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三章,不太平
  慕文也瞬間調整了狀態了。

  “姨奶奶,您手上的書是?”

  慕文將目光放到了那本書上,原本看到那本書的時候,他以為會是什么武功秘籍之類的,等湊近了看外表到是和三年高考五年模擬差不多,只不過封面不一樣。

  “這是家族里孩子對混血種世界啟蒙的資料,里面都是一些混血種世界的基本知識,你拿去看看吧。”老太太把書給了慕文。

  “哦。”慕文接過了書。

  “這幾天就留在我這里吧,等你對混血種的世界有了清楚的認知在回去吧。”老太太拉著慕文的手說道。

  慕文想了一下點了點頭“好的姨奶奶,反正學校也放假了。”

  陳老太太又拉著慕文說了一大堆話,像是個普通的長輩看到自己疼愛的晚輩一樣,問東問西,噓寒問暖的,讓慕文的心里一暖。

  雖然才剛和老太太相認,或許是血脈上的聯系,亦或者是老太太真誠的疼愛,讓慕文再次感受到了一些親情的溫馨。

  很快陳慶楓進來說晚飯好了,在餐桌上老太太一直給慕文夾食物,半小時后,一場豐盛的晚餐結束了。

  “慶楓,你帶小文去看看客房吧。”老太太說道。

  “好。”

  說完老太太便抱著白貓離開了,留下了慕文和陳慶楓。

  “別在意,奶奶吃完飯就直接回自己的院子了,這是習慣,并不是對你的忽視。”陳慶楓解釋道。

  “沒事的。”慕文搖搖頭說道。

  陳慶楓說完便開始收拾餐桌,而慕文也上前搭了把手。

  “謝謝。”陳慶楓說道。

  “不客氣,姨奶奶是你的奶奶,我們說起來也算是表兄弟了。”慕文試著搭話說道。

  聽到慕文的話,陳慶楓搖搖頭說道“我是被奶奶撿回來撫養長大的。”

  “對不起。”慕文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沒事。”

  二人之間又陷入了沉默,在慕文看來陳慶楓這樣性格的人,慕文之前遇到過的只有楚子航,都是同樣沉默寡言,還是經常面癱的樣子。

  很快兩人便收拾完了東西,陳慶楓也領著慕文去了客房。

  “最近老城區這邊不太平,晚上最好還是不要出去,如果一定要出去的話告訴我。”陳慶楓邊走邊說。

  “不太平?不會吧,我來的時候沒聽說這邊有什么不對勁啊?”慕文想到。

  “最近老城區這邊經常有人失蹤,都是青中年的男人,等在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的都被殺了。”陳慶楓說。

  “聽起來怎么那么像是女鬼索命?難道老城區建造之前是蘭若寺嗎?”慕文吐槽道。

  “是不是女鬼不知道,但對方對男人出手,是女人的概率很小。”陳慶楓搖頭說道“受害人都是青年和中年男人,這正是男人年齡的黃金階段,正是身強體壯的年級,身體結構的不同,女人的力氣很少能夠超過男人,而這些受害者都是先被打斷了四肢才被一刀封喉的,當然這個結論只僅限于兇手是個普通人。”

  “殺手嗎?”慕文說道。

  “從尸體的傷口來看,手法青澀,排除了職業殺手的可能。”陳慶楓說道。

  慕文停下了腳步,仔細地打量著陳慶楓,剛才陳慶楓的說話方式像極了一個老道的刑警。

  “我不是警察,不過我大學兼修了刑偵學。”陳慶楓猜出了慕文的想法解釋道。

  慕文仔細地看著陳慶楓在心里嘀咕道,面癱人是不是都有一個特殊能力叫做讀心術啊。

  “我也沒有讀心術。”陳慶楓繼續說道。

  “你讓我想起來一個朋友,你們各個方面都很像,尤其是那張面癱臉。”慕文說。

  “嗯。”陳慶楓淡淡的應了一聲。

  嗯,更像了,尤其是在話題終結者上面,慕文想到。

  “這就是你的房間了,已經打掃干凈了,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我的房間在你前面。”陳慶楓說。

  “好,麻煩了。”慕文說。

  陳慶楓領著慕文到了自己的房間后就離開了,慕文看著房間的裝配,一張紅木桌子和配套的椅子,有獨立的廁所和一張兩人大的床,和一個衣柜。

  慕文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便躺倒了床上,可能是今天遇到的事情不少,沒一會兒便睡了過去。

  陳慶楓并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來到了陳老太太的院子里,老太太正躺在涼亭中的搖椅中。

  “慶楓,你感覺小文怎么樣?”老太太問道。

  “我沒見過慕老先生,不知道怎么評價。”陳慶楓搖頭說。

  “不用考慮他,就說說你今天對小文的感覺。”

  “很不錯的人。”陳慶楓說。

  老太太一愣,隨后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評價人說出很不錯這三個字,難得啊,你陪著我這個老太婆快十年了吧。”

  陳慶楓一愣,但還沒等他回答,老太太便從搖椅中起身,說道“你也早點休息吧,人老了,熬不住夜了。”

  看著老太太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內,陳慶楓在涼亭中站了一會兒,便離開了。

  一個青年男人推開了酒吧的大門,赤裸的胳膊上畫滿了紋身,古惑仔中陳浩南經典的長發染上了黃色,搖晃的走路方式和潮紅的臉色,可以看的出男人喝了不少酒。

  男人是這一片道上有點名氣的小混混,日常就靠著受保護費和敲詐人生活著,手下也有著不少小弟,今天他和一個道上的大哥搭上了關系,原本以為自己能攀上大腿,但沒想到對方完全看不起自己,在酒吧里的時候,是不是的就用厭惡和嫌棄的神色看自己。

  像是在說你這樣的小癟三沒資格跟我喝酒一樣,雖然心里的怒火已經升起,但他并不敢表現出來,只能不斷地賠笑,誰讓自己混的不如人家呢。

  一想到對方那張滿臉高傲的姿態,男人心里的怒火就不斷的升起,看著四下沒人,男人猛地踹向旁邊的垃圾桶,嘴里罵道

  “你他,嗎的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比老子多混了幾年嗎?你等著.......”

  男人把垃圾桶當成了那個大哥,不斷地發泄著自己心里的怒火,等他發泄的差不多的時候,扶著垃圾桶吐了起來。

  等他站起身來的時候,看著自己前面唯唯諾諾站著一個女人,喝大的他并沒有看清女人的臉,但流氓的本色告訴他,絕不能深夜放過任何一個調戲女人的機會。

  “小妞兒不走干什么呢?是要陪哥哥我玩玩嗎?”男人嘴上調戲道。

  女人滿臉警惕的看著男人,不斷后退著,一臉的擔驚受怕,看到女人恐慌的樣子,男人心里升起了一股爽感,晃晃悠悠的朝著女人走去。

  很快女人就被男人逼到了角落,男人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還沒等男人繼續耍流氓,就看到原本低著頭的女人瞬間抬起了頭,男人原本輕浮的臉色順間爬上了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