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世家 > 第5章 chapter05
    即便盛泱身邊有一個看上去很聰明的周唯一,兩個小朋友在地鐵換乘的時候,還是走散了。明明前一秒鐘,周唯一就走在盛泱的前面,下一秒鐘,盛泱就在一群大人中間再也找不到周唯一。

    小姑娘急中生智,立刻爬到了地鐵站里的椅子上,可是怎奈她人小,即便這樣也做不到一覽眾山小,于是,就這樣子,走著走著,剛剛還說好一起出來找媽媽的兩個孩子就這么分開了。

    當天下午,到了正常接孩子放學的時間。盛從肅難得有空,親自開車,卻沒想到到了幼兒園,老師跟他說:“盛先生?泱泱今天沒有來上學啊。”

    明明是他親眼看著小朋友進去的,盛從肅臉色一變。瞧瞧,今天還叮囑她不要調皮,他說的話都當耳旁風了。

    他連招呼都沒有打,直接轉身離開,上了車就一路疾馳,他心里只有一個想法:恐怕,盛泱這小姑娘已經去找宋如我了。

    因為要接孩子,他特意開了一輛沃爾沃,可是沒想到的是,在高架拐彎的地方,他一下子就撞到了旁邊。整個身子向前傾的同時,他終于清醒了過來。

    盛泱不過在拍賣行見過宋如我一面,她怎么可能知道她媽媽住在哪里?車子停在了一邊,盛從肅捏了捏眉,小朋友五歲,卻不知道闖了多少禍。

    他很快就致電給助理:“泱泱今天沒上學,你派人在城里找找,我現在沒有接到她。”

    他說的簡單,但是盛泉知道,這已經意味著家里的小小姐失蹤了。

    周唯一已經在城里的每一個地鐵站都下車找過了,每一個站臺里都沒有盛泱的身影。他手上的小熊手表提醒他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三十分,而盛泱真的不見了。

    周唯一一下子哭了起來,到沒有發出多大聲響,只是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流,他一個人孤孤單單坐在地鐵站里,小手一個勁兒地抹眼淚,抽抽噎噎地從書包里掏出手機打給他爸爸周恪初。

    “喂,爸爸。”

    “怎么了?一一?”

    “我……闖禍了……”

    等前因后果吞吞吐吐都說出來之后,周恪初都不忍心責怪兩個找媽媽的孩子,只是說:“不要動,我去接你。”

    在城中開著車的盛從肅接到周恪初的電話,兩個單親爸爸單刀直入簡明扼要就將事情理順。晚上六點鐘,布桑城地鐵站旁邊開始出現大規模搜查人物,到了晚上七點鐘,整整一個小時過去,沒有任何消息出現。

    晚上七點半,宋如我與出版編輯吃完飯,她沒有開車出來,餐廳離她的小公寓只有一站路的距離。她站在公交車站等車的時候,看見老遠的方向,一個背著書包的小身影垂著頭在往這邊走。

    盛從肅養女兒從來也沒有想過給她配一個手機,他覺得在他的保護之下,盛泱應該不會出什么事。百密終有一疏。

    宋如我的車已經來了,公交車的前門已經開了,乘客一個接著一個上車,宋如我不知道為什么,有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她不想就這樣子上車,總覺得會錯過一些東西。

    她再一次望了望遠處的那個小身影,心里有絲奇怪,直到司機提醒她:“上不上來?”

    “哦。”她終于上了車,在司機的催促下匆匆在公交車的最后面坐了下來。車子發出“得得得”啟動的聲音。

    宋如我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覺忽然變成了不安,她腦海中忽然閃現那天在拍賣行抓住她衣角的小姑娘。于是她回頭,驚鴻一瞥,卻那么巧合地重合在一起。

    宋如我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好像要蹦出來了,她跌跌撞撞地立刻從位置上起來,邊走邊喊:“停車!停車!”

    還沒有到下一個站臺,司機拒絕的聲音從前邊傳過來:“這里不能停車!”

    “不是!師傅!我小孩還在那里!麻煩你停一下!她會走丟的!會走丟的!”

    她神態緊張,是真的著急,人站在后車門的位置,幾乎就要沖出去。其他乘客見狀也紛紛搭腔:“師傅,小朋友還在那里,你就停一下車吧。”

    師傅終于停了下來,剛開了車門,宋如我說了一句謝謝就立刻沖了出去。她心底現在已經無比確信那個小身影就是盛泱。

    宋如我脫下了高跟鞋,一路狂奔,深秋夜晚的濕寒透過一步又一步的腳印傳到她的全身。她終于想起來,五年之前,盛泱還在她肚子里的時候,她也這樣子在濕寒的夜里狂奔。

    時間真是神奇,明明幾乎在埋葬在記憶深處的場景,在長夜漫漫之后忽然間再次重合。

    小姑娘背著小書包垂著頭,留著小 ,留著小男孩一樣的發型。宋如我一步又一步終于走到了她的身邊。公交站臺旁的光昏昏暗暗,小姑娘就那樣子坐在長凳上,兩眼一直盯著自己的雙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感覺是會心一擊,宋如我再一次真真切切地知道,眼前的這個孩子是五年之前在病房里抱出來的那一個。她后頸那邊一塊小小的心形胎記那樣子明顯。

    宋如我慢慢蹲了下來,她輕輕點了點小姑娘的手:“泱泱?”

