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七章,單車晚風
  慕文回頭,一輛電動車停在了他的背后,車上女孩將白色的帽子摘下,輕浮的吹了一個口哨。

  “帥哥,一個人嗎?”

  看著女孩裝作輕浮的樣子,慕文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想的,陪著著說

  “是啊,天這么黑,不知道美女能送我回家嗎?”

  “哦?你就不怕我是壞人嗎?看你細皮嫩肉的,本大王就喜歡吃你這樣的白凈娃娃。”說著女孩發出了桀桀桀的笑聲。

  趁著女孩笑,慕文一個健步坐到了電動車的后座上,還將女孩的帽子摘下戴到了自己頭上。

  “給我go啊,go。”慕文打了一個手勢說道。

  沈笑看著擅自坐上來的慕文,沒好氣的說“誰說要送你回家了,給我下來,還有把我的帽子給我。”

  說著伸手就要去摘慕文頭上的帽子。

  “怎么,還要我晉升你為上士嗎?我的加利福尼亞女孩。”慕文一個側頭躲過了襲來的手。

  “誰是你的加利福尼亞女孩?臭流氓。”沈笑臉色微微一紅冷哼一聲說道“你抓穩了。”

  因為燈光的問題,慕文并沒有看到沈笑的變化,笑道“你又跑來兼職了?”

  “是啊,這邊有個家教的兼職,晚上一個小時,160。”沈笑說道,聲音中帶著嘚瑟的語氣,像是向慕文炫耀一樣。

  “你還能教別人?教他們怎么說廢話嗎?”慕文打趣道。

  “滯~”

  酸牙的剎車聲響起,沈笑氣急敗壞的扭過頭,對著慕文說道“下去,你給我下去。”

  慕文并沒有下去,而是一把摟住了沈笑的腰說道“別別,美女我開玩笑的,這么深更半夜的,你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就不怕我出事嗎?”

  感受到腰間傳來的力道,紅暈爬上了沈笑的臉,沈笑咬著牙說“慕文,你給我放開。”

  “我不放,我怕你給我踹下去了。”慕文死皮賴臉的說道

  “我在說一遍你給我放開,臭流氓。”沈笑喊道。

  “你先答應不讓我下車。”慕文嘴硬的說。

  沈笑深呼吸一口氣,忍著怒火說“行,我不放你下去。”

  “你騙我怎么辦?”

  “騙你是小狗。”

  “好。”

  慕文松開了沈笑的腰,沈笑瞪了一眼慕文,隨后擰動了油門,隨著油門的加大,沈笑的長發隨風飄起,柔順的長發劃過慕文的鼻尖,優雅的淡香飄過,看著沈笑的背影,慕文有些入迷。

  微涼的晚風,霓虹燈照射的城市街道,稀松的行人和偶爾來往的車輛,少女騎著電動車,帶著厚臉皮的少年,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就在慕文入迷的時候,沈笑突然將油門加到底,一個劇烈的晃動,讓慕文整個人彈了起來,差點從后座上掉了下去,但好在慕文及時抓住了前座下的把手才沒有掉下去,但還是將慕文嚇了一跳。

  “你是故意的吧?沈笑!!”慕文抓著把手喊道,

  “你說什么呢?騎車有點晃動這不是很正常嗎?這條路修好了這么多年,出現一些問題不是很正常嗎?”沈笑忍著笑意說,傻子都能從她的聲音中聽出幸災樂禍的味道。

  慕文自然也能聽出來,只能咬著牙將這口氣咽下去,誰讓自己現在受制于人呢?

  “你上大學還差多少學費啊?”慕文突然問道。

  沈笑一愣,隨后笑著說道“怎么?慕公子是準備包養小女子嗎?小女子可是很貴的哦。”

  “說正事呢,最近蘇州這邊不是不太平嗎?你一個女孩子晚上出門不安全。”慕文說,隨后話鋒一轉“包養你也不是不行,要是本公子心情好了,說不準能賞你幾個硬幣花。”

  “切,您還是先養活好自己再說吧,慕大公子。”沈笑不屑的說。

  “放心吧,家教已經結束了,而且我的學費也快賺夠了,只靠白天的兼職也夠了。”

  “嗯,那就好。”慕文點了點頭“你再什么地方上大學?”

  “武大,我聽說武大學校里面到處都是櫻花,更有著遍布櫻花的櫻園,我就是想去看櫻花才報的武大。”

  沈笑像是打開了話題,不斷地跟慕文說著武大櫻花的事情,還說著開學了要找人給他拍照,她要穿著旗袍在櫻花下漫步。

  “你這么確定你能被錄取嗎?”慕文撓了撓眉毛說道。

  “當然,別看我這樣,本姑娘可是一個學霸,對方招生辦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穩穩的事情。”說著沈笑開心的唱起來了歌,用的還是蘇州的方言,吳語。

  慕文雖然聽不出來她唱的是什么,但是能聽得出沈笑很開心,慕文也為她感到開心。

  “咿呀...聊聊.....”

  吳語軟糯的聲音隨著晚風飄向了遠方,少女的笑聲很有甜美,很滿足。

  很快沈笑將車停在了上次的路口,慕文沒有下車。

  “里面還有一段路呢。”慕文厚著臉皮說。

  “慕大老爺,那就勞煩您動動自己的腳,自己走幾步。”沈笑說“還是說你想帶我見家長呢?哎呀,我們連朋友都算不上呢?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看著沈笑故作扭捏的樣子,慕文只感到渾身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快速的從車后座上下來了。

  “你再敢惡心我,我就.....”

  “你就怎么樣?”沈笑看著慕文笑著說。

  下一秒,沈笑笑不出來了,慕文用力的捏了一下沈笑的臉,然后快速的朝著凈明大街內部跑去。

  等沈笑回過神后,慕文已經跟她拉開了距離。

  “慕文!!!”沈笑大喊道。

  “你的帽子送我了,就當剛才給我的補償了。”慕文的聲音傳來,

  看著慕文的背影,沈笑無奈的笑了笑,明亮的眼眸中閃過柔情,像是一潭春水一般,能夠融化一切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