沒有破壞慕文這身黑色的冷酷風,反而增添了一些肅殺的氛圍。

  “慕文哥哥很好看。”繪梨衣在小本子上寫道。

  慕文臉上露出了一個微笑,說道“繪梨衣也很好看,就像是吾王一樣。”

  繪梨衣這一身裝扮確實很像是吾王拔刀之后的樣子。

  “但是慕文哥哥更適合武士服。”繪梨衣又說道。

  慕文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沒辦法的事情,老板那邊沒有武士服這樣的cos服,最后一套緋村劍心的cos服還被其他人租走了。

  慕文和繪梨衣兩個人走在漫展的時候,周圍的目光瞬間吸引到了他們的身上,高超的顏值加上被完全撐起來的cos服,很多人都想著上前拍照,第一次看到這么多人的繪梨衣,其實是有些害怕的,但是在感受到他們沒有惡意后,也是配合著和他們拍照,很快繪梨衣就放開了,對于拍照來者不拒。

  雖然慕文知道繪梨衣的照片流落出去不是什么好事,但想到蛇岐八家會給他們完美的善后后,當即也不再拒絕也和其他人開始拍照。

  很快煙火表演就要開始了,慕文和繪梨衣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手里拿著各種小禮物,這些都是拍照的人和一些攝像師送的,最開始二人是不準要的,因為太多了,他們拿不下,但是耐不住對方太熱情了,只能拿著一部分出來了。

  隨著一聲煙火升天的聲音響起,嘭的一聲橙黃的煙火在半空中炸起,隨后一場盛大的煙火表演開始了,五顏六色的煙火瞬間升空,在空中形成了一幅燦爛的巨畫,慕文和繪梨衣站在河壩的扶欄上,晚風吹過波光粼粼的河面,將二人的頭發吹起。

  黑色的悍馬車停在他們不遠處,源稚生站在車頭抽著香煙,一旁的烏鴉問道

  “少主,需要我們動手嗎?”

  “等等我自己過去,別刺激到繪梨衣。”源稚生淡淡的說道,他的眼睛看著臉上露出久違笑容的繪梨衣,看著天上的煙火,眼中閃過一絲柔和。

  烏鴉等人看到自己少主這樣,也不再行動而是默默的站在一旁。

  “去和漫展的負責人聯系,讓輝夜姬協助,檢查每一個出入人的手機相機,將他們手機上關于繪梨衣的照片刪除。”源稚生說道這里停了一下說道“讓輝夜姬保留一份,然后打印出來。”

  烏鴉聽到后,便開始負責這件事,源稚生慢慢的朝著二人走過去,看著繪梨衣在煙火的笑容,臉上不由得也多出了一絲笑容,但是看到一旁的慕文時,眼中閃過了不善,他從這家伙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險。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更新,第六十三章,保留一份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