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二十五章,天諭具顯,禁錮與火
  原本趴在地上的男人,猛然暴起,慕文甚至沒看得見對方的身形,只能感覺到一個黑影從自己的身邊沖了過去,

  “吼~”

  低吼的聲音傳來,慕文回頭看到了被黑暗籠罩的墻壁上趴著一個黑影,一道雷電劃過,照亮了巷子,也讓慕文看到了對方的模樣。

  如同爬行動物一樣的四肢,將其牢牢固定在墻上,赤裸的上身和臉上布滿了黑色的鱗片,那雙黃金瞳愈發明亮,但不見絲毫的威壓與高貴,而是充滿了暴虐,唾液從布滿利齒的嘴中流出。

  看的出對方將慕文當做了一道十分味美的食物。

  一聲低吼聲響起,死侍四肢的肌肉隆起,布滿利齒的嘴中吟唱出了古老的語言,那是屬于龍的語言,陳慶楓臉色大變,剛想提醒慕文對方要發動言靈的時候,只看到了一道快到模糊的黑影沖向了慕文。

  黑影的速度之快讓慕文猝不及防,剛才吟唱龍語的時候,他已經做好了防御的姿勢,但就在那一瞬間他的腦海中仿佛炸雷一般,出現了一段玄奧的符號,雖然他不認識那段符號,但卻讀懂了它的意思。

  那是急速的意思,便是這一愣神的瞬間,死侍已經沖到了慕文的身前,布滿鱗片的利爪,劃向了他的胸口。

  慕文來不及防御,赫然間胸口被劃出三道猙獰的傷疤,隨后腹部一股巨力將他頂飛,那個黑影又瞬間消失在原地,融入黑暗中。

  慕文撞到墻壁上停了下來,看了一眼胸前流著血液的傷疤,便快速的掃視四周,想要在黑暗中尋找那個黑影。

  在那里,慕文尋找到趴在墻上的黑影,對方便急速的沖來,極致的速度在空氣中留下模糊的殘影,一道鋒利的利爪朝著慕文的脖頸劃去,有所準備的慕文快速的低頭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眨眼睛黑影又消失不見了。

  低沉的嘶吼聲在巷子中回蕩著,仿佛是從四面八方而來一般,黑影不斷的在巷子中騰轉挪移,讓慕文無法鎖定對方,每一次的轉移對方必定攻擊一次慕文。

  急速的攻擊大部分被慕文險之又險的躲過了,雖然對方的速度之快,慕文無法跟上,但對方每次進攻的時候,慕文都可以感覺到一陣奇異的波動,仿佛空氣中有一陣若有若無的流動一般,雖不可查覺,但在慕文卻可以清楚的感知到。

  雖然可以察覺到,但這些攻擊并不是都可以躲過去的,慕文的身上已經多出了數道傷口,猙獰的傷口不斷的留著血液。

  低沉的嘶吼聲消失了,奇特的波動再次產生,一個,兩個,三個....大量的波動點在巷子中出現,慕文根本無法確定對方的位置,對方也不著急進攻,就在等慕文陷入焦急出現破綻。

  慕文不斷的尋找著對方的身影,但他的眼睛根本跟不上對方的身影,焦慮出現在慕文心中,無力的感覺讓他握緊了拳頭,只能在心里告訴自己冷靜,只有冷靜才能找到對方。

  低迷的聲音在慕文的耳畔響起,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對此慕文十分的熟悉,那是他在靈視中最后聽到的那個嘆息,這一愣神的功夫,讓死侍成功抓住了機會。

  暴雨下,一道黑影從墻上越起,鋒利的爪子在黑暗中閃爍著陰冷的寒光,帶著極致的速度沖向了慕文。

  看著急速沖來的黑影,慕文的嘴中發出了輕微的響動,玄奧的語言被他念出,血脈隱藏的力量與規則產生的聯系。

  就在鋒利的爪子即將碰到慕文的時候,黑影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前進一步,仿佛有無形的力量將他禁錮,死侍慌忙尋找這股力量的來源,耀眼的金色爆發而出,照亮了整個小巷子。

  陳慶楓被這抹金光照耀的睜不眼睛,只能停下搶救沈笑的動作,用手遮住眼睛。

  鐵鏈滑動的聲音響起,金光如同潮水般退去,縮回了慕文手上的戒指之中,陳慶楓睜開了眼睛,但眼前的一幕讓他震驚的張開了嘴。

  半空中的死侍被四道金色的鐵鏈死死纏住,如同透明一般的鎖鏈上流動著玄奧的花紋,那是龍文,陳慶楓雖然不知道上面龍文的含義,但能夠感受到一股被束縛的感覺,仿佛只要它隨時可以將自己困住。

  “言靈·天諭·龍之束殺。”

  這邊是慕文剛才念出的龍語,這是禁錮的規則,通過龍語將血統中的力量和規則聯系起來,從而將龍語中蘊含的力量具現化,這邊是天諭的作用,如同創世神的話,將世界一切創造又毀滅。

  而慕文則是站在死侍的面前,一動不動,仿佛神游天外一般,他還處在剛才自己引發言靈的感覺之中。

  四條代表著禁錮的鎖鏈將死侍牢牢鎖住,無法上前一步,他想要掙扎,但代表著禁錮的鎖鏈讓他無法動彈,痛苦、恐懼的神色出現在這個喪失了理智的怪物眼中,那是對力量和上位者的恐懼。

  耳邊再次響起低語,這次只有一個簡單的字,慕文隨著耳邊的低語再次吟唱起來這個字,火光在鐵鏈上出現,隨著慕文的吟唱逐漸蔓延開來,攀附在鐵鏈上的火焰如同四條火龍一般沖向死侍。

  “言靈·天諭·火”

  火龍圍繞住了死侍,衣服被燃燒的氣味飄起,痛苦的嘶吼聲響起,慕文看了一眼燃燒的死侍,便扭頭走向了陳慶楓。

  陳慶楓愣愣的看著那個朝自己走來的少年,滿身傷痕的少年仿佛受盡苦難的圣者,一言一行都帶著力量,背后則是被燃燒的罪孽,四條鐵鏈鎖死了惡魔,代表著光明與凈化的火焰,不斷灼燒著惡魔。

  巷子中,暴雨、嘶吼與火焰燃燒的聲音混雜在一起,仿佛形成了鎮魂曲。

  無人注視的高樓之上,一只黑色的烏鴉站在屋檐上,暴雨打濕了它的翅膀,黑色的眼睛仿佛能夠穿越時空一般,將四周的一切看在眼中。

  “咕嘎~”

  一聲鳴叫,烏鴉振翅而起,沖向了天空,穿梭在雷聲與閃電之中,不知沖向何方,又要將自己的見聞帶給何人?

  某處不知名的地方中,白色的十字架上一個人影被黃金裝飾的利劍刺穿在那里,遍體鱗傷,血染紅了十字架的下半截。

  那雙淡金色的黃金瞳中滿是不可思議,隨后發出了響亮的笑聲,那笑聲中包含著復雜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