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二章,白貓
  陳璇絮靠坐在椅子上,眼中滿是懷念,這一刻她仿佛重新回到了那個戲劇般發展的人生。

  “后來啊,無意間我打聽到了你爺爺的消息,便寄過去了這封信,只不過一切都晚了。”陳老太太輕嘆一口氣說道“你有什么想問的嗎?”

  慕文搓了一下手指頭,猶豫了一下,將自己的左手舉起來了,露出了無名指上的戒指。

  “姨奶奶,這么問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想知道這枚戒指的來歷。”慕文說道。

  陳老太太看著慕文無名指上的戒指,眼中滿是驚訝,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慕文說道“小文,這枚戒指是當初你爺爺帶走我二姐時,二姐送給我的,這枚戒指的來歷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這枚戒指是你爺爺九死一生找到的。”

  “再來蘇州之前,我在我爺爺墓地前遇到了一個人,他也說過同樣的話。”慕文頓了一下說道“姨奶奶你不用有所顧慮,我知道混血種的事情。”

  慕文此話一出,陳老太太并沒有驚訝,反而是站在一旁的陳慶楓那張面癱臉上出現了一絲動容,肩膀微微顫動了一下。

  “您好像并不驚訝這件事?”

  “如果說慕崇泉的孫子是個普通人,那我才要驚訝。”陳老太太的眼中閃過一絲驕傲的說,又問道“是你爺爺告訴你這件事的嗎?”

  “并不是,是我從我爺爺留下的手札和日記中找到了只言片語,但是并不全面。”慕文并沒有說出真相。

  要是說出自己被人奪舍失敗了,繼承了對方一些零碎的記憶,再加上他有進精神病院的前科,恐怕不出半小時,他就又要坐上通往精神病醫院的專車了。

  “難得,這份聰慧和細心跟你爺爺一模一樣,你的血統覺醒了嗎?”陳老太太問。

  “覺醒了。”慕文點點頭。

  “把黃金瞳點燃。”陳老太太說。

  慕文一愣,但還是喚醒了體內的龍血,一抹金黃色瞬間從他的眼中爆發出來,無形的威壓也從慕文的周身散開。

  陳老太太看著慕文那雙宛如熔煉的黃金般的眼睛,點了點頭說道“對于混血種的區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他的黃金瞳區分,越是明亮的黃金瞳說明他的血統越高,體內的龍血越多。”

  陳慶楓看著慕文眼中閃過莫名的光芒。

  “您能說詳細點嗎?”慕文熄滅了黃金瞳問道。

  “從生物學上講,黃金瞳屬于混血種的顯性基因,只要你覺醒了血脈,并且有一定的龍血比例,你就會開啟黃金瞳,而龍血越多,屬于龍的基因也就越多,這份顯性基因越明顯,同樣的,龍血越多,也意味著越危險,一旦龍血占血液比例超過半數,那么龍血內蘊含的暴虐、弒殺和侵略性就會入侵屬于人性,從而讓人變成只知道殺戮和血腥的死侍。”陳老太太說。

  慕文摸著下巴仔細的分析著這些,簡單的說混血種體內有著人性和龍性,一但龍血過多,龍性就會入侵和同化人性,從而使得混血種徹底淪落為龍性的奴隸,只知道殺戮和追求血腥,而這樣的人被稱為死侍。

  “如果龍血達到了百分之百,混血種會不會變成龍?”慕文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他也沒有別的想法,只是單純的好奇。

  “從古至今有很多混血種都想要變成龍,但無一例外都變成了死侍,沒有人能夠成功。”陳老太太搖頭說道。

  “這樣啊,您繼續跟我說一說混血種的事情吧。”慕文點頭說道。

  “先不著急,已經很晚了,慶楓準備晚飯吧,小文你有什么想吃的沒?我讓慶楓去準備。”陳老太太笑著對慕文說。

  “我都可以的,我對吃的沒什么特別要求,只要能吃飽就行。”慕文撓了撓頭發露出了一個憨厚的笑容。

  其實這樣說也不怪慕文,自從他覺醒了血統之后,慕文的食量也逐漸變大,這導致他不止一次懷疑他體內的龍血是不是來自一個特別能吃的家伙啊,好像還真有這么一個家伙。

  “到了我這里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樣,慶楓去準備晚飯吧。”老太太柔和的對著陳慶楓說道。

  “是的奶奶。”陳慶楓點頭便走了出去。

  “小文,你再這里等我一下。”說完陳老太太便住著拐杖朝著后屋走去。

  整個客廳內就留下了慕文一個人和一只白貓,無聊的慕文便開始起身四處打量著客廳內部,最終將視線看向了那只趴在椅子上睡覺的貓。

  原本熟睡的白貓感受到一道直勾勾的目光看向自己,菊花一緊,瞬間睜開眼睛抬起了頭,正好和慕文的目光對上了。

  白貓警惕的看著慕文,原本柔順的毛發瞬間炸起,弓著背,眼神不善的看著慕文,就你小子相對貓爺圖謀不軌是吧。

  而且就是因為你小子,讓貓爺原本該享受主人順毛的時間沒了。

  慕文自然是能感受到白貓身上的敵視,但并沒有在意,反而想著該怎么去打消白貓的敵意,于是一人一貓陷入了詭異的對視中。

  很快慕文也發現了這只白貓的與眾不同,這只白貓的眼睛一點也不像是動物的眼睛,反而十分的靈動。

  而且渾身散發出的氣息讓慕文都有些懷疑這家伙到底是不是一只貓了?看到慕文有些退意,白貓的眼中露出了不屑,仿佛在說就你膽子還敢對貓爺圖謀不軌?

  慕文好歹也是一個18歲的人,怎么可能忍受被一只貓鄙視,當即瞪了回去。

  老太太手里拿著一本書,從后屋走了出來,看到僵持的一貓一人,有些意外,輕咳了一聲后,將二人的僵持打破了。

  “喵~”

  白貓喵了一聲后瞬間跳到了老太太的腳下,不斷地那身子蹭著老太太的腿,還一直喵喵的叫個不停,像是一個被欺負了的孩子找家長告狀一樣。

  原本還對自己氣勢洶洶的白貓瞬間變成了一個馬屁精,你剛才跟老子對峙的氣勢呢?慕文在心里吐槽道,同時給這個貓打上了欺軟怕硬的標簽。

  “姨奶奶。”慕文上前攙扶住了老太太,還順便用腳將白貓從老太太的腳邊擠走了。

  白貓一臉懵的看著被扶走的主人和一旁的慕文。

  “多大了一個人,還跟一只貓一般見識。”老太太笑著摸了摸慕文的頭說道,眼中滿是慈祥。

  “嘿嘿嘿。”慕文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時常會變的有些幼稚,這讓他以為自己是不是又被什么人給附體了?還是說最近沒吃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