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三章,容易社死的言靈?
  送走楚子航后,慕文重新坐到了沙發上,三下五除的將快遞的包裹拆除,兩個銀白色的小盒子赫然出現,慕文的眼眸中倒映出盒子的形狀,四四方方的長方形,上面雕刻著精致的花紋,像是某種什么的符號,充滿了玄奧與神秘,花紋的每一道溝壑就像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藝術品一般,讓人沉醉。

  慕文咽了咽口水,伸出手仔細地撫摸著盒子上的花紋,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仿佛萬里在外的游子忽然聽到家鄉的口音那般,但慕文可以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花紋。

  隨著皙白地手指劃過每一道溝壑,那股莫名的熟悉感便重了一分,隨著指尖劃過最后的溝壑,慕文眼眼前無端的開始閃過的無數失真的畫面,大量的噪點彌漫在他的視網膜內。

  耳邊忽然出現蚊蟲振翅的響聲,刺耳的振翅聲下隱藏著細弱的喃喃聲,像是偌大的寺廟中上百人齊聲誦經般,但有細若游絲。

  大音希聲般的幻聽讓慕文感覺自己的大腦就要炸掉一般,這次的幻聽比以往都要嚴重,四面八方而來的幻聽如同無數的引擎咆哮聲在他的腦海中轟然炸開。

  慕文的臉色慘白,原本清澈明亮的眸子充滿了血絲。

  雙手捂住耳朵想要阻止這些聲音鉆入他的耳朵,無論他如何捂住自己的耳朵這些聲音還是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他的耳朵,順著他的外耳道,不斷沖擊著他的耳膜,劃過聽小骨,聚集在耳蝸之中,最后像是跗骨的蛆蟲一般沿著聽覺神經在他的大腦中炸開。

  劇烈的痛苦讓他忍不住低聲嘶吼起來,整個人開始止不住的顫抖,慕文的眼前一片血紅,像是有著無數的蚊蠅飛過一般。

  慕文顫抖著想要起身,他感覺在這么下去他會被這些聲音吵死,他需要他的藥,以往在吃過藥之后這些幻聽的癥狀就會減弱,最后消失。

  但大腦傳來的疼痛已經讓他無法站起,慕文剛撐起半個身子,大腦中如同針刺一般的疼痛讓他再也撐不住身子,整個人倒了下去,桌子上的盒子也隨之跌落到地上。

  慕文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掙扎的想要起身,但全身的無力感讓他無法撐起身子,在雙手掙扎的時候,冰涼的觸感傳來,慕文掙扎的動作隨之一震,那股冰涼順著他的手如同夏日烈陽下的一股冷風一般穿過了他的身體,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這股冰冷的觸感傳來后他的大腦中的蜂鳴聲頓時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整齊有序的喃喃聲。???.

  慕文血紅的雙眼逐漸開始空洞,他的慘白的嘴唇開始微微顫抖,大腦中的喃喃聲有著一股神秘的魔力讓他不自覺的跟著開始低聲喃語。

  耳邊的喃喃聲逐漸清晰,那是慕文從來沒有聽過的語言,每一個字都帶著圣潔和玄奧,像是遠古神明的頌歌,敬畏開始在慕文心中升起,那不是對圣潔的敬畏,而是對這些聲音所蘊含的力量的敬畏。

  在這些喃喃聲中,慕文聽到了圣潔和玄奧之下的力量。

  隨著喃喃聲的逐漸清晰,慕文的嘴唇上下觸碰發出了清晰的聲音,這一刻玄奧與圣潔從慕文的嘴中發出,來自遠古的語言再次出現在世界。

  地上的鐵盒隨著慕文嘴中的語言開始抖動起來,像是有什么無形的力量在操控著它們,隨著慕文嘴中的不斷發出的聲音,鐵盒之上的花紋開始逐漸清晰、明亮起來,仿佛有一道流光在沿著那玄奧美麗的花紋流動。

  “嘭”

  兩個銀白色的鐵盒猛然打開,慕文視網膜上蚊蟲搬得黑影開始變成各種詭異的形態,每個黑影像是滑落的流星一般沖向了他的神經,直入他的大腦。

  無數的黑影開始交融,逐漸融合成了一幅幅畫面。

  神壇上的站立的黑袍人,被鐵鎖纏繞的龍。

  哭泣的女人,牢籠中的怪物.........

