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世家 > 第12章 chapter12
    她渾身一寸一寸冷下去,明明剛才還照在她身上的光忽然間盡數隱去,宋如我的下巴被盛從肅緊緊地掐著,她被迫只能這樣子望著他。

    她的腦海里,一直回旋著盛七幾乎云淡風輕的語氣。

    “那我要不要告訴你,是我殺了紀凡?”

    白爪撓心,又像是千刀萬剮。疼得厲害,但是也恨得厲害。人命在他手上就那樣子不值錢?他竟然敢就那樣子云淡風輕地承認。

    那么紀凡呢?他年少出國留學,練得一手小提琴。畢業之前受著名樂團賞識,這一路走來千山萬水,就這樣子灰飛煙滅。他的人生在最為璀璨的時候,就這樣子像螞蟻一樣被人捏死。

    平凡人的生命對于盛從肅而言就是螻蟻,他高高在上的生命承認踩死一只螻蟻是那樣子平凡無奇。

    宋如我胃里翻江倒滾,簡直想吐。滿目通紅,紀凡在倫敦街頭流過的血仿佛在這一刻一遍又一遍襲上心頭。宋如我猛吸一口氣,她雙目死死地盯著盛從肅,一字一頓地說道:“放開我。”

    盛從肅只是笑笑,輕輕勾起來的唇角就像是風和日麗天氣里一朵平淡的白云。

    宋如我心中憤懣,他就是這樣子,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還能如常地就像是吃飯喝茶。

    對于紀凡是這樣,對于她宋如我也是這樣。恨意如潮,滾滾而來。而就在宋如我咬牙切齒的時候,盛從肅又笑了笑,明知故問地說:“你恨我?”

    他低沉的嗓音就像是魔鬼,他緩緩而道的話語就像是從地獄傳來的噩耗。

    盛從肅松開了宋如我的下巴,卻在宋如我下一秒站起來前狠狠地按住了她,他就這樣子撐在她的上方,雙手放在她的肩上,似有千斤重。

    “真是一本好書,宋如我。你這些年倒也做了一些事。想象瑰異,環環相扣,結局沖突。恭喜你,你往阿加莎的路上又近了一步。”

    宋如我不說話,倔強地瞪著盛從肅,一雙大眼睛里都是恨意。

    盛從肅眼神微微一黯,可是手下動作卻絲毫沒有放松,甚至更加緊緊地制住她。他顯然是看完了整本書,饒有興致地在跟她這個作者述說情節。

    女主角莉莉曾經的戀人路易車禍身亡,警察很快就將其鑒定為事故。然而只有莉莉知道,路易是被倫敦城內有名的富商之子埃斯頓謀殺致死。

    埃斯頓長相其丑無比,被富豪父親常年關在郊區的莊園內,從童年到成年從來沒有像正常小孩一樣上過學,他性格孤僻易怒,并且有心理疾病。

    莉莉偶然間因為暑期勤工儉學而來到莊園打理花房,認識埃斯頓,卻未曾想到從此被埃斯頓迷戀上。

    隨著莉莉暑期結束返校,埃斯頓強烈的占有欲越來越明顯。所有與莉莉接觸過的人從斗毆被誤傷到出車禍死亡,一一不得善終。

    到了結局,莉莉已經成為這個世上最最孤單的一個人,她所有的親人朋友都已經被埃斯頓害死。偌大世界,莉莉煢煢孑立。

    最后女主角莉莉提著一把刀,連刺埃斯頓十七刀,刀刀致命。同歸于盡,手刃仇人的莉莉生無可戀,最后自盡而亡。

    盛從肅慢慢說著這個故事,他甚至撿起地上的紙,一字一句地念道:“倫敦烏青色的天又開始下又冷又陰的雨,莉莉倒在街角,腹部插著一把刀,她的鮮血慢慢地慢慢地浸潤著每一寸土地,雨水夾雜著血水,像一條蜿蜒的細流,緩緩向外延伸而去,再無盡頭。”

