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章,145號
  凈明大街,145號。

  這是一座老式的蘇式別院,在現在這樣現代化的高樓大廈里面顯得格外的突兀,朱紅的大門,青白色的外墻。

  慕文按了按門鈴,不到一分鐘,朱紅大門便從里面打開了,一個面色冷峻的青年男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你是?”男人打量著慕文問道。

  “我叫慕文,慕崇泉是我的爺爺.....”說著慕文就摘下了背包,要從里面掏出那封信。

  “等著吧。”

  男人沒有給慕文拿出信封的機會,而是走進來內院還將門關上了。

  看著緊閉的大門,慕文輕嘆一口氣,站在了大門前默默的等著。

  男人快步走進了內院,穿過兩個拱門后,男人放輕了腳步,整個人躡手躡腳的走進了一種滿了各式各樣鮮花的別院中。

  在這個別院中到處擺放著鮮花盆栽,一個搖椅放在涼亭內,緩慢的搖晃著,穿過涼亭一只純白色的貓咪正趴在房屋的窗沿上睡覺。

  男人走到涼亭時,白貓的折耳微微一動,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男人,男人對著做了一個手勢,白貓便又閉上了眼睛。

  “慶楓,有客人來了嗎?”一道蒼老但中氣十足的女聲從屋內響起,聲音中還略帶著一絲期待。

  “是的奶奶,慕崇泉的孫子來了。”被稱為慶楓的男人說道。

  “他..自己沒來嗎?”陳璇絮聲音中帶著一絲失望說“帶他去客廳等我。”

  “是。”陳慶楓應聲說道。

  慕文站在門外,手里拿著那封信,默默盤算著一會兒該說些什么,還沒等他想好,大門又被推開了,陳慶楓看了一眼慕文說道

  “進來吧,奶奶在客廳等你。”

  說完便閃開了一條路,讓慕文進去。

  慕文跟了進去,陳慶楓在前面走著,慕文在后面跟著,一路上兩人沒有交流,慕文邊走邊打量著四周。

  整個大院子完全是按照古代的蘇式園林建造的,而且占地面積不小,大概有三百平方米多,在這樣寸土如金的地方實屬難見,慕文在心里不由得猜測信中的那位陳璇絮到底是什么人了。

  “你爺爺為什么沒來?”陳慶楓打破了二人之間的沉默。新筆趣閣

  “我爺爺兩年前去世了。”慕文沉聲說道。

  陳慶楓一愣停下了腳步,用著有些意外的眼神看著慕文,這樣的眼神看的慕文有些不明所以。

  “節哀,奶奶就在里面等著你。”

  說完便領著慕文到了一個客廳內,客廳完全是古風古色的樣式,在陳慶楓的示意下坐到了左邊首位。

  “稍等。”

  陳慶楓說完便走了出去,等到他回來的時候手里端著兩杯茶,放到了慕文身邊一杯又放到了主桌上。

  “如果不喜歡喝茶,還有可樂。”陳慶楓淡淡的說。

  “我不渴。”

  簡單的交流后慕文和陳慶楓又陷入了沉默,陳慶楓站在一旁像是一個管家一樣,一言不發,慕文到時想跟陳慶楓說幾句話,但不知道說什么,加上陳慶楓那張堪比楚子航的面癱臉,讓慕文覺得這不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

  微微的腳步聲響起,慕文看向了門口,一個拄著拐杖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外,來人是一個大概70歲左右的老太太,花白的頭發,布滿皺紋的臉,但那雙眼睛卻異常的明亮,一點也不像是老人的眼睛。

  慕文站了起來,老人拄著拐杖走到了慕文的面前,仔細地上下不斷打量著慕文,那雙有神的眼中充滿了激動和思念。

  “太像了...太像了....”

  老人一把抓住慕文的手,不斷地碎念著,慕文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老人手傳來的顫抖。

  “陳奶奶,你好我是慕文,我爺爺是慕崇泉。”慕文說。

  老人像是沒有聽到慕文的話,一直看著慕文的臉,慕文知道老人是想起了他的爺爺,也沒有多說什么,任由陳璇絮拉著他的手。

  “奶奶,先坐下吧。”陳慶楓上前說道。

  有了陳慶楓的提醒,陳璇絮才放開了慕文的手,在陳慶楓的攙扶下坐到了主坐上。

  “小文,我這樣叫你可以嗎?”陳璇絮說道。

  “當然可以。”慕文帶著微笑說道。

  “剛才是我失態了。”陳璇絮說,看著慕文那張熟悉的臉,神情復雜的說“你跟你爺爺年輕的時候長得很像,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很多人都這么說我。”慕文雙手放在大腿上說。

  “你爺爺,怎么沒有來?”陳璇絮停頓了一下說,臉上充滿了失落之色。

  “我爺爺..”慕文看著老人的樣子,不愿意提起自己爺爺去世的消息,一個人等了幾十年,等到的卻是自己思念之人的去世的消息,這種打擊慕文是無法想象的。

  但是看著老人的樣子,慕文又不忍心說謊話,最終決定說出來“我爺爺五年前身體情況突然直線而下,最終在兩年前去世了。”

  “哐當~”老人手里的拐杖掉到了地上。

  “什么!?”老人用著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慕文,整個人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我爺爺兩年前就去世了。”慕文又重復了一遍。

  一道渾濁的眼淚從老人的眼角留下,那雙如同枯木一般的手止不住的顫抖著。

  “怎....怎么..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去世呢?”老人癱坐在椅子上嘴里不斷地念叨著,淚水止不住的從她的眼角流出。

  “奶奶。”陳慶楓一把扶住老人想要說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陳奶奶,人死不能復生,我爺爺走之前很安詳,你要保重身體啊。”慕文也急忙上去勸慰道。

  老人閉上了眼睛,但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往外流,對著慕文和陳慶楓揮了揮手,示意二人出去,她要一個人冷靜一下。

  慕文還想在說些什么,但是被陳慶楓制止了,慕文看了一眼陳慶楓,然后跟著陳慶楓出去了。

  陳慶楓將屋門帶上,和慕文坐在涼亭內互相看著對方。

  “其實你不該來的,不該把這個消息帶給奶奶,她老人等了慕老先生幾十年的消息,一直幻想著能在最后的時間內再次見到慕老先生。”陳慶楓眼神不善的看著慕文。

  “對不起。”慕文道歉道“我想陳奶奶等了我爺爺幾十年,如果讓她老人家一輩子帶著遺憾,那是最對不起她的,我雖然不知道當初我爺爺和陳奶奶之間發生過什么事情,又因為什么分開,但我必須要替我爺爺給陳奶奶一個交代,而且我也有必須要來的理由。”

  慕文直視著陳慶楓眼中絲毫不懼,陳慶楓也沒想到慕文竟然這么有骨氣,但他也不想在慕文面前落了下風,于是二人開始了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肯率先低頭。

  大概十分鐘后,一聲貓叫響起,房門也被推開了,二人這次停止對視,看向了門口的陳璇絮。

  “你們進來吧。”陳老太太站在屋門口手里抱著一直白貓說道。

  慕文和陳慶楓走了過去,老人臉上的淚痕已經擦干,但眼中還充斥著悲傷。

  “小文,能跟我說說你爺爺這些年的事情嗎?”陳老太太說道。

  “當然可以。”慕文說道。

  隨后開始給陳老太太講述著自己爺爺這些年以來的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