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二十七章,龍文,女孩
  一點冷光從天邊傾瀉而下,照在了慕文的身軀上。

  周天的星辰如同點綴在黑色婚紗的鉆石那般,皎潔的明月斜掛在東南方,四周是一望無際的水面,那是黑色的海洋,海水溫暖且溫柔的起伏著,像是嬰兒的搖籃。

  慕文掐了掐自己的手背,手背傳來的疼痛告訴他這不是夢,自己這是有產生靈視了嗎?慕文不僅在心里嘀咕道。

  看著左手上的金色戒指,慕文走進了黑色的海洋中,淺暖的海水淹過了他的腳踝,微微的冷風吹來,將他的衣角吹起,皎潔的月光灑在他的身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唯美。

  “好看嗎?”一道女聲響起。

  嚇得慕文連忙轉身,一個沖拳朝著身后的聲音打了過去,接著一聲驚呼,慕文就看到了身后躺著一個金發女孩,嗯,還是一個捂著自己眼睛的金發女孩。

  看到女孩坐了起來,慕文向后退去了幾步,警惕的看著女孩,他在書上看關于靈視的資料,靈視雖然是混血種覺醒的必經之路,但他并不是無害的,它對于精神的危害不小,可以稱得上是刻骨銘心的噩夢。

  之前慕文還將靈視和蘭若寺聯系起來的,沒想到自己再次來到靈視內就遇到了一個女鬼,還是一個金發洋妞兒!

  “你個混蛋,虧我看你被死侍壓著打的時候還幫你,你就這么報答我嗎?”女孩指著慕文罵道。

  這個聲音卻是當初那個聲音,但慕文并沒有因此放下警惕,反而更加慎重的看著女孩,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還是知道的。

  “別對我抱著那么大的敵意,我可是你的恩人。”女孩說。

  “難道我還要以身相許嗎?”慕文淡淡的說道。

  女孩向前走了一步,開始仔細地打量起來了慕文,接著開始皺起了眉頭,像是在挑選今晚侍寢的女老板一樣,接著點了點頭。

  “雖然差點意思,但是也不是不行,來.....”女孩還想著繼續說的時候,就看到慕文舉起了拳頭,連忙改口說的“別別別,我開玩笑的。”

  “你是什么人?”慕文問道,這個女鬼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還是說死之前就是個話癆。

  女孩沒有回答慕文,而是伸手指向了天空,慕文疑惑的看著女孩。

  “我就是這里的主人,是天空上這些文字的化身。”

  女孩仿佛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仿佛變了一個人,跟之前不著調的形象徹底翻轉,倒像是一個嚴肅的宣示者。

  “文字?”慕文詫異的說,他之前看過天空整個天空出了群星和月亮之外哪來的文字?當即慕文便猜測這家伙是不是在忽悠他,等他轉身好給他來一悶棍。

  “我不會給你一悶棍的,天上的這些并不是星星,而是龍文,每一個都是活著的龍文。”女孩搖了搖頭說。

  龍文,他知道,那是屬于龍的語言,只不過如今沒有人能夠讀懂了,順著女孩的慕文抬頭看向了天空的群星,閃爍的群星拱衛著一輪皎月,但并沒有看到女孩所說的龍文。

  “認真看,盯著一個星星看。”

  慕文當即認真的看向了其中一個星星,隨著慕文的用心,周天的星辰仿佛被蒙上了一層灰塵一般,不復之前的閃耀,但唯有三個依舊是在閃爍著。

  玄奧的花紋在慕文眼前浮現,他看到了女孩所說的龍文,他并沒有見過龍文,也不知道這些字怎么讀,但他明白其中的意思,禁錮和火。

  鎏金般的光纖從龍文中射出,直接映入了慕文的腦海中,仿佛是被鑿刻下一般深深的留在了慕文的腦海中。

  瞬間慕文眼前的龍文又消失了,慕文看向了女孩,也看清了女孩的面容,淡金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瓜子臉上掛著一絲笑容,一個標準的歐美美女,除了那個比他矮一頭的身高值得詬病之外,單說顏值和身材完全比得上維密的超模。

  “你說你是龍文的化身?”慕文問道。

  “這么說也不太嚴瑾,我是一個倒霉蛋,當初因為對龍文好奇,就去學習,無意間聽到了一個煉金陣的可以和龍文溝通,重新的將這門死語言變成活的語言,結果煉金陣出問題了,我把自己煉金了,成為了活靈,只能靠著龍文來維持自己的生命。”女孩挑了挑眉毛說道。

  女孩說的話有些云里霧里的意思,慕文在腦海中思索了一番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簡單的說女孩有點像是神話中的靈體。

  “那你是怎么來到我的靈視中的?”慕文繼續問道。

  “還不是你的言靈,你的言靈,天諭是唯一一個能讓混血種和龍文直接溝通的,我已經被束縛在龍文中不知道多少年了,好不容易能出來看看,我就來了。”女孩解釋道。

  隨后慕文瞬間拉開了女孩的距離。

  “你在說謊,我之前并沒有接觸過龍文,更別提接觸過你寄宿的龍文中了。”

  “你真是笨啊,看來我有必要和你解釋一下什么是龍文了。”女孩說“龍文說是龍的語言,但它并不是因為龍存在的,它更像是世界運行規則的具體化,龍族是最先發現這種規則并掌握了的,為了掌控這些規則,便賦予了它們名字,從而有了使用規則的媒介。

  而我靠著煉金陣和龍文產生了共鳴,原本想著只是認識和溝通就好,接過直接被龍文中的力量給入侵,被煉成活靈,說是寄宿在龍文中,不如說是寄宿在規則中,而你天諭能夠溝通龍文,我也就順著來了。”

  “你的意思是龍族發現了規則,并馴服了這些規則,為他們賦予名字。”慕文說。

  “是的,”女孩點了點頭。

  “聽起來很扯淡,就像是人類馴服了狼,讓他們變成了為自己看家護院的動物,并賦予了狗這樣新的名字。”慕文淡淡的說。

  “雖然形容的很形象,但是很粗俗,龍文哪怕在龍類中也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可不是家犬能夠比擬的。”

  “那我能請你離開嗎?”慕文問道,是個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身體里存在另一個人,哪怕這家伙不能被稱為人,尤其是對于慕文這種差點被人奪舍了的人更是無法接受。

  女孩又看著白癡的目光看著慕文,我被囚禁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能跑出來看看新的世界,你覺得我能走嗎?

  慕文沉默的看著女孩,開始想著該怎么去趕走女孩,通過女孩的說法,是通過自己的言靈到了自己的腦海里。

  自己的腦海就像是一出租房,言靈就是鑰匙,除非自己把門鎖換了,不然不可能攆走這個突然住進來的人。

  “其實,你可以不用攆走我的。”女孩舉了舉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