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八章,求簽和麻辣燙(二合一)
  慕文回到家的時候,陳慶楓的房間亮著燈,但慕文并沒有去打擾,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看了一眼手機,也有一封未讀短信。

  “臭流氓,明天還我的帽子,還有加我的QQ,別想著吃我話費。”

  慕文微微一笑,他沒想到沈笑竟然先跟他說話了,回來的路上他還想著該怎么主動說話,孤寡了十八年的他難得對一個女孩子產生了一點心動。

  “流量不是更貴嗎?”慕文回復到。

  “我能蹭領居家的。”后面還跟著兩個表情。

  這個丫頭,慕文從背包中拿出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連上WiFi后,登上了QQ。

  很快就搜到了沈笑,沈笑的喂頭像是一個黑白的戴著帽子的高馬尾女孩子背影,在這種非主流流行的時代,這種頭像并不少見。

  慕文發送了申請,對方很快就通過了。

  【滴滴】

  沈笑發來了消息。

  【今天晚上看你心不在焉的,有心事?】

  【你怎么知道的?】慕文回復道。

  【我猜的。】沈笑臉色微紅,她可不好意思說,自己在慕文身后跟了一段時間才叫住他的。

  慕文猶豫了一下,含蓄的回復道。

  【不算心事,有點迷茫,有一個新的前途放在我的面前,但是我不知道該不該走。】

  考慮到沈笑是普通人,慕文也不準備把混血種的事情說出來。

  【那個前途是好是壞?】

  慕文想了一下回復道

  【我說不好,但不會很壞,也可能比現在好】

  【那已經很好了,最起碼你有一個未來給你托底了,一般人想找都找不到的。】

  慕文敲了一個問號。

  【你說這樣的話,很容易讓人覺得你再炫富,你想想有多少人在為未來擔憂,而你卻在想著該怎么去選擇未來,這不是顯擺嗎?而且哪有那么多的問題,走一個最喜歡的不就好了,管他對與錯,未來的事情未來想,現在做個不后悔的選擇就好了。】后面跟著一個做鬼臉的表情。

  被灌雞湯了嗎?慕文自然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但明白是明白,選擇是選擇。

  【說的我都懂,但.......】

  【你怎么這么婆婆媽媽的,一個大男人做自己想做的,管他前路坎坷還是一帆風順,有些事情本就該你去經歷去走,你想逃也是逃不掉的,預期想著逃跑,不如早做準備,更好的去走這條路。

  那句話怎么說的,我來,我見,我征服。】

  是啊,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猶猶豫豫了,但是他的確是沒有做好準備邁入一個新的世界,那個世界對于他來說他過于神秘了。

  【好了,不跟你說了,我要休息了,明天早上九點你來萬達商場門口等我。】

  【什么?】慕文撓了撓后腦勺不明所以。

  【別管那么多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慕文還沒來得及再問,沈笑就下線了,看著沈笑最后的消息,慕文點開了對方的QQ空間,很普通的QQ空間,沒有一點的裝飾,最新的空間說說展示時間也是三天,慕文又翻了翻別的東西,什么也沒有。

  意興闌珊的慕文關上了電腦,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了,洗漱了一下,便上床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慕文依舊早起,和陳慶楓一起晨練,然后買早餐回家,在吃早餐的時候,慕文說了自己要去一趟,陳老太太和陳慶楓都沒有疑問,老太太甚至還要給慕文零花錢。

  看著老太太塞給自己的銀行卡,慕文哭笑不得,在一陣推搡之后,慕文拿著那張銀行卡出了門。

  等慕文來到萬達廣場的時候,沈笑已經在等他了。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慕文一路小跑跑到沈笑面前說。

  “沒什么還不算晚,遲到了十分鐘而已,記住了,下次跟女孩子出來,早點到,別讓人家等著。”沈笑像是一個大姐姐一樣教導著慕文。

  沈笑將一個頭盔塞給慕文。

  “干什么?”慕文拿著手里的頭盔問道,不會又讓我跟他去兼職吧?自己這是成了免費勞動力了嗎?

  “戴上,今天帶你去個好地方。”沈笑一拍自己的小電動車示意慕文坐上來。

  慕文也沒有猶豫,戴上頭盔,坐到了后座上。

  沈笑騎著電動車,帶著慕文沿著馬路一路行駛,看著周圍高樓大廈不斷退去,青蔥的綠色逐漸多了起來,看樣子是在出城的路上。

  不出慕文所料,半小時后,慕文已經看不到高樓大廈的城市環境,四處多了一下平方和小山丘。

  “我們這是要去什么地方?”慕文問道。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我們很快就到了。”沈笑說道。

  十分鐘后,沈笑帶著慕文來到了一個山腳下,此時的山腳下停了幾輛價值不菲的車子,勞斯萊斯、保時捷、賓利這些,在這些豪車中有一輛不起眼的奧迪但是很顯眼了。

  慕文也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那輛奧迪。

  慕文疑惑的看著前方的小山,上面矗立著一座道觀,看起來沒有那么的宏偉,更多的體現了質樸和道法自然的意思。

  “你的是要帶我來上香嗎?”慕文不解的問道“玉皇閣、玄妙觀不是出名嗎?”

