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五章,畢業典禮
  仕蘭中學,大禮堂。

  路明非坐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百般無聊的聽著臺上領導喋喋不休的講著廢話,大致就是今年高考成績很好之類的,聽到這些路明非只翻白眼。

  “要想當校長的第一步是不是要學會怎么說廢話啊?”路明非低聲吐槽道。

  “是不是廢話我不知道,要是被班主任聽到了,你是少不了一頓教育的。”

  陰惻惻的聲音在路明非額耳邊響起,嚇得路明非瞬間炸毛,慌忙的扭頭看去以為自己的吐槽被人抓住了,要是被他們那個更年期的班主任聽到了說不準還要叫他嬸嬸。

  被教育路明非不怕,他怕的是他嬸嬸。

  等路明非扭頭看過去發現慕文真笑著看著自己,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

  “你要嚇死了,我以為被人聽到了,要去告老師。”路明非長舒一口說道。

  慕文坐到路明非的旁邊淡淡的說“都高中了誰還會去告老師?”

  路明非撇了撇嘴,告老師這種事情在什么時候都不過時,雖然高中這樣的人少了,但是也不是沒有,路明非就吃過這個虧,代價就是被他嬸嬸的河東獅吼吼了一晚上。

  此時臺上的校長也說到了最后一句話

  “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恭喜仕蘭學子們取得的優異成績,畢業典禮現在開始。”

  熱烈的掌聲響起,慕文和路明非也配合著鼓掌,在鼓掌的同時路明非的眼神不斷的向四周望去,像是在找什么。

  慕文看著縮著脖子,小心翼翼東張西望的路明非,不由得懷疑自己記憶是不是出錯了,這家伙真的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嗎?按道理青春文學的主角不應該是長得帥,又有錢,實力強,能夠空手劈榴蓮的存在嗎?

  而路明非跟這些不能說是沒有一毛錢的關系,甚至可以說是恰恰相反,但就是這樣的路明非正好符合慕文腦海里的路明非的形象。

  慕文也決定不在糾結這個事情,看到路明非還在東張西張,便一把摟住了他的脖子。

  “別找了陳雯雯現在在后臺準備節目呢。”

  聽到慕文提到陳雯雯的名字,路明非先是心里一驚,眼神不由得四處飄散,緊張的說

  “什..什么?我...沒...有...”

  “別裝了,我還不了解你嗎?”慕文低聲說道。

  路明非臉色有些白,嘴唇微微顫動還是想說什么,但最后沒有說出來,眼神復雜的看著慕文。陳雯雯,班花,校花,文學社社長,一眾男生的夢中情人,也是路明非的暗戀對象。

  路明非對于自己是幾斤幾兩還是很清楚的,盡管路明非很不想承認,但是他知道自己這只癩蛤蟆和陳雯雯這只白天鵝的差距有多大,所以他把這份喜歡藏在了自己最深的地方。

  因為他知道這份喜歡如果被戳破,他得到不會是陳雯雯的喜歡,畢竟屌絲逆襲白富美的事情只存在無腦的言情劇中,而且屌絲還必須有一張足夠帥的臉,雖然陳雯雯在路明非心里不是那么膚淺的人,但電視劇就是那么演的。新筆趣閣

  到時候他只會得到其他的人的嘲諷和班主任的訓導,甚至還會叫家長,還不如現在這樣,大家以朋友的身份相處,最起碼他還是個文學社理事還能夠光明正大的接觸陳雯雯。

  “你...我.....?”路明非結結巴巴的說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他不知道該怎么問慕文怎么發現這件事的,他自認為藏得很好,他平時的演技說不上那個奧斯卡影帝,但也不會被直接看穿吧?

