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一章,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少年
  微風吹動枝葉,斑駁光影搖曳,濱海第四醫院的牌子若隱若現在光影之中。

  鐵制的大門外站立著一個長相俊秀的男孩,酸牙的剎車聲響起,一輛出租車停在了男孩的面前。

  男孩徑直的拉開車門坐到了后排,不等司機詢問便說道

  “去騰龍苑,謝謝。”

  “好嘞,您坐好。”

  司機說道,看著后視鏡中的冷峻的男孩,加上男孩等車以及手里提著的印著濱海第四醫院字樣的袋子,也沒有了什么聊天的欲望。

  第四醫院啊,真是一個可惜的孩子,長得這么帥,竟然年紀輕輕的患上了精神病,司機想到。

  第四醫院,嗯,治療精神和心理問題的醫院。

  見到司機沒有聊天的意思,慕文也樂得清閑,耳邊回想起了醫生的囑托。

  “慕先生,你的癥狀已經好轉,人格分裂的問題已經得到了解決,至于幻聽和幻視這方面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的跟進,出院手續已經辦好,如果后續有什么問題的話你可以撥打我的私人號碼,藥一定要按時吃。”

  慕文,仕蘭中學高二學生,目前是一個剛從第四醫院畢業的精神病患者,一想到自己的人格分裂,慕文就只想搓牙花子,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被打上精神疾病患者的標簽。

  自從兩年前,和慕文相依為命的爺爺離世后,慕文就經常聽到自己的腦子里有另一個聲音不斷的說著他聽不懂的話,像是

  “臥槽,我怎么失敗了?說好的穿越必奪舍成功。”“坑爹的穿越啊。”之類的莫名其妙的話。

  一開始慕文以為是自己中二病犯了,加上這個聲音很快就消失了慕文也就沒有當回事,直到兩個月前,這個聲音再次出現,他本人也出現了昏迷和幻聽幻視,他才意識的事情的嚴重性,跟學校請假后,直接到第四醫院辦理了入住。

  入住之后,慕文意識昏迷和幻聽幻視的情況開始逐漸嚴重,他腦海里的聲音也不斷的哆哆嗦嗦的說著什么,大部分聽起來都很無厘頭的那種。

  什么他們的世界實際上是一本書,一本叫做《龍族》的青春熱血戀愛文學,一想到這慕文就覺得扯淡,誰家青春戀愛文學能叫《龍族》這樣的奇幻玄幻名字?作為一名唯物主義戰士,慕文對著這些當然是嗤之以鼻。

  而那個聲音是一個穿越者,只不過沒有奪舍他成功而已,在他的腦海里每天念道的就是什么遺憾啊?三峽水庫,BJ地鐵站,東京愛情故事什么的東西。

  如果你說三峽水庫,慕文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我國最大的水力發電,BJ地鐵站則是首都的重要交通,東京愛情故事他也看過,只不過這三個只有最后一個跟青春愛情有關系吧,其他的,你確定你不是高考落榜的文科生嗎?

  不過這種情況也沒有持續多時間,半個月前,慕文做了一個奇怪的夢,那個夢里面他變成了一個叫做慕溫的嬰兒,在夢里他重新的生活一遍,從出生到成長,中間經歷了無數,上學、交友、沉迷小說、每天幻想著穿越,再到大學畢業那年為了救一個小女孩被車撞死。

  他的夢就到這里,等他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腦海里多了一些不屬于他的記憶,雖然很斷斷續續,但卻異常的真實,就像是慕文自己親身經歷的一樣。

  也正是這場夢之后,慕文腦袋里的聲音消失了,幻聽和幻視也逐漸減弱,又經過了半個月的休養,在醫生的建議下慕文出院了。

  雖然醫生說是他康復了,但慕文心里對于這個那段記憶夢境一直耿耿于懷。

  行駛的出租車突然停住。

  “騰龍苑到了。”

  司機滄桑渾厚的聲音將慕文從回憶中拉出,慕文從兜里掏出了一百塊錢遞給了司機。

  “師傅,謝謝了。”

  “不客氣,小兄弟,人啊活著也不為了什么東西,只要能活著就很好了,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沒必要去多想,有時候看開一點,多出去轉轉,自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你還年輕,還有未來。”

  司機一邊絮叨著一邊數著零錢。

  慕文聽著司機寬慰的話,有些哭笑不得,但臉上并沒有表現出來,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說“謝謝了,師傅。”???.

