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十九章,交手
  吃完麻辣燙,沈笑便騎著電動車要送慕文回去。

  “好了,現在你也可以不用再那么糾結了,第十六簽,中吉哎,雖然不是一帆風順,多了一些坎坷的人生才是有意思的。”沈笑騎著車碎碎念道。

  慕文則是沒有說話,耐心的聽著,第十六簽的解析是闖業中單槍匹馬,途中有很多驚險和坎坷,但都會逢兇化吉,平安,有意想不到有很多貴人相助扶持,事業能成功!

  想著酒吧老板說的話,自己已經邁入了這個世界,恐怕已經來不及退出了,慕文說不上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他的探索欲很強,更何況混血種世界應該是他想要尋找的那種生活,驚險刺激與腎上腺素同行。

  就像是特工007那樣,慕文想到。

  沈笑依舊將慕文送到路口,兩人說了回聊之后,慕文便自顧自的朝著家里走去,邊走邊看手腕上的手鏈,腦海里回想起了沈笑說的。

  這個手鏈可是能保佑你順順利利,逢兇化吉,慕文到是覺得迷信要不得,他可是堅定的唯物主義戰士,雖然這么想,但還是將手腕上的手鏈緊了緊,畢竟發揮主觀能動性是屬于唯物主義的。

  什么你問我什么叫做主觀能動性?就像是左眼跳財,我要中獎,右眼跳災,封建迷信要不得。

  但是你要我去拜財神,那一定要等我沐浴焚香之后,充分的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

  慕文哼著沈笑曾經唱過的那首歌,悠哉的朝著145號走去,等他回到院子里,老太太正抱著那只白貓,躺在搖椅中,聽著慕文哼著的調子,不由得露出了八卦的笑容。

  “小文,今天很開心啊。”老太太搖著扇子說道。

  慕文停下了腳步,收斂了臉上的笑容點了點頭“還行,跟個朋友去了一趟道觀。”

  “哦?是城外的那家嗎?”老太太臉上的笑容更盛。

  “您怎么知道的?”慕文好奇的問道。

  “你身上有那家道觀特有的香氣,還是跟個女孩去的吧?”

  老太太一幅了然于胸的態度讓慕文心里不由得大驚,他甚至都覺得老太太派陳慶楓跟蹤自己了。

  “姨奶奶,您怎么知道的?”

  “不可說,不可說。”老太太搖著扇子說道“什么時候把女孩子帶回來給我看看?要知道你爺爺當年也就是你這個歲數遇見我們的。”

  “姨奶奶,我們只是朋友而已。”慕文有些頭大的說,他突然想起來那些過年被迫相親的男人了,說著“我先回去看書了,我還差點。”

  但是慕文還沒跑路,就被老太太抓住了,拉著說了一堆這些事情,慕文聽得一個頭兩個大,在一陣點頭后,連忙跑回了自己臥室。

  回到臥室的慕文,拿著急忙將房門反鎖,靠著門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他總算知道了什么叫做被逼婚的難受了。

  慕文喝了一口水,繼續看起來了自己的書,很快陳慶楓過來取敲門了。

  打開門,讓陳慶楓進來之后。

  “怎么了?楓哥。”

  “你下午有事嗎?”陳慶楓問道。

  “沒事,怎么了?”

  “跟我去地下室。”

  不等慕文有所疑慮,陳慶楓扭頭走出了房間,慕文放下書也跟了上去。

  在陳慶楓的帶領下慕文被帶到了一個地下室內。

  整個地下室像是一個擂臺一樣,中間空曠沒有什么東西,四周擺滿了訓練的器材和一些冷兵器,看起來像是一個武器庫和訓練場的合體。

  “這里是我平常訓練的地方,來跟我切磋一下。”陳慶楓脫下了自己的外套。

  慕文舔了舔嘴唇,也脫下了外套,他雖然說不上是練過,但跟著自己爺爺多少學過一點拳術,更何況慕文也不是什么老實孩子,在初中的階段沒少跟別人打架。

  看到慕文脫下外套,陳慶楓也擺開了架勢,慕文剛擺好架勢,陳慶楓一個箭步便沖上前,左拳沖著慕文的臉部沖去。

  慕文快速的雙臂交叉擋住了陳慶楓的拳頭,氣力十足的拳頭捶到慕文的手臂上,慕文不由得悶哼一聲,手臂上傳來的勁力讓慕文知道陳慶楓是來真的了,緊接著便是一道鞭腿朝著慕文的腰間攻取。

  危險的氣息,讓慕文快速后撤,躲開了這道呼嘯而來的鞭腿,如果是以前的慕文剛才就被擊倒了,但被血統強化后,慕文的身體反應和素質已經達到了一個變態的程度。

  陳慶楓看著躲過自己攻擊的慕文,眼神一凝,反應合格,沒有給慕文喘息的機會,陳慶楓的攻勢密不透風,一拳接著一拳,快速地拳頭帶著的拳風虎虎生風。

  在陳慶楓的攻擊下,慕文不斷地招架著,他的拳法和攻勢完全不能跟陳慶楓比,在這密集的攻擊下只能靠著超凡般的反應速度和身體素質抵抗著。

  但慕文從來不是那種被動防御的人,在不斷招架陳慶楓攻擊的同時,不斷尋找這機會,很快在陳慶楓頂肘慕文胸部的時候,慕文雙手疊加擋住襲來的肘擊,一個側位,防御化為進攻。

  一個膝頂攻向了陳慶楓的腹部,陳慶楓連忙回首防御雙手下垂交叉抗住了膝頂,攻守瞬間翻轉。

  慕文收回左腿,快速勾拳朝著陳慶楓的眼睛攻去,快速地拳頭,陳慶楓根本來不及防守,只能選擇用左臂硬抗這一圈,手臂傳來的力道,將他逼退了好幾步,微微顫動的手臂可以說明慕文的力道究竟有多高。

  力道合格,陳慶楓在心里估算。

  慕文不知道陳慶楓的想法,好不容易抓住了主動權,他可不會輕易的放開,如暴雨般的拳頭不斷地轟向陳慶楓,沉重的力道讓陳慶楓不斷地后退。

  膝頂、拳頭、側踢、肘頂,暴雨般的攻勢讓陳慶楓不斷地防御,每一次慕文的攻擊都攜帶著無可抵擋的力道,陳慶楓硬接了幾次之后,便選擇了太極拳中的卸力的方式來防守。

  在技巧上面慕文終究和陳慶楓差的很遠,密集的攻勢只不過半分鐘便被陳慶楓輕松的化解,并快速的再次掌握戰斗的主動權。

  再摸透了慕文反應速度、力道后,陳慶楓開始了防水,準備測試一下慕文的技巧,但很快陳慶楓后悔了自己這個防水的選擇。

  在陳慶楓看來慕文的戰斗技巧可謂小白中的小白,除了簡單的攻勢和拳法之外,剩下的不值得一提,但那個超人般的力道和反應速度卻彌補了技巧上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