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八十三章,萊茵的黃金
  曼施坦因看著慕文將手中的鉛筆放下,閉上了眼睛,對此他并沒有什么意見,畢竟3E考試中這種情況很常見,但下一秒原本安靜坐在椅子上的慕文猛然蹦起,將曼施坦因嚇到了。

  同時將監控前的教授們也嚇到了,施耐德則是死死盯著慕文,沒有絲毫被嚇到的感覺。

  隔壁教室的富山雅史自然聽到了這邊的動靜,激動的提著醫療箱沖了出來,他知道到自己大顯身手的時候了,S級的心理輔導啊,他想想就很激動。

  慕文也是看著被嚇到的曼施坦因教授,一手伏在桌子上,大口的喘著粗氣,就像是癮君子一般,這時喇叭中的音樂也停了下來,曼施坦因急忙上前,一手按住桌子上的A4紙,一臉擔憂的看著慕文。

  “你怎么樣?”

  “沒什么,靈視。”慕文喘著氣說道。

  曼施坦因除了最開始被嚇了一下之外并沒有什么,每年3E考試都會出現在各種情況,對此他早已見怪不怪了,看到慕文的呼吸開始平復,也沒有其他的情況,心里松了一口氣。

  “需要我幫你叫醫生來嗎?”

  “不用了。”慕文癱坐在椅子上說道,這個靈視真的是差點要了他的命,雖然知道是假的,但是那股窒息感隨時隨刻都在告訴他他真的會死。

  “如果需要的話一定要告訴我,我們的醫生是世界最頂級的。”

  曼施坦因將桌子上的A4放進了文件袋中并迅速的封裝了起來,“如果有其他的問題的話可以詢問富山雅史,他會幫你疏導在靈視中看到的異樣的。”

  “謝謝教授,我緩一會就好了。”慕文搖頭說道。

  “好,馬上就要午飯了,你可以先去,下午的時候你的成績就出來了,到時你便可以正式入學了,你的檔案我會讓人送過去,然后需要你親自去檔案部將自己的檔案送去,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問芬格爾,他雖然學業成績不好,但他對于卡塞爾學院十分了解。”曼施坦因說道。

  “我知道了。”慕文點了點頭。

  曼施坦因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下了腳步臉色有些奇怪的說“副校長讓你晚上去一趟教堂的閣樓,他在那里等你。”

  慕文一愣,說道“我會去的。”

  在曼施坦因走后,慕文活動了一下手腕也走了出去,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心里有些后怕,但更多的是好奇,手中的戒指以及靈視中的三個女人。

  找不到什么思緒的慕文,搖了搖頭就離開了房間,隔壁教授的富山雅史已經被曼施坦因一起帶走了,離開教學樓后,慕文走在鵝卵石的小路上,看起來有些失神,一路上有人向他打招呼,他都沒注意,這些學生也沒在意,今天是慕文的3E考試,考完出來后有些異樣很正常,他們都是這樣過來的。

  慕文在食堂打包了一份飯菜后直接回到了宿舍,宿舍內芬格爾依舊躺在床上,只不過垃圾桶內多了一些骨頭和包裝物。

  “師弟你回來了啊?3E考試怎么樣?”芬格爾趴在床頭看著慕文問道。

  “不太好的印象,不過應該過了,我一共寫了十句龍文。”慕文說道。

  “師弟你的S級穩了啊,十道題!我親愛的師弟,你知道3E考試一共就只有幾道題嗎?沒錯!就是十道!你全答出來了!”芬格爾喜上眉梢大力地拍著床邊的鐵護欄。“只不過看你的臉色,靈視恐怕是什么不好的東西,不過不用在意,就當自己經歷了一次恐怖電影就好。”

  對于3e考試的接過慕文并沒有怎么在意,他在意的始終是靈視但看到的,看著上鋪的芬格爾正在開心的算著自己能賺多少錢,慕文喊了一聲芬格爾,然后將自己靈視看到的東西說了出來。

  “窒息感,漆黑的水底,三個金發碧眼的美女,聽起來怎么那么像是《尼伯龍根的指環》中萊茵黃金的守護三女神呢。”芬格爾摸著下巴說道。

  “萊茵三女神嗎?”慕文說道。

  “是啊,《尼伯龍根的指環》雖然故事性居多,但其中有些東西還是被證實和龍族有關系的,只不過不多而已,而且學校有一個選修就是講解這個的,作為一個正宗的德國人,要是有樂器我還能給你來上一段。”芬格爾激動的說道,就像是一個天津人會隨時給你掏出來一個快板來上一段一樣。

  慕文到是沒有再跟芬格爾說這些,將午飯吃完后躺在床上,準備去問問艾麗卡,這種事情艾麗卡比較有發言權。

  躺在床上之后,慕文很快就被艾麗卡拉了過去。

  艾麗卡也是一臉擔憂的看著慕文

  “你之前的靈視是怎么回事?”

  慕文將自己的3e考試說了出來,并將靈視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問道“這個靈視有問題嗎?”

  “很有問題,你那個靈視不正常,不是你自身血統和龍文構成的,而是外力強加的,要將你拉進的,按照你說的應該就是你手中的戒指了。”艾麗卡看著慕文手中的戒指說道

  “你那個師兄說的也不無道理,這枚戒指是你爺爺留下的,而你爺爺也曾在萊茵河有過經歷,好像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那枚被稱為至尊之戒的尼伯龍根指環。

  當然北歐神話只不過有很多龍族的歷史,但并不代表就是,神話很多都是后人經過整理加工的,有著夸大的成分,這枚戒指很有可能是有著特殊功能的煉金武器。”

  “特殊功能?”慕文摩擦著手上的戒指說道。

  “對,單說突然給你施加的靈視,就很不簡單了,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況,我可以說就是龍文本身的一部分,而靈視也不例外有龍文的力量,但你那個靈視我無法進入,甚至無法靠近,一股力量將我隔開了。”艾麗卡沉著臉說道。

  慕文看著手里的戒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他無法斷定這枚戒指是好是壞,自己也無法摘下這枚戒指。

  “有時間的話你去一趟歐洲吧,去你爺爺當初去過的萊茵河部分,說不準會有什么發現,我總覺得這枚戒指在什么地方見過,但一時間想不起來了。”艾麗卡說道。

  慕文點了點頭,將這件事記在了心里,尋思著等放寒假了第一時間就去歐洲將這件事解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