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從龍族開始當煉金術師 > 第三十六章,先之先,對之先,后之先
  “我已經將霓虹的劍術流派告訴你了,剩下的就是教你他們的劍術,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最后的那幾招嗎?”上杉越說道。

  “薅頭發?膝頂?掰手指?”慕文回憶的說道。

  上杉越直接給了慕文后腦勺一巴掌說道“我說的是這些嗎?我說的是頭槌,圍繞你打的時候。”

  “嗯,記得。”慕文摸了摸后腦勺說,對于最后那兩下慕文可謂是記憶深刻。

  “他們分別是柳生新陰流·無刀取·龍頭槌和鏡心明智流·婆娑羅舞,前者是日本劍道中少見的空手格斗術,在劍圣柳生石舟齋宗嚴的手中最終成型,它的奧義就是撞入對手的懷中.空手奪刀。

  后者名為舞其實是刀術中的步法。江戶時代的東京有三大劍術道場,鏡心明智流的士學館、北辰一刀流的玄武館,還有神道無念流的練兵館........”上杉越繼續解釋道。

  慕文認真的聽著,上杉越不僅是教他劍術,同時也在教他這些劍術的弱點在什么地方。

  “兩個月的時間你不能全部學會這些劍術,所有的劍術最初都離不開最基礎的九種基礎劍術,將基礎劍術融會貫通后,在學習一些殺招即可,剩下的劍術你可以自己琢磨練習,雖然劍術有流派,但劍招不外乎三種,先之先,后之先,對之先。

  分別是對手出手前,出手后和出手時,預判出對方的出手點并搶先一步斬殺對方或堵死對方的出手套路,讓對方時刻跟著你的節奏,站起來攻擊我。”上杉越說道。

  上杉越將一把古刀丟給慕文,自己也撿起來一把古刀。

  慕文將刀從刀鞘中拔出,明亮的刀身散發著寒光,魚鱗般的刀紋密布在刀身上,上杉越并沒有拔出刀,示意慕文進攻。

  慕文并沒有率先出擊,而是將刀重新插回刀鞘,兩人全部眼神銳利的看著對方,無形風壓自二人為中心向四周散發壓出,原本舒展筆直的草尖被壓下,虎狼一般狠厲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對方。

  平穩的呼吸從二人的鼻息間噴出,眨眼的瞬間,兩道冷厲的刀光如晴天霹靂一般閃過。

  清脆的碰撞聲響起,一把長刀壓在了另一把刀之上,慕文看著被壓住的刀,剛準備抽回刀又是一聲清脆的撞擊聲,慕文的刀被猛地震動一下,等他抽回刀的時候,上杉越手中的刀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

  “這邊是先之先,在敵人出手的瞬間,搶先打斷對方的進攻路線,并用最快的方式斬殺對方,劍術從來不是表演用的,而是殺人,最快的殺人方式便是劍術出現的原因,無論那種劍術最終的目的都是用最簡單、最省力、最快的方式殺死敵人,取勝。”上杉越說道。

  “兵法中,直接、有效的追擊敵人,讓敵人陷入混亂狀態是唯一能取得勝利的途徑,這是宮本武藏說的。”

  接著上杉越又用實際的行動給慕文講述了什么是對之先和后之先,同樣讓慕文明白了這三先的核心,在于預判和速度,但三先又超出了這二者。

  “這三者精通者無一例外都是身經百戰磨練出來的,不僅僅是在劍術上,無論在什么方面都可以用上,永遠快你的敵人一步,你便可以立于不敗之地。”上杉越收回刀說道。

  慕文點了點頭,眼中戰意十足的看著上杉越,上杉越淡淡一笑,擺出了前手的姿勢,一聲清脆的碰撞聲響起,兩人的身影在空曠的峽谷中不斷騰挪,刀刃的碰撞上不斷響起,沒有力道的比拼,只有劍術之精巧的對比。

  如虎狼撲面一樣的惡風在二人的中間炸開,并沖向四面八方,他們的手中是實打實的古刀,凌厲的刀光不斷閃現,兩人的身上的衣服多出了不少劃痕。

  上杉越一刀將慕文的古刀劈開說道“今天就到這里,睡覺之前好好想想我說的,明天開始你先練習基礎劍術,具體聯系到是什么時候我不管,每天晚上我都會跟你對打一次,直到你能夠將我手中的刀壓下。”

  慕文收起了刀,點了點頭。

  一夜無話,慕文在回憶著自己和上杉越對打中的招數和細節中睡過去。

  第二天一早慕文便開始聯系基礎劍術,唐竹、袈裟斬、逆袈裟、左橫切、右橫切、左切上、右切上、逆風、突刺,手中的古刀速度之快,讓人無法看清,刀刃劃破空氣的聲音不斷響起。

  上杉越滿意的看著訓練的慕文,走出了峽谷,再次重新回到故地,他的心中多了一些感慨,忘記的往事也一件件浮現在他的心頭,走在當初走過無數次的小路上,就像是今天被野草覆蓋的小路一般,他的心也被什么遮蓋住了,是懦弱是恐懼。

  走到山巔之上,上杉越俯瞰四周的遠山,原本顫動的心再次冷靜了下來,他教導慕文只是為了讓自己這個侄子變得更強,在面對自己當初面對的事情能夠果斷直接的斬斷一切阻礙,隨心所欲的按著自己的想法去做。

  而不是讓自己追憶當初的荒唐事,皇已經滅絕了,內三家的血脈到他為止便是最后一個,蛇岐八家的罪惡到了他這里便可以終止了,屬于皇的時代在他這末代影皇老死后便可以被埋入土里,最終很著他變成一杯黃土。

  山風吹散了天上的浮云,吹動了白色的上衣,但老人的目光越發堅毅了,俯瞰著遠山山路上如同長龍的黑色車隊吸引了上杉越的目光。

  那是對面那座山的山路,上杉越看著位于半山腰上隱藏在山林間的屋舍,眼中閃過了疑惑,他記得附近這些山除了武藏道場之外,本家并沒有其他的的建筑,或許是如今有人重新建造出了房屋吧。

  上杉越留下一聲輕笑便走下了山巔,他今天還有事情要做。

  黑色的車隊如同長龍一般在盤山公路上行駛著。

  五輛黑色的悍馬車,將一輛勞斯萊斯圍繞在中間,悍馬車內坐著面色嚴肅,眼神銳利的保鏢,每個保鏢的腰間都突出了一塊。

  勞斯萊斯的副駕駛座坐著一個穿著白色麻衣的老人,黑白摻雜的頭發,堅毅的臉龐,全身散發著自信的氣場,每時每刻都在說明老人領袖一般的地位,老人的手里握著一根拐杖,在其氣勢的襯托下,像是一個代表著權利的權杖,有著決斷生死的力量。

  “大家長,少主有消息來。”一旁開車的司機說道。

  “什么消息?”老人說道,

  “少主說,最近青岳會有些小動作,應該是和其他人聯系起來了,鑒于青岳會是本家A級會員,只是派人在暗中調查。”司機說道。

  青岳會是東京一個大型的幫派勢力,相較于那些老牌的極道組織,青岳會顯得十分年輕,成立時間不過三十年,但已經在東京以及周圍地區有著不下于那些老牌勢力的實例,也正是因為年輕的原因,這個幫派有著巨大的野心,時刻都在摩拳擦掌準備擴張自己的勢力。

  “稚生已經是少主了,這些事情他可以自己決定,不用什么都需要我的同意,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老人淡淡的說道。

  “是,我這就回少主。”司機說道。

  “真是難得休閑時光啊,今天一定要打出一把好刀。”老人大笑道。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