    小姑娘終于抬起了頭,在看到宋如我的那一刻,她一下子就笑了起來。

    她不知道小朋友是怎么過來的,但是她一個人孤零零地明顯很累也很餓。

    城市那么大,小姑娘是怎么找到的她?

    盛泱笑了一會兒,終于輕聲輕氣地問:“媽媽,你是不是真的從外星回來了?以后不用再執行任務了?”

    盛泱一整天都沒有哭,可是宋如我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死死地捏住,一點都不放松地捏住,她喉嚨口堵著一口氣,她知道她再多說一句話,她將潰不成軍。

    盛泱沒有得到回答,小臉上有些失望,想了想又問道:“我餓了,你有吃的么?”

    宋如我輕輕牽起她的手,終于說道:“你愿意到我家里去嗎?我給你做吃的好不好?”

    盛泱立刻爽快地答應:“好啊。”

    此時此刻,盛從肅將車停在了宋如我的公寓下。五歲的盛泱第一次離家出走,盡管平常小姑娘再調皮,她也從來不會做令爸爸擔心的事情。

    可是自從宋如我回來之后,一切都不一樣了。明明跟從前一樣的生活,卻不知不覺發生了很多變化。她才回來多久?

    盛從肅的手機鈴聲在僻靜的車廂里響起來,盛泉的聲音傳出來:“七公子,小小姐找到了,在一個公交站臺,剛剛被宋小姐接走了。”

    “好。”

    “需要我們備車么?”

    “不用,我把泱泱帶回來。”

    掛了電話之后,盛從肅就看見宋如我一手拿著一雙鞋一手牽著盛泱,一大一小漸漸走進他的視線里。他絲毫沒有動,任憑宋如我一直將盛泱帶回了家。

    他一直等到宋如我家里的燈光亮起來,想了想,狹長的利眼微微瞇了瞇,然后手上發力,啟動了車子,立刻開了出去。

    盛泱坐在宋如我家里的沙發上,大眼睛眨來眨去,不停地打量著這間小公寓。

    宋如我帶著圍裙,在廚房里忙活,想了想透出一個頭來喊道:“泱泱,書柜里有童話書,書桌上還有一些餅干,你要是餓了可以先吃點。”

    盛泱聽話地起來去拿童話書津津有味地看起來,宋如我怕孩子餓慘了,很快就做完了一份湯。她從來沒有照顧過孩子,也不知道盛泱的喜好,只能按照道聽途說照看一般小孩來,在炒飯里放了火腿腸、胡蘿卜。

    盛泱聞到香味,立刻到了廚房門口,眼巴巴地扒拉在門口,一副流口水的樣子。

    飯和湯端上來,盛泱甜甜地道謝:“謝謝。”

    宋如我坐在她的旁邊:“你吃吧。”

    小朋友吃飯習慣很好,喝湯的時候一點聲音也沒有。只是她在吃炒飯里面的胡蘿卜事一直皺著眉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宋如我眼神一黯,小朋友以為她不開心,立刻解釋道:“我會把它們都吃掉的。我比老七厲害,老七他一點都不吃的,我能都吃完!”

    他們是父女,血緣的承襲,又一直是他在養她,他們當然很像。

    宋如我心里那樣子難受,她知道,即便生活再富足那又怎么樣,單親家庭的孩子總要敏感與自卑一些。

    盛泱一點一點地把所有的東西都吃完了,連碗里的湯都喝得干干凈凈。她擦干凈嘴,又看了一眼房子,嘿嘿笑了一聲。

    “是不是比你家的衛生間還要小?”

    “不是呀。”盛泱認真地回憶:“起碼衛生間加廚房。”她笑瞇瞇地說:“可是這里只有一間房間,那么我今晚是不是可以跟你一起睡覺?”

    宋如我看著她,一臉的期待,她摸了摸小孩子的頭:“好。”她笑了笑:“你先看會兒書,我去給你買睡衣。”

    盛泱目送著宋如我出門,在看到大人的身影快要看不見時,她忽然脆生生地喊了一聲:“路上小心,媽媽!”說完,立刻竄進了家里。

    宋如我的背影一僵,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