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七十七章,拉攏
  狂風卷起地上半枯黃的落葉,轟鳴聲由遠及近,在接近月臺時列車已經悄然減速,滑行般的沖進了月臺,車廂門剛打開,靠著一輛布加迪威龍的諾諾就朝著慕文打著招呼。

  “小表弟,入學培訓怎么樣?”

  “沒什么,還算是愉快吧。”慕文說道,一旁的芬格爾和副校長站在慕文的身邊,副校長正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諾諾。

  “你的老師是副校長啊?”諾諾沒有在意副校長失禮的目光,反而是意外的說道,只不過看著諾諾的目光就知道對于副校長是慕文老師有多么的嫌棄了。

  “這位同學,我當慕文的導師你有問題嗎?”副校長收起了自己的目光不滿的說道。

  “沒什么問題,就是怕你給我的小表弟帶壞了,副校長您的名聲在學生內可是如雷貫耳。”諾諾陰陽怪氣道。

  芬格爾看到副校長有些氣急敗壞急忙拉住,小聲的在副校長耳邊說道

  “老大冷靜,這是愷撒的女朋友,要是真的動了他,加圖索家可要給你找麻煩了。”

  聽到芬格爾說的,副校長收起了脾氣說道“看在你是慕文姐姐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他倒不是怕了加圖索家,而是他想成為校長必須要有加圖索家的支持,沒錯他是為了自己的夢想暫避鋒芒而已,同時副校長看了一眼慕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話說我們要爬到學校嗎?”慕文眺望遠處遠處,針葉林中山間古堡似的學院房舍隱約可見,一切都像是籠罩在朦朧薄霧中的神話寓言一樣讓人難以分清真實虛幻。

  “當然了,我這種鑿穿地板的E級,學校還讓我進都是好的了。”芬格爾說道“老大,您沒有叫車過來嗎?”

  “昂熱那老東西死活不肯把車借給我,說我酒駕。”副校長罵罵咧咧的說。

  “您當了這么多年的副校長就沒有給自己買一輛車嗎?”慕文疑惑的問道。

  “沒有,都用來買酒了。”副校長十分自豪的說“等你到了學校讓你嘗嘗我珍藏的好酒,每個都是上了年份的。”

  “我開車來了,只不過沒有你們兩個的,慕文跟我走。”諾諾把慕文從兩人中間拉了出來,一手拉著慕文一手拉著行李就朝著布加迪威龍走去。

  慕文只能給副校長和芬格爾一個抱歉的神色,然后老實的坐上了布加迪威龍,但是慕文的神色在芬格爾和副校長看來多少有點顯擺的樣子。

  “靠,小師弟背叛了我們無產階級,投靠了資本主義的糖衣炮彈中了。”芬格爾看著布加迪威龍咽著口水說道,只是不知道資本主義還要不要狗腿子了,他可以的。

  “你知道你現在像是什么嗎?”副校長看著芬格爾的樣子說道。

  “什么?”

  “一個對著骨頭流口水的流浪狗,別這么丟人,我都不好意思說你是我的馬仔了。”副校長說道。

  “您要是給我發工資,我也不至于這樣。”芬格爾理直氣壯的說道,給誰當馬仔不是當?更何況對方更有錢。

  丟下芬格爾和副校長,諾諾駕駛著布加迪威龍拉走慕文。

  車上的慕文并沒有感到怎么高興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諾諾。

  “表姐跟我說句實話吧。”

  這句話倒是沒有什么特殊的含義,但是配上慕文得表情和語氣,倒像是諜戰電影中主角發現最親近人背叛后質問的樣子。

  諾諾一愣,笑道“說什么實話?就是奶奶讓我照顧你的。”

  慕文搖了搖頭說“姨奶奶再來之前并沒有說我有個表姐在卡塞爾上學,我猜的不錯的話你是今年剛入學的,而姨奶奶已經二十多年沒有關注陳家的事情了。”

  諾諾還想在辯解什么,但最終嘆了一口氣說

  “小表弟你一點也不可愛,不過我確實是來接你的,雖然你不認識我,但是我知道你,做姐姐的自然要照顧好你。”

  “你是弟控?”慕文突然問道。

  諾諾徹底愣住了,看著慕文不說話,臉色有些怪異。

  “看路,看路。”慕文提醒道。

  諾諾收回了目光說“當然不是,行了行了,我這次來接你其實還有一件事。”

  “什么事情?”

  “學校除了教學目標跟別的學校有點特殊外,其他的和普通大學生沒什么區別,各種社團什么的都有,加入一個社團也能更好的融入學校,所以我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加入學生會?”諾諾嘟囔道。

  “我記得芬格爾師兄說過學生會主席是愷撒,也就是你男朋友,你這是在幫他拉攏我嗎?”慕文問道。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是我表弟,跟著表姐混肯定餓不著你。”諾諾拍著自己得胸脯說道。

  “但是我現在沒想好要不要加入社團。”慕文說道,他現在連卡塞爾學院得大門還沒進,更不知道學生會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只不過聽說是挺……腐敗的。

  “學生會的福利還是挺不錯的,每個月都會給會員補助津貼,而且還有專屬的社團駐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人房間,你可以考慮一下。”諾諾繼續說著。

  “其實我來卡塞爾之前已經有人跟我說過讓我加入社團了。”慕文說道。

  “誰啊?”諾諾好奇的問道。

  “楚子航,你應該認識吧。”慕文說道。

  諾諾猛的一踩剎車,看著慕文說道“你認識楚子航?”

  “嗯,認識,我們是校友,經常再一次打籃球。”慕文說。

  “靠,我就說獅心會怎么沒有動靜,原來早就背地里下手了,這不是楚子航的風格,肯定是蘇茜出的主意。”諾諾咬著牙說道。

  自從慕文的消息被芬格爾爆料之后,愷撒就說會不惜代價讓新人加入學生會,然后就在所有人都滿懷期待的等待著獅心會的發言時,作為學生會死對頭的獅心會竟然保持了沉默。

  當時所有人都摸不知頭腦,不知道獅心會在干什么?難道是看不起新人嗎?還是說在玩什么計謀?

  為此還有人專門在守夜人論壇上開了帖子猜測獅心會要干什么?

  現在看來獅心會這是玩了一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把所有人都玩進去了。

  諾諾猛的看向了慕文,咬著牙說“楚子航是怎么和你說的?”

  “沒怎么說,就是讓我考慮一下加入獅心會。”慕文聳了聳肩說。

  諾諾再次發動車子,不在說這件事,她現在只想著回到學校跟愷撒商量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