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六章,不為外人道
  慕文看著酒吧的布置,處處體現著舒緩和溫馨的氛圍,對老板的話默認的點了點頭,老板從酒架上拿下一瓶白蘭地。

  “這可是我們的鎮店之寶了,鑒于你是新人,免費請你喝一杯。”說著老板拿出了調酒的器具,開始給慕文調制酒。

  慕文則是目不轉睛的看著老板調制,普通的酒具在老板的手里徹底的被玩出了花,一套炫酷、行云流水的調制后,將調好的酒放到了慕文面前。

  “這杯酒叫做不為外人道,品嘗一下。”老板淡淡的笑著說。

  慕文端起酒杯輕輕品嘗了一口,檸檬的清香和白蘭地的自帶的水果的香醇在慕文的口中爆開,火辣辣的味道順著他的喉嚨而下,整個人身子一暖,隨后便是一種說不出的放松感。

  “每個第一次來到清泉酒吧的人,我都會給他調制一杯這個酒,歡迎他們加入了這個不為外人道,不為外人知的地方,剛才跟你介紹了龍性與人性混雜的孤獨,接下帶你見識一下屬于龍性的暴虐和陰暗。”

  老板敲了敲吧臺,旁邊的服務生快步上前。

  “今晚上吧臺就交給你了,我帶新人去里面一趟。”老板吩咐道。

  “明白。”

  說完老板便帶著慕文朝著二樓走去。

  “你說說在你的印象中,龍是什么樣子的?”老板笑著說。

  “行云布雨,隱秘與云層中,強大,神秘,好色,頭似駝,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慕文想了一下說道,將《爾雅翼》中關于龍的形象說了出來。

  “好色?”老板失聲笑了出來,隨后點了點頭說“倒也是,龍生九子,子子不同,還有嗎?”

  “威嚴不容侵犯,喜怒無常。”

  “沒錯,說來你可能不信,混血種中關于龍有兩個說法,一種是我們傳統文化中的龍,而另一種則是西方神話中的龍。”老板說。

  “那種長了翅膀的大蜥蜴?”慕文用手比劃了一下說。

  “對,我們華夏人認為自己體內龍血的源泉是傳統文化中的那樣,而外國人則是認為真正的龍就應該是那種北歐神話中記載的那樣,而這種說法也是流傳最多,也是混血種世界基本默認的。”老板說。

  “相較于外國那種大蜥蜴,我更偏向傳統文化中的形象,畢竟外國的那種龍的形象我欣賞不來,但現實中復活和出現的次代種和三代種,大多都是那種形象,所以也就沒人否認了。”

  合著您是一個顏控唄,慕文在心里吐槽道,相較于西方龍,華夏龍顏值的確更高一些。

  “在西方神話中,龍是邪惡,暴虐,殺戮,戰爭的代名詞,在龍的血脈中就流淌著這樣的這些所有不好的名詞,而混血種作為人龍混血,在繼承龍強大力量的同時,這些也被繼承了。死侍你知道嗎?”老板說。

  “知道,混血種血統崩潰的時候就會化成死侍。”慕文點頭說。

  “但這個墮落是有個過程的,血統崩潰也不是瞬間的事情,而是日積月累,最終爆發的。”老板帶著慕文在二樓走著,突然停在了一個大門前“接下來我便帶你見識一下清泉酒吧的另一面,賞金獵人。”

  說著老板推開了身后的大門,刺眼的光芒傳來,慕文迷住了眼,想要去看房間里的東西,短暫的適應過后,慕文也看到里面的場景,相較于樓下安靜舒適的氛圍,整個房間內有些嘈雜,人們聚眾討論著。

  有的人拿著平板不斷地刷著什么,有的人拿著酒杯和旁邊的人豪爽的碰杯,暢懷大笑,慕文到時覺得這樣的環境更像是混血種該有的。

  “混血種在崩潰的過程中,難免會被自己血液中對殺戮的渴望所支配,從而違反法律,有的受害者家屬或者官方部門就會發出賞金,亦或者一些探險,保護殺人之類的賞金任務,這也是清泉酒吧的另一種面貌。”老板說。

  “聽起來和游戲中的公會很像。”慕文掃視著里面說道,很快他就看到了陳慶楓正在和一個男人對話。

  “當然,清泉酒吧只是給這些賞金獵人提供一個線下暫時駐扎的場所,真正的賞金發布是在獵人網站,獵人網站是一些混血種搞出來,上面的內容什么樣的都有。”老板說“一旦邁入了混血種這個世界就沒有了退路,要么安分守己的本分過完一生,要么就闖出名堂。”

  獵人網站,慕文在心里重復了一邊,記住了這個名字。

  等慕文回過神的時候,陳慶楓已經朝著他們走來了,老板笑著對陳慶楓說

  “陳公子,你的弟弟,我已經帶進門了,剩下的我也不方便多說。”

  “嗯,我知道。”陳慶楓點點頭,隨后老板淡淡一笑,朝著房間內部走去。

  “感覺怎么樣?”

  慕文想了一下,說“感覺有點像是游戲,整個清泉酒吧就是游戲中的公會。”

  “這不是游戲,混血種的世界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是死亡。”陳慶楓提醒道。

  “我知道。”慕文認真的點了點頭。

  “你準備自己再看看,還是跟我回去?”

  “一起回去吧,這里沒什么好看的了。”慕文搖搖頭說,老板給他解釋的已經很詳細了,而且慕文并不準備跟這些東西沾邊,對混血種世界了解是一回事,徹底融入進去又是一回事。

  “嗯。”陳慶楓點頭說道。

  二人走出了清泉酒吧,夜晚的涼風吹來,周圍的行人來來往往,哪怕已經到了深夜,清泉酒吧所在地的人依舊不少。

  慕文和陳慶楓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走在馬路邊。

  “你先一個人回去,我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一下。”陳慶楓停下了腳步說道。

  慕文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沒有問陳慶楓要去處理什么事情,今天晚上所見到的事情,讓慕文更深入的了解了陳慶楓,陳慶楓雖然不是混血種,但是在混血種的圈子里如此受尊敬,足以說明白了陳慶楓并不是一個安分守己的良民,要去處理的事情,應該也不是什么好事。

  隨后陳慶楓朝著另一邊走了過去,而慕文則一個人走在馬路上,腦子還在想今天的事情,尤其是老板最后對他說的,邁入了混血種的世界就沒有了退路。

  慕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踏入了這個世界,最開始只是好奇,就像是小孩子發現了新奇的物件,難免不會產生好奇,去靠近,去窺探這個東西。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這個新奇的物件,并不是一個玩具,而是一個泥沼,一個一旦踏入就無法掙脫的泥沼。???.

  說不想深入混血種世界,慕文自己都不想自己會這么想,說白了他也想深入了解,但又有些猶豫,他怕自己再也回不了頭。

  慕文懷著糾結的內心走在馬路上,車鳴聲在背后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