  “少年就應該胸懷詩和遠方,人生的茍且不是你們該想的。”司機放下車窗對著慕文的背影喊道。

  慕文對著司機擺了擺手走向了門衛,門衛的老陳頭帶著他的徒弟正在門衛里悠閑的坐著,老陳看到慕文來了眼中露出了一抹慈祥。

  “小文回來了,這些天干什么去了?”

  慕文聽到老陳頭的聲音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將手里的袋子藏到了身后,他爺爺在世的時候經常和老陳頭晚上下象棋,兩人坐在小區的涼亭內,一下就是三四個點。

  “陳爺爺,最近學校學業忙,就在學校辦理了住宿,兩個月也不習慣,就又回來了,您老身體還好吧?”慕文打著哈哈說道,他沒有說出自己住院的事情,他要是說出來依照陳爺爺的性格,估計他都走不了了。

  “來回折騰,這里有你爺爺的包裹,前兩天到的,給你家打電話也沒人接,昨天去你家敲門也沒人回應,我還尋思著你搬走了。”老陳頭將一個包裹拿了出來。

  “我爺爺的?”慕文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手里的包裹,住址信息沒錯,上面還有這他爺爺慕崇泉的名字。

  “說不準是你爺爺的朋友寄過來的。”老陳頭搖著扇子不緊不慢的說。

  “謝謝陳爺爺了,那我先回去了。”慕文說。

  “好。”

  慕文邊走邊掂量著手里的包裹,到底是什么人給爺爺寄東西啊?他爺爺在世的時候,他基本上沒見過什么人來拜訪。

  推開房門,闊別兩個月的家依舊整潔,昨天慕文已經雇了保潔阿姨打掃了房子,看著一塵不染的房間慕文心里給保潔阿姨點了一個贊,熟悉的房間讓慕文原本興致不高的心情得到了舒緩。

  家果然是人的避風港。

  濱海第四醫院,精神科主治醫生的辦公室內。

  “楊醫生,慕文先生的病情似乎不應該這么早出院的,您怎么....”助手看著正在看病情單的中年醫生低聲說道。

  楊清是濱海有名的精神疾病醫生,曾經在意大利的米蘭大學進修過三年,在精神疾病領域有著重要建樹,后來因為思鄉之情便回到了濱海,主動申請來到第四醫院。

  楊清人如其名,整個人長得十分清秀,濃密的頭發一點不像是中年人,臉上隨時都掛著讓人暖心的笑容,在第四醫院備受愛戴,同時也是慕文的主治醫師。

  “我知道,人格分裂一般伴隨著其他精神疾病,慕文的第一人格冷峻,具有幻聽和妄想的癥狀,第二人格,性格開朗喜歡說一些廢話和吐槽,主要有著妄想和暴虐趨向,但他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暴虐趨向,雖然他的人格分裂已經痊愈,幻聽、妄想和暴虐趨向逐漸好轉,但也應該接受醫院專業的治療,這是你想說的吧?”楊清放下手里的報告淡淡的說。

  “是的,楊醫生,您竟然都知道,為什么還讓慕文先生離開?”助手不解的問道。

  “因為醫院的環境已經不適合他了,根據最新的情況看,他目前還存留著妄想和現實夢境區分不明的癥狀,醫院狹隘的環境并不適合他休養,多接觸外面的世界更有利于他分清現實和夢境。”楊清的臉上掛著一絲笑容說。

  “我明白了。”助手若有所思的點頭說道。

  “慕文先生的血液報告單出來了嗎?”楊清推了一下眼鏡說。

  “正在化驗,很快就可以出結果了。”助手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夾說。

  “嗯。”楊清的眼中流出一抹莫名的光芒,一旁助手看著臉上掛著笑容的楊清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緊張,那抹笑容看起來依舊很溫暖很親和,但那一瞬間卻讓她感到不寒而栗。

  但很快這樣荒誕的想法就被她拋出了腦后,她怎么會會有這樣的想法?一定是最近太累了,助手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