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三十一章,初到東京
  飛機落地后,慕文下了飛機后,徑直走去了辦理入境業務的窗口,看著前面排隊的人,慕文發現那個阿拉伯女人并沒有來。

  倒不是慕文突然起了色心,而是在飛機上的時候,慕文能感覺到那個女人有些不對勁,總是若有若無的瞟他一眼,所以多關注了一些。

  再沒找到女人后,慕文也不再在意,說不準對方是單純看他長得帥,想要交流一翻也說不準。

  成田機場的入境辦理速度還算可以,很快就輪到了慕文,窗口內站著一個長相甜美,穿著制服的美女,對方的胸牌上寫的她的名字,綾小路熏。

  “您好,請將您的護照交給我。”綾小路熏帶著職業性的微笑對著慕文說道。新筆趣閣

  那絲笑容中多少帶著一些緊張,畢竟今天是綾小路熏第一次正式接待辦理入境業務,雖然之前訓練的時候辦理過無數次,但第一次還是難免有些緊張。

  對方說的是英文,慕文將護照遞了過去。

  “慕文先生,”綾小路熏看了一眼慕文對比了護照上的照片,本人要比照片更帥一點,綾小路熏在心里想到,不對,你要工作。

  “是我。”

  一番簡單的問答之后,在綾小路熏祝福語下慕文那會了護照,離開了成田機場。

  看著車流不息的馬路,慕文拿出了手機,打開導航開始尋找老太太給他的地址,老太太也不確定對方到底在什么地方,大概在東京大學附近,到了之后讓他自己去尋找,還給了他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

  看著照片上像是流氓一般的男人,慕文有些擔憂,這家伙之前不會是混黑道的吧。

  攔下一輛出租車后,慕文拿出了自己衣兜里的霓虹旅行常用語,這些年看動漫他也能勉強說一些日語,結結巴巴的跟司機說了東京大學的目的地后,慕文能看到對方的眼中冒出了精光,就像是餓狼看見鮮美的肥羊一般。

  還不等慕文詢問些什么,司機說了一句“您坐好。”

  接著慕文就體驗了一番什么叫做逮蝦戶,看著司機猛踩油門的架勢,慕文有些懵了,這是什么鬼,但是當他看到成田國際機場和東京大學的距離之后,慕文便明白了,這個司機大叔為什么會有一種搶銀行后逃離現場的感覺了。

  這他們快100公里的距離,加上霓虹本身出租車價格就有些貴的情況,這不比搶銀行來的快?

  司機大叔一邊開著車,一邊在嘴里哼唱著什么,慕文能勉強聽出來這是fate的主題曲,看不出來這個司機大叔還是二次元,想到這里是霓虹,慕文也就釋然了,只是希望對方不要來個頭文字D,他可不想剛到霓虹就被迫帶著飆車。

  司機可能知道慕文的霓虹語水平有些,也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用英語給他介紹路上經過的路標性建筑和一些旅游攻略。

  這一路上也并不算無聊,等慕文來到東京大學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了,在司機大叔笑瞇瞇的眼神下,慕文心痛的將錢包里現金全部掏了出來,雖然來之前老太太把那張卡給他了,但是看著自己扁下去的錢包慕文也是心痛不已。

  司機畢恭畢敬接過鈔票后,將一張名片交給他,并說還用車的話可以找他,有麻煩也能找他,還說不僅僅是為了這份錢,更多的是看慕文有緣。

  你八成是想接著坑冤大頭吧,慕文想到。

  “藤原純平。”就是司機的名字。

  慕文含淚和司機告別之后,看著偌大的東京大學,一時間有些犯愁,他該從什么地方開始找呢?于是慕文開始漫無目的的在東京大學四周的街道晃悠的起來,順便找一家吃飯的地方。

  看著僅剩的幾個硬幣和一張銀行卡,慕文四處張望希望能找到銀行讓他取一點錢出來,之前他已經換了不少日元。

  藤原純平一直手開著出租車一只手點著手里的鈔票,一張中年的老臉像是綻放的菊花一樣,掩蓋不住笑意。

  “哈哈哈哈,今天真是遇到冤大頭了,這相當于三四天的收入了,幸好之前讓那個小子給我印了一些名片出來,這種冤大...不土豪真的少見了,哈哈哈哈。”

  “有什么WOWWOW~會在這街道里回響吧

  但是WOWWOW~就算期待也沒有用吧

  無限大的夢想之后是如此令人沮喪的世界”

  說著唱起來《數碼寶貝》的主題曲butterfly,就是那個跑調的音樂讓人受不了。

  慕文漫無目的的在東京大學附近晃悠了起來,因為已經過了營業時間,銀行都關了門,他唯一看到一個自動取款機還被貼上了在維修。

  慕文看著手里只有幾百塊錢的硬幣,握著開始在東京大學走了起來,想著自己這么晃悠也不是事,拿著照片開始詢問路人,路人看到慕文有熱心腸還會說兩句話,有些人就是直接躲了過去。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慕文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只不過四周的街道像是脫離了時間一般,路兩邊都是老式和屋,屋前種著梧桐和櫻樹幽靜中透著破敗。

  老式的路燈矗立在四周,照亮了整個街道,慕文看著前面被兩三個學生圍著的餐車,聞著空氣中的面香味不由得靠近了過去。

  遠遠地慕文就看到了一輛屋臺車上掛著的菜單,很實惠的價格,等慕文走過去的時候,幾個學生已經跟老板笑著打招呼離開了,看到慕文過來,屋臺車里面帶著廚師帽,圍著白圍裙的老師傅抬頭看了一眼慕文,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師傅,來一碗拉面。”慕文坐在屋臺車的棚下的木凳上說。

  聽到慕文的話,老師傅才回過神說道

  “不好意思,同學,要吃點什么?”

  “有什么特色的嗎?”慕文問道。

  “同學是第一次來我這里吧,我這里的特色是豚骨拉面,便宜實惠。”老師傅熱情的推薦著。

  “那就來一碗吧。”慕文說。

  這種屋臺車專為走街串巷販賣拉面而設計。窗戶撐開就是遮雨棚,棚下擺兩張木凳,客人坐在木凳上吃面,拉面師傅在車中操作。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湯鍋和食材在案板上擺得整整齊齊,客人坐下來之后,深藍色的布幌子恰好能把他們的上半身遮住,營造了一個私密的環境。

  老師傅一邊操作著,制作拉面,一邊和慕文拉家常。

  “同學是學什么專業的?”

  “我不是東大的學生,我是來旅游的順便找個人,家里人告訴我他在東大附近,但是沒給我具體的地址。”慕文說道,找一個人最好的地方就是吃飯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小攤位,這種地方人流量大,總能有一些驚喜。

  “哦?他是東大附近居住嗎?說不準我認識,我可是在這附近賣拉面賣了幾十年了,只要是附近常住的人,我多少有些印象。”老師傅熱情的說道。

  他將慕文當成了鄉下來東京,尋找親戚投奔尋找工作的年輕人了,對于這樣的人老師傅也是想著能幫就幫。

  “是嗎?我要找的人叫上杉越。”慕文說道。

  老師傅手中切蔥花的刀猛然止住,接著用不善的眼神看著慕文

  “你找他干什么?”

  這是遇到了仇人嗎?慕文想到,但是心里并沒有多在意,自己一個青年混血種總不能被一個老頭子打了吧,呵,不是他吹,就眼前這個老師傅,他一個能打幾十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