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七十八章,兄弟和姐姐
  卡塞爾宏偉的大門出現,大理石的門柱和黑色的鋼鐵大門無一不在說著這座莊園式學校的底蘊,門口的保安看到駛來的布加迪威龍早早的就把大門打開了,絲毫沒有阻攔和詢問的意思。

  “學校的安保這么松懈的嗎?”慕文問道。

  “不是,一般而言除了本校人之外沒有人來這里,更何況這輛布加迪威龍全校師生沒有人不認識。”諾諾解釋道“依靠愷撒的名氣,全校師生都知道了這輛車是屬于他的座駕,自認沒人阻攔了。”

  布加迪放慢了車速,行駛在學院間寬闊的石路上,慕文看著四周的中世紀的建筑,遠處樹林中白鴿忽起忽落,教堂悠揚的鐘聲在回蕩,鵝卵石的小路上走著金發碧眼的學生,有的人看到慕文他們都是面帶微笑的打著招呼。

  “他們八成是把我們當成愷撒了,雖然愷撒比較風騷但還沒有干過開車在學校內嘚瑟的事情。”諾諾說道。

  “風騷?”慕文尬笑說道,說自己男朋友風騷這個好嗎?

  “這是全學校都認同的,風騷還是好的了,他本人還有點中二。”諾諾看出來慕文的想法繼續吐槽道。

  “那我們這做是不是不太好啊?”慕文說道。

  “沒什么不好的,反正愷撒本身就夠風騷了,不怕在被別人說了。”諾諾說道。

  布加迪威龍行駛過了一個個建筑,通體紅色有著雄雞雕像的拜占庭風格的英靈殿,奧丁廣場,諾頓觀等等,很快宿舍前聚集的人將慕文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那邊是怎么了?”慕文問道。

  “我也不清楚。”諾諾停下了車說道,前方聚集的人群擋住了行駛的路,諾諾放下車窗將頭探了出去喊道“前面怎么了?能不能讓一下路?”

  聽到諾諾的聲音,聚集的人閃開了一條路,一個身材高挑,面色冷峻的男人走了過來,身邊還有一個女孩子跟在身后,諾諾看到來人立馬把頭收了回去,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盤說道

  “楚子航怎么來了?這時候他應該在上課的。”

  沒錯來的就是楚子航和蘇茜,在諾諾看來楚子航這是來截胡的,然后微瞇眼睛看著慕文“你小子別想著跟楚子航跑路,你姐姐還在這里呢,我先下去擋住楚子航。”

  慕文尷尬一笑,他沒想到剛來學校就遇到了這種事情,諾諾不管慕文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擋在了楚子航面前。

  “你好。”楚子航淡淡的說道。

  “諾諾。”蘇茜打招呼道,他和諾諾是室友,雖然二人身處不同的陣營,但二人的關系十分不錯,算的上是閨蜜。

  “你們這是來截胡的嗎?是不是有點不地道。”諾諾一臉不好惹的表情說道。

  “我跟慕文說好了,他來學校我會負責接待他的,感謝你把慕文送過來,剩下的交給我就行。”楚子航淡淡的說道。

  周圍的人聽到楚子航和諾諾的對話一臉吃瓜的表情圍在四周小聲的討論著。

  “不得了啊,不得了,楚子航和諾諾對上了,獅心會會長和學生會主席女友搶奪新人的戰爭啊!”一名學生激動地說道,他不是獅心會也不是學生會的人,他屬于是中立吃瓜派的。

  “好濃烈的火藥味,要是讓愷撒知道,會不會當率領上百小弟過來給自己女朋友出氣?”有一個學生說道。

  “上百小弟?你怕是想多了,學生會一共還沒一百人呢,更何況你以為獅心會是吃白飯的嗎?單人實力來說獅心會更勝一籌。”又一個人說道,來人明顯是獅心會的支持者。

  “哦哦,我認識你,你當初申請獅心會人家沒要你,難怪你站獅心會這邊。”有人說道。

  “我更好奇,愷撒現在是什么情況?”有人小聲的說道。

  現場明顯是諾諾占據下風,畢竟獅心會有兩人,其中一個還是會長,愷撒可是出了名的霸道,要是讓他知道自己女友被人欺負了,指不定會怎么做呢?