  無數的畫面不斷地閃現又消失,直到一聲輕嘆響起,喃喃聲和詭異的畫面如潮水般退去,在逐漸消失的畫面中,一道金色的身影逐漸清晰,那是一個金發女孩,慕文看不清她們的臉,只能看到那倒背影,輕嘆聲也是她發出的。

  一陣眩暈襲來,慕文掙扎的想要睜開眼睛,想要去看清楚女孩,但那倒身影愈發的模糊了起來。

  雨水敲打玻璃的噼啪聲響起,慕文眼前一黑,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四周又重新變回了他熟悉的客廳。

  慕文雙手撐著冰涼的地板,大口的喘著粗氣,看著地板倒映出的模樣,他愣住了,那張妖孽的臉龐他自然不陌生,但他的眼睛不知何時變成了金黃色。

  他伸手去擦了擦地板,以為是地板上有什么金色的涂層,結果卻是什么都沒有,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但那雙宛如熔煉的黃金般的眼睛依然存在。

  慕文猛地想起,那個叫做慕溫的記憶中,有著這雙眼睛的存在,他開始仔細地回想那些斷斷續續的記憶。

  很快他就找到了,隨著記憶的清晰,慕文的臉就像是變臉一般不斷地轉換著各種表情,驚愕、迷茫、不可思議不斷地轉化著。

  在那段記憶中,這雙眼睛叫做黃金瞳,是混血種的標志,而他剛才經歷的那些好像是叫做什么靈視,是開啟血統的標志,同時應該還有這一個叫做言靈的能力蘇醒。

  慕文的腦袋一沉,一段文字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言靈·天諭,依靠龍文和自身血統的溝通產生共鳴從而對周圍的元素擁有控制和使用的能力。

  慕文癱坐在沙發上,整個人臉色有些怪異,剛才發生的事情徹底將他這個唯物主義戰士的世界觀狠狠地蹂躪了一番。

  原本他以為自己是人格分裂,第二人格是個中二病,但是剛才經歷的一切告訴他,他不是人格分裂,是真的有一個靈魂跑到了他的身上,并且奪舍他失敗,反而讓他給吸收了。

  慕文狠狠地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傳來的疼痛讓他頓時倒吸一口氣,疼痛告訴他這個不是做夢,剛才經歷的一切都是真的。

  世界觀的崩塌和重新塑造讓慕文有些失神,好在他也是沉迷過二次元的人,對于這種特殊事件有一定的接受能力,很快便不再糾結這個事情,對于慕溫來說這可能是一個虛假的世界,但是對于慕文來說這是他生活了十七年的世界,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想到這里慕文心里最后的那點郁結也隨之消散,臉色露出了一抹笑容,轉而想到了自己的言靈。

  言靈按照記憶中的說法是屬于混血種的超能力,而他的言靈也很好理解,類似于網游的中的法師,但是龍文是什么東西,他根本不懂啊,想到這里慕文的臉瞬間耷拉了下來,弄了半天自己開啟能力的前提他都沒有。

  這不就是玩游戲一看自己的技能欄,密密麻麻數十個還全部是頂級禁術的頂級法爺,正在準備在游戲里大殺四方,橫行霸道的時候,發現這些技能都是灰的,一看自己沒有藍,而還不知道怎么去補藍。

  還是說要自己再跟別人打架之前,先象征性的‘吼吼吼吼’的吼幾句?還是‘嗷嗚’的來一句?這他媽的大型社死啊!?

  一想到這里慕文的心里有一句MMP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好不容易燃起來的中二之魂又瞬間被現實熄滅了,因為慕溫的記憶中也沒有龍文的存在。

  就在慕文失落的時候,一道金色的反光吸引了他的的注意,將視線放過去,原本緊閉的銀白色盒子已經打開了,一枚金色的戒指和一封信陳列在兩個盒子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