  但事實上路明非的演技在慕文看來是十分的差勁,甚至和撒謊的小孩子差不多,哪怕是里外都是單身狗,愛情只停留在書本上的慕文,都能一眼看穿路明非的真實想法。

  更何況整個仕蘭中學誰不知道路明非暗戀陳雯雯,只不過所有人對于這件事閉口不談,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本身就是個笑話,自然不會在外面議論。

  慕文本身是對陳雯雯沒什么好感的,路明非暗戀他的事情他不相信陳雯雯沒有聽到過,作為當事人保持沉默慕文能夠理解,但你一邊希望其他人不議論,一邊又想到吊著路明非,理所當然的享受路明非對她的百依百順,這種白蓮花的釣魚手段慕文很惱火了。

  惱火歸惱火,但慕文也很無奈,他不知道該怎么去告訴路明非,直接戳破的話,他相信路明非直接就廢了,當路上有人看向路明非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是這些人應該在等著看他的笑話,所以他只是順其自然。

  “別你我的了,想說什么直接說。”慕文說。

  “你是怎么知道的?”路明非紅著臉憋了半天說道。

  慕文瞥了一眼路明非,從兜里掏出了一張紙,

  “這是我跟學生會要的畢業典禮流程單。”

  路明非看著那張紙,微微一愣,想起了慕文是籃球隊隊長的事情,要一份流程單還是很簡單的,更何況上任隊長是仕蘭學生會主席楚子航。

  路明非木訥的接過了流程單,但是沒有打開,看著慕文剛準備在說些什么的時候,慕文開口了。

  “至于陳雯雯的事情,只要眼不瞎,我還是能看出來的。”慕文說。

  路明非低著頭打開了那張流程單,很快的就找到了陳雯雯三個字,第四個節目,鋼琴曲:《送別》——陳雯雯、趙孟華。

  看到趙孟華的名字后,路明非的臉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昨天剛開玩笑說趙孟華帶著五岳劍派打上門了,今天對方真就搶走了他們神教的圣女。

  在路明非的心里,陳雯雯跟高高在上的圣女沒什么區別。

  看著發起呆的路明非,慕文撓了撓眉毛,看著路明非低落又不成器的樣子有些惱火,但更多的是無可奈何,路明非在雖然學習不行,體育不行,但在舔狗之道上可是一騎絕塵。

  要是路明非能多舔幾個也還好,最起碼還有選擇的余地,但路明非屬于揪住一個人死心塌地的那種,慕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下去,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要幫助路明非擺脫對陳雯雯的死心塌地,他知道兩人的結局,一個擁入了他人的懷抱,一個成了他人的背景墻。

  就在慕文苦思冥想的時候,一個長相女孩做到了兩人旁邊,看著兩個人一個苦思冥想一個哀愁不已,女孩問道

  “喂,你們兩個搞什么呢?”女孩大大咧咧的說道。

  “蘇曉檣?”慕文和路明非齊聲說道。

  “這么大聲干什么?我又不是聾子,我說你們兩個怎么了?剛才還勾肩搭背的,一會兒就又變成像是深閨怨婦一樣。”蘇曉檣沒好氣的說。

  蘇曉檣,人送外號‘小天女’是一個驕傲的女孩子,驕傲是因為她有著驕傲的資本,不俗的長相,火辣的身材。

  看到蘇曉檣做到這里,路明非第一時間是縮脖子然后尋找其他空位置,準備隨時跑路,他跟蘇曉檣當了兩年的冤家,這兩年他沒少被蘇曉檣整,處處看他不順眼,處處跟他對著干。

  “沒什么,想一些問題,畢業典禮沒你的節目嗎?”慕文問道。

  至于慕文,則是和路明非相反,慕文和蘇曉檣兩人之間的關系很好,可以稱的上好朋友。

  “我又不是那種喜歡出風頭的人。”蘇曉檣不屑的說道。

  聽到蘇曉檣的話,路明非瞬間露出了一個白眼,臉上露出了不屑,心想,大姐你要不要看看你在說些什么?你要是還不喜歡出風頭,就沒人喜歡出風頭了!

  看到路明非嘲諷的眼神,驕傲的蘇曉檣瞬間炸了

  “路明非你什么意思?”

  “沒有,沒有。”路明非連忙搖頭說道。

  “下面是由高二(1)班的陳雯雯和趙孟華帶來的鋼琴曲《送別》.........”主持人的聲音響起,吹散了二人之間的火藥味。

  路明非一愣,瞬間坐直了身子看向了舞臺上,舞臺上,身穿禮服的陳雯雯和身著西裝的趙孟華坐在一架鋼琴前,兩人臉上帶著絲絲微笑,柔和的燈光的打在了兩人身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和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