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六章,會說不的男孩子最帥了
  隨著主持人走下舞臺,整個禮堂響起了悠揚略帶傷感的鋼琴曲,路明非看著舞臺上的兩人,眼中的神色復雜,整個人臉上不悲不喜,讓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蘇曉檣和慕文也發現了路明非的異常。

  “阿文,這家伙不會被刺激到了吧?”蘇曉檣拽了拽慕文的衣袖壓低聲音說道。

  慕文看著路明非的神色,捕捉到了一絲異樣,那是一抹惱火但又有著無可奈何和羨慕混雜著。

  “你呢?你不是在追求趙孟華嗎?”慕文沒有回答蘇曉檣而是反問道。

  被慕文問道這個問題,蘇曉檣先是臉上一紅,但又嘆了一口氣說道“早就放棄了,我倆不合適。”

  “哦豁?我記得當初誰那位信誓旦旦的說要拿下趙孟華的?”慕文臉上露出了一絲壞笑。

  “別廢話了。”蘇曉檣聽出了慕文話中取笑的意思沒好氣的說“你先看看路明非,別說真的給刺激傻了。”

  “不至于,他的心里防線還沒那么差,先跟我說說你是怎么放棄趙孟華的?”慕文問道,他雖然沒有什么感情經歷,但是蘇曉檣應該有啊,而且蘇曉檣也追過別人,應該能夠理解路明非的心思,知道有什么辦法可以化解。

  “不合適就是不合適,你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八婆?”蘇曉檣犯了一個白眼說道,她蘇曉檣,小天女怎么可能承認自己當初只是看趙孟華比較帥,才想著去追他呢?

  至于為什么放棄了,則是蘇曉檣有一天突然發現慕文要比趙孟華更帥,只不過慕文在班里一直很低調,沒什么干什么出風頭的事情,等她驀然回首,發現這一點的時候,自然對趙孟華失去了興趣。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的愛情很簡單,少了一些煞費苦心的追求,多了一些簡單和直白,我看你帥,對你有眼緣,自然便想著和你在一起。

  “就是。”慕文沖著路明非那邊點了點頭,對著蘇曉檣使著眼色。

  蘇曉檣先是疑惑,雖然低聲問道“你該不會相勸路明非放棄陳雯雯吧?”

  慕文點點頭。

  “沒得辦法,雖然我很討厭陳雯雯,但不得不說她這樣的文藝類女孩對路明非這樣的傻子有致命的吸引力,雖然我也搞不懂這樣的吸引力是什么?”蘇曉檣攤了攤手無奈的說。

  慕文摸著下巴,仔細地想著,要是單純的看外貌的話,蘇曉檣要碾壓陳雯雯,身材顏值各方面都要優越與陳雯雯,所以路明非也不是精蟲上腦了。

  難道路明非喜歡的是文藝類型的?但也不對啊,路明非看的小電影大多是身材火辣的,慕文想到。

  “你怎么突然管起來路明非這個事了?”蘇曉檣問道,她印象中慕文從來不是喜歡多管閑事的人,對于感情這方面更是口頭花花多過實際,否則也不會對于身邊追求者熟視無睹了。

  “沒什么。”慕文擺了擺手說道,他總不能說我知道他們兩人的結局,路明非最后跟個小丑一樣?

  之前的時候,他以為路明非的暗戀只會無疾而終,最后隨著畢業上大學,也慢慢的埋進心里,只是偶爾追憶,懷念當初的青春,但他無法忍受自己的兄弟最后被人玩弄感情,所以才想著幫路明非一把。

  慕文雖然脾氣比較溫和,但你不要去逼他或者觸碰他身邊的人,否則你會看到一個不計后果的瘋子。

  “是嗎?”蘇曉檣掃視了一眼慕文,低聲說“有個辦法你可以試試,女生那邊有小道消息趙孟華和陳雯雯兩人最近走得很近,有可能已經在一起了。”

  慕文眼神猛地一縮,看了一眼舞臺上還在對視彈鋼琴的二人,又看了看身邊低著頭沉默不語的路明非,死馬當活馬醫吧。

  “什么辦法?”慕文低聲問道。

  蘇曉檣靠近慕文在他的耳邊輕聲低語了一陣,慕文也逐漸變得疑惑,不確定的問道“你確定這樣有用?”

  “有用沒用我不知道,最起碼能抵消一點陳雯雯在路明非心里的地位。”蘇曉檣點頭說道,其實她對自己的辦法也沒什么信心,最起碼到時候能讓路明非不會那么的傷心。

  蘇曉檣的辦法,就是忽悠路明非,潛移默化的改變路明非在心里對陳雯雯的想法,不需要一撮而就,只需要慢慢的改變就行。

  很快一首鋼琴曲結束,掌聲雷動,所有人都鼓起了掌,陳雯雯和趙孟華起身,對著觀眾鞠躬致謝。

  路明非則是看著陳雯雯的背影依舊不說話,蘇曉檣對著慕文是另一個眼色后,便起身離開了,接下來的事情她不方便在場,畢竟路明非暗戀陳雯雯的事情現在還不能捅破。

  “人都走了,回神了。”慕文說道。

  “哦哦。”路明非回神了,看著身邊的慕文撓了撓頭。

  “看自己的女神和別的男人一起彈鋼琴是什么感受?”慕文挑了挑眉毛說道。

  路明非又看了一眼舞臺,回想著剛才的心情,他也說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很復雜,就像是有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讓他無法呼吸,整個人又像是被重重的打了一下,完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他回過神后,最多的感覺是無奈,讓他無力,卻又有些暴躁。

  “不知道,說不出來。”路明非低聲說道。

  “你知道陳雯雯為什么一直對你不溫不熱嗎?”慕文想著剛才蘇曉檣說的,清了清嗓子說。

  路明非一愣,咽了咽口水說“為什么?”

  在他的印象中,陳雯雯對所有的人好像都一樣,禮貌而又保持距離。

  “習慣,一個男孩對女孩千般討好,最開始女孩會很不習慣,一邊禮貌的拒絕,一邊又激動的感謝,但是當這種討好多了,女孩就會開始習以為常,你再去討好她,他也不會有任何的波動,因為她已經習慣你對她的討好而保持冷漠。”慕文像是一個情感博主一樣給路明非科普著。

  路明非眼珠一轉,開始回想自己和陳雯雯從認識到現在,剛開始的陳雯雯是會自己說謝謝還說不用的什么。

  “那該怎么辦?”路明非快速的問道。

  “學會說不,當那個討好她的人突然變了,她就會開始產生自我懷疑,有些時候她更會出現失落的情況,而這個男孩恰巧又開始去討好別的女孩,她就會更加的失落和自我懷疑,尤其是男孩再開始拒絕和對她相對普通人一樣之后,她就會開始主動。”

  慕文說的正是后世的舔狗進化成戰狼的方法,舔一個是舔狗,是備胎,舔一百個,那么你就是備胎,我則是戰狼。

  但是慕文忘記了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這個人最起碼長得還可以。

  “你確定?”路明非質疑道,他聽著慕文的話雖然聽起來像是那么一回事的,但他心中有一股說不出來的不安。

  “當然,這點你可以相信。”

  路明非挑著眉毛看著一臉嚴肅的慕文,心里不由得犯起嘀咕,難道真的是這樣????.

  看著路明非已經動搖,慕文就知道有戲,而他也不需要繼續說下去了,畢竟自行腦補最為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