  “交給你?我還是慕文的表姐呢。”諾諾說道。

  “靠,諾諾怎么和新人有這么一層關系?表姐弟啊,看來新人是要注定加入學生會了。”諾諾的話引起了一陣騷動,他們怎么也沒想到還有這么一層關系。

  楚子航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他也沒想到諾諾和慕文還有這么一層關系,但還是沒說什么,蘇茜開口了,

  “作為慕文的高中學長兼好友,我覺得我們會長還是要歡迎一下慕文,要不然以后該有人說我們會長冷漠無情了。”

  又是一陣騷動,周圍的吃瓜群眾怎么也不會想到慕文的背景竟然這么硬,這可謂是獅心會和學生會通吃啊,就是不知道新生的老師是誰了,要是再來一個實干派的老師,加上之前芬格爾爆料慕文的長輩是卡塞爾學院的創始人之一,他們竟然有幸見識到卡塞爾學院擁有最強背景的人出現了。

  關鍵是這個新生還他媽賊能打,周圍的人想到。

  于此同時諾頓館內的愷撒也知道了這件事,好事者將這件事發到了守夜人論壇上,學生會的成員也將這件事告訴了他。

  愷撒從沙發上坐起,拿起上面白色的西裝外套披在了身上,淡淡的說道“既然楚子航都出現了,那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周圍的小弟眼中冒出一道精光,紛紛猜測這是要準備跟獅心會開戰了嗎?自己老大那么驕傲的一個人,怎么可能忍受自己的女朋友被欺負呢?雖然對方也不算是欺負。

  “不,你們不用跟我去,我一個人即可。”愷撒揮手示意他們解散。

  周圍的小弟剛想開口,就看到了愷撒嚴肅的目光,于是又沉默了下去,只能看著愷撒一個人走出諾頓館,微風將他金色的長發吹起,愷撒整個人像是出征的獅子一樣,準備救回自己的女朋友,順便維護一下屬于獅子的尊嚴。

  慕文看著僵持著的諾諾和楚子航,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慕文下車后,四周的人更是激動的不行,一直存在于傳言中的新人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怎么可能不激動呢?同時對于慕文會怎么處理這件事感到好奇。

  “師兄,好久不見,沒想到在卡塞爾又見面了。”慕文帶著微笑熱情的和楚子航打招呼。

  “好久不見。”楚子航一如既然的冷淡,他對每個人都是如此。

  “我不是說不讓你下來嗎?”諾諾掐了一下慕文的手臂說道。

  “這事因為我引起的,要是我躲在你背后,那我還是個男人嗎?”慕文說道。

  諾諾看到慕文說的只能暗自嘆息一下,但是還是不肯讓步,這么多人圍觀著,她要是讓步就說雖然不會被說些什么,反而是楚子航他們會被說人多欺負人少,但諾諾是誰,紅發巫女,想讓她認輸有點難。

  “師兄,你身邊這個是?”慕文看著蘇茜挑眉說道。

  “這是我的助手,蘇茜,獅心會副會長。”楚子航說道。

  “你好,我是蘇茜,華夏人燕北人。”蘇茜伸出手對面帶笑容說道。

  “你好,我是慕文,華夏濱海人,和師兄一個地方的。”慕文握住蘇茜的手指說道。

  眾人看著突然轉變為老鄉見面會的場景,感嘆轉變有些快,現場四個華夏人,如果是平常時刻,恐怕已經開始拉家常,談老鄉淚汪汪了,但現實是四人是在火藥味十足相遇的,就怕是嘮家常的時候手里已經把手槍上好了堂。

  “看來我來的還不是很晚。”

  一道聲音響起,眾人尋聲看去,紛紛讓開了一條路,身穿白色西裝的愷撒像是一個領袖一般帶著無與倫比的自信站在人群外,和周圍的人打招呼。

  “是愷撒!”有人驚呼出聲。

  楚子航也看向了愷撒,愷撒和楚子航的眼神在空中對接,無形的火花四濺著,兩個被稱為宿敵不是沒有道理的,只要兩人在學校見面基本上就是針鋒相對的場景。

  愷撒和楚子航錯開視線,看向了諾諾,“諾諾我來了。”

  平淡略微柔和的聲音,加上愷撒那張帶著微笑的面容,讓人瞬間想象出了一個來接自己公主回家的王子,這個王子帶著玫瑰與春風,一聲我來了就將自己的公主從戰場中心帶走,將無數的危險和火藥味從她的身邊驅散開來。

  諾諾應了一聲,愷撒走到了諾諾的身邊,看著慕文說道“你好慕文,我是愷撒·加圖索,諾諾的男朋友,按照你們的說法,可以叫我姐夫。”

  愷撒像是見到弟弟一般自我介紹著,平和又不失氣質,如果手上再提上一些禮品,絕對是丈母娘眼中的好女婿。

  “你好。”慕文握住了愷撒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