  “是啊,這里很靈的,而且知道這個地方的人除了老一輩的蘇州人之人其他人很少知道的。”沈笑拔了車鑰匙說道。

  慕文又看了一眼旁邊停的車子,點了點頭,對于沈笑說的,他還是很相信,因為那幾輛車子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下車,接下來就是我們自己爬上去了,要是對時間,還能在觀里蹭一頓飯。”沈笑興致沖沖的說。

  沈笑鎖好車子后,便開始爬山之路,整個小山不算高,大概幾百米高而已,小碎石鋪的臺階山路整整齊齊,一點也不補坑洼。

  隨著慕文和沈笑的往上爬,也遇到下山的人,看著對方的穿著打扮,不是大富之人,便是大貴之人,對方看到慕文和沈笑也是友好的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慕文和沈笑也是笑著點頭回應。

  “別意外,來這里的人都不是簡單的人,八成是把我們當成同級別人的后輩了,在這里的人多一點交際,回去說不定就能達成一個大項目。”沈笑耐心的給慕文解釋。

  “來這里的人看下面的車子就能看出身份,不過你是怎么知道這里的?”慕文仔細地打量著沈笑,心里不由得犯嘀咕。

  莫非這是個出門體驗生活的白富美?看著沈笑那張不算傾國傾城,也算的難得一見的美人的臉,慕文越想越有可能。

  被慕文打量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沈笑,犯了一個白眼“我倒是想成為白富美,但是我不是,我知道這里,是因為之前院長爺爺提過。

  一次學校組織出門踏青就在山腳下,抱著好奇我就來了,求了求學業,之后感覺很靈,人家道長說我跟這里有緣,后來,來的次數就多了。”

  “很像是一些小說中才會發生的事情,貧道看你與我有緣,便送你一場富貴。”慕文打趣道。

  沈笑錘了一下慕文的手臂,略帶遺憾的說“我倒是想這么來,送我一場富貴,我哪里還需要這么努力的打工啊,說不準還能幫助福利院改善改善生活。”

  “福利院?”慕文詫異的問道。

  “嗯,我是福利院出來的,被院長爺爺撿回去的,后來長大了,為了減輕福利院的負擔,我就出來了。”沈笑平淡的說。

  從她的臉上慕文看不出一點其他的情緒,就像是在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而已,好比,我昨天吃了什么,今天還沒想好吃什么那樣。

  “我都這樣過來19年了,要是還在意孤兒的身份,早就郁郁寡歡了,父母當初拋棄我來,我也沒必要為這件事憂郁、傷心,畢竟我都不認識他們,雖然對他們還有那點印象,但也僅限于知道自己不是石頭里蹦出來的,有個父母存在。”沈笑對慕文做了一個鬼臉。

  看著沈笑說的那么稀松平常的樣子,慕文無法想象這個外表柔弱內心強大的女孩都經歷了多少的辛酸才做到今天這么灑脫。

  “所以說,你個家伙還有什么資格對未來選擇那條路糾結,而且你現在才是個高二學生,高考、報志愿都還沒經歷,你有什么好害怕的。”沈笑聲音中略微帶著點羨慕“真羨慕你這種家室好的人,人比人氣死人。”

  “其實我跟你一樣,我父母在我出生后就去世了,我甚至沒有見過他們,一點關于他們的記憶都沒有,他們長什么樣子都沒見過。”慕文淡淡的說。

  這下輪到沈笑愣住了,這個一直愛笑的女孩臉上笑容也消失了。

  “之后我就跟爺爺相依為命,兩年前爺爺也去世了。”提到爺爺,慕文的臉上不由得劃過一絲落寞。

  突然一道陰影蓋住了慕文,慕文抬頭,是沈笑,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妞兒跑到了他的前面,站在臺階上的沈笑,比慕文高一點。

  還沒等慕文回神,沈笑就抱住了他,然后又松開了。

  “別誤會,這是姐姐給你的安慰。”沈笑按了一下慕文的頭,扭頭說道。

  說完便自顧自的往上走,慕文看著那個蹦蹦跳跳上臺階的漂亮妞,周圍是青山綠水,歲月靜好,心里卻是亂麻麻的。

  “喂,你還愣著干什么?趕緊上來。”沈笑看著一動不動的慕文喊道。

  “來了。”

  慕文邁著臺階就上去了。

  二人一路上又開始扯一些別的話題聊,最近的電視劇啊,文學啊,最讓慕文沒想到的是沈笑還主動跟他聊起來了政治歷史,一般而言跟女生聊政治歷史,就相當于給男生說愛豆。

  但沈笑表示,她可是文科生,政治歷史是強項,就是地理不太好。

  二人邊說邊走,很快就爬上到了道觀所在的位置,門口一個須發全白,穿著道袍,頗有仙風道骨的道長正在和一個穿著白襯衫,一臉正氣的中年男人做告別。

  沈笑拉著慕文閃到了一邊,等中年男人離開后,二人才上前。

  “沈丫頭來了?”老道長看著二人扶著自己的胡須笑著說道“這次還帶著男朋友來了嗎?”

  沈笑小臉一紅,“哪有啊,我們是朋友,不對,才認識兩三天的朋友。”

  慕文只能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長誤會了,我們是朋友。”

  “是老道我唐突了,先進來吧。”老道長笑著說道。

  二人跟著道長走了進去、

  “張爺爺,你去忙吧,我帶著他轉轉就好。”沈笑說看著走廊中的男人說道。

  “好。”老道長便離開了。

  沈笑領著慕文走到了大殿里,大殿里供奉著三清雕像“你不是迷茫嗎?遇事不決問問神靈,讓神靈給你斷斷前路。”

  說著指了指供桌上的靈簽。

  沈笑手里拿著點燃的清香,跪在了蒲團上,慕文也有樣學樣的,拜了一拜之后,慕文將清香插在香爐中,拿著靈簽開始搖了起來。

  一旁的沈笑則是拿著另一個竹筒搖了起來。

  兩人閉著眼,各自詢問著心里的困惑。

  竹簽碰撞的沙沙聲響起,清脆的竹簽掉落到地上,慕文和沈笑兩人面前各自掉落著一根竹簽。

  慕文將竹筒放回原位上,撿起了地上的竹簽。

  朱紅的大字寫在竹簽上,慕文眼中閃爍著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