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四章,陳慶楓:今晚跟我去蹦迪。
  第二天,慕文從床上爬了起來,換好衣服后,便準備出門晨練。

  每天晨練這是慕文養成的習慣,尤其是覺醒血統之后,他能夠清楚的感知到自己身體素質正在逐漸增強,歲不至于出現武俠小說中男主被傳功之后輕易拍碎桌子那樣的事情,但慕文很討厭自己身體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

  所以晨練被慕文十分重視,通過運動來逐漸適應和增強身體,是他目前做的事情。

  慕文走出房門,恰巧看到了同樣從房間走出的陳慶楓,看對方的打扮,也是要晨練。

  “一起?”慕文挑了挑眉毛說。

  “可以,一個半小時。”陳慶楓活動了一下手腕說。

  說完二人走出大門后,便開始沿著馬路慢跑,因為不認識路的原因,慕文壓著速度跟在陳慶楓身后半個身為,但這種情況并沒持續多長時間。

  陳慶楓也意識到了慕文刻意壓著速度,于是將速度提了起來,但還保持在一個合理的程度上,很快陳慶楓便發現這這樣的速度對慕文并沒有多大壓力。

  于是也不再照顧慕文,逐步的將速度提了起來,雖然不能說是完全放開速度,但那樣的速度也足夠讓路人能感受到一陣風從自己身邊刮過。

  就這樣,一個半小時后,慕文和陳慶楓借用公園的器具,開始了拉伸。

  慕文努力的平復著呼吸,而身邊的陳慶楓只不過呼吸有些局促而已,滾大的汗珠從二人臉龐落下,打濕了他們的衣服。

  “楓哥,你厲害。”慕文說道。

  “練得多了,你的體力應該比我要強,只不過呼吸上有些問題。”陳慶楓搖頭說道,他明白自己和慕文的差距,他只不過是占了技巧上的便宜而已。

  “楓哥,你的血統等級是多少?”慕文停頓了一下問道,在他記得混血種按照體內龍血濃郁程度是劃分出了等級的,但他不知道具體怎么劃分,只能靠著陳慶楓的等級來推測一下。

  陳慶楓聽到了慕文的話,拉伸的動作愣了一下,沒有說話。

  “不方便說嗎?”

  “不是。”陳慶楓搖了搖頭說“我不是混血種。”

  這下輪到慕文愣住了,臉上充滿了疑問,“你再開玩笑嗎?楓哥?”

  就靠剛才的跑步速度和時長,你敢說自己不是混血種?慕文雖然不能確定自己剛才的速度到底有多快,那樣的速度哪怕是經常鍛煉的人都不一定能達到,更何況是一個半小時的持續爆發。

  “我是奶奶撿回來的,并不是陳家的人,體內也沒有龍血。”陳慶楓淡淡的說。

  但是慕文的臉還是寫滿了不相信,自己一個混血種差點被一個普通人拉爆了,要么是自己太廢,要么就是對方太牛逼,而慕文果斷了選擇了后者。

  “我只不過在技巧上贏了你,雖然我不是混血種,但我學習了陳家的內家拳和一些別的功夫。”陳慶楓說“昨天奶奶給你的書里面有大概的介紹,等你看到了就明白了。”

  “哦哦。”慕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二人拉伸完,便在陳慶楓的帶領下去買早餐,二人站在早餐店內排著隊,店內掛在墻上的電視正在播放早間新聞。

  “今天早上,警方再度發現一具尸體,根據警方披露,此次案件,從受害人的尸體和傷口看和之前的多起案件是同一兇手所為,而目前警方正在調查兇手.........”

  電視中長相端莊的美女播報員還沒說完,老板便將電視臺換了,嘴里還嘟囔著“最近不太平了,生意還不知道好不好做?”

  “老李啊,你擔心什么?人不都說了,兇手喜歡夜間出沒,只要你晚上少去幾趟洗浴不就好了。”一旁的中年大叔起哄道。

  “你懂什么?我老李是個正經人,誰回去那種地方?”老板有些激動的反駁道。

  二人的玩笑沖淡了剛才店內有些壓抑的氛圍,所有人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慕文和陳慶楓提著打包好的早餐走出去。

  “楓哥,我看你剛才一直盯著電視看,你對這件事很感興趣嗎?”慕文問道。

  “最近這件事在蘇州鬧得沸沸揚揚,關注的自然多了,今晚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便知道我對這件事為什么這么關注了。”陳慶楓淡淡的說。

  “什么地方?”慕文好奇的問道。

  但陳慶楓沒有回答慕文。

  說話說一半,白酒配頭孢,慕文在心里吐槽道,同樣對陳慶楓口中的地方更感興趣了,但猜想可能是跟混血種有關的地方。

  慕文和陳慶楓回到家里后,簡單的洗了個澡便和陳老太太吃了早餐,隨后陳慶楓便找不到人了,慕文被陳老太太拉著又說了一會兒話后,便回房間看起了昨天的那本書。

  整本書不厚,但里面的內容不少,從混血種的誕生,到發展歷史,以及一些常識,很快慕文便陷進去了。

  吃午飯的時候,陳慶楓依舊沒有回來,陳老太太也沒告訴他陳慶楓去什么地方了,吃完午飯慕文便又回到了房間看書。

  直到晚飯的時候陳慶楓才回來。

  “楓哥,你今天干什么去了?”慕文問道。

  “幾個朋友來了,跟他們出去見了一面。”陳慶楓淡淡的說。

  慕文有些詫異,他原本以為陳慶楓是和楚子航是同類人,沒什么朋友,但現在看來,陳慶楓的技能樹要比楚子航多一個社交。

  陳老太太則是一言不發,只是帶著笑意看著兩人,在這位年過百的老人眼里,現在值得重視的事情和人很少了,而慕文和陳慶楓正是這很少中的一部分。

  “奶奶,我今晚準備帶慕文去清泉酒吧。”陳慶楓放下碗筷說道。

  “酒吧?”慕文有些驚訝的說,要是喝酒的話慕文也不是沒喝過,但是去酒吧喝酒蹦迪還是沒去過的。

  在他的印象中,酒吧就是勁爆的音樂、靡靡的舞池以及混亂的場所,當然他也知道有清吧的存在,同樣他也沒有去過。

  “好,年輕人就該多出去玩玩,整天房間里看書就成書呆子了。”陳老太太并沒有反對,反而很高興。

  姨奶奶,我才看了一天書而已,慕文在心里說道,原本他會以為老太太是那種比較傳統的人,現在看來是他想錯了。

  今晚要去的酒吧應該是正經人去的吧?慕文看著一旁的陳慶楓想到。

  吃完飯,陳慶楓便帶著慕文走出了家門。

  看著前面的陳慶楓,慕文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楓哥,這個清泉酒吧是正經的酒吧吧?”

  陳慶楓先是一愣,隨后有些哭笑不得,問道“你之前沒有去過酒吧嗎?”

  “沒有。”慕文搖頭說道“你經常去嗎?”

  “每周都去。”陳慶楓淡淡的說。

  瞬間陳慶楓冷峻高冷的形象在慕文心中崩塌了,他實在是無法想象陳慶楓在舞池中央蹦迪的樣子。

  “別誤會,清泉酒吧不是普通的酒吧,他是一個面對混血種開放的酒吧,在華夏的混血種里,清泉酒吧還有一個名字,群落。”陳慶楓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