    “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宋如我開始流眼淚,她一直盯著窗戶外那排排松柏,夕陽已經盡數沉下去,在盛從肅慢慢敘述甚至念著這個故事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沒有開燈的書房里,一切就好像只剩下盛從肅淡漠到殘忍的話語。

    “小我,你當初也在我心口插過一把刀呢。”

    宋如我死死地不發出一聲哭聲,嗓音反而凄厲:“是,我當初就應該多刺兩刀,殺了你,一了百了。”

    盛從肅放開了宋如我的肩,這個時候他已經確信宋如我沒有一點勇氣離開這間屋子。

    他就帶著確信的口氣再說:“你吊足我胃口,甚至還拿孩子當借口,現在如你所愿,我給你機會,讓你到我身邊來,替你的紀凡報仇。”

    宋如我抹干凈了臉上的淚,他已經看穿。她回來,去拍賣會一擲千金,去見盛泱,決絕狠 ,決絕狠戾地要拿回盛泱的撫養權,不過是因為她知道,盛七公子永遠對自己得不到的感興趣。

    她以為盛從肅會一直和她爭盛泱,甚至到最后會像很多言情小說里寫的那樣子把她也爭回去。宋如我要的就是這樣子的結果,她會待在盛七的身邊,然后拿到證據,一擊斃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然而,宋如我沒有想到的是,在她示弱讓他愧疚的時候,他真的就放手了盛泱的撫養權。盛從肅那樣子無法無天地寵孩子,居然會輕易放手。

    她覺得自己即將功虧一簣,于是連忙今天來找他談話,期望刺激這位七公子的好勝心。

    卻不曾想到,干壞事總歸要露出馬腳,她尚未出版連她自己只有電子稿的書本他居然會有紙質稿。

    他的觸角太廣,她已經十分隱秘,編輯都是國外直接介紹,之前所有的宣傳活動都從來不參與。在國內,可以說只有兩個人知道她是這本書的作者。

    然而,這里是布桑。是盛七根基雄厚的布桑,她總歸功虧一簣。

    宋如我終于站起了身,她站在盛從肅面前,眼睛直直地盯著他,盛從肅眼神微微閃了閃。

    “我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后搬到盛家來。”

    給她殊途同歸的機會么?宋如我搖了搖頭,她一字一句說道:“盛七,我早就說過,我會恨你一輩子。”

    屋內那么暗,所有的光盡數隱去,湖面上帶來的潮濕刺骨的風穿過窗戶直直吹在宋如我的臉上。她忽然間變得十分平靜,姣好精致的臉,就像是櫥窗里的模特,美得毫無靈魂。

    盛從肅看了她一眼,突然間轉過了頭。

    十□□歲人面桃花相映紅的宋如我去哪里了呢?她死在了時間的長河里,死在了世事的變遷里,更死在了盛從肅永無止境的殘忍手段里。

    到如今,她平靜冷漠世故,擦擦眼淚又是一條漢子。

    宋如我再沒有說一句話,她沉默地收拾起自己的包,手指碰到書桌上的離婚協議書的時候,微微一顫,便果斷地將那張紙給撕碎了。

    “撕拉撕拉”幾聲,她還是盛太太。她所做的戲全被看穿。

    宋如我一步一步走出這里,但是她知道,暗沉的書房雖被她拋在腦后,但是無邊的黑暗就在她眼前。

    到了樓下,盛泱聽見了她下樓的腳步聲,連忙跑了過來。小姑娘看她有些紅腫的眼睛,絞著手指軟軟糯糯地問道:“媽媽,你不高興么?”

    盛泱其實真的像她,一模一樣的眼睛、鼻子和嘴巴,母女倆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宋如我心里那股綿綿不絕的酸澀幾乎將她覆沒,她無法回答盛泱,只是摸了摸盛泱的腦袋。

    然后,走出了這里,留下了錯愕的小朋友轉臉問:“傅雨阿姨,我媽媽怎么了?她剛才是哭過了么?”

    傅雨如有所思地想了想:“如果你媽媽哭是為了讓你跟她在一起呢?你會怎么辦?還是要跟爸爸住在家里么?”

    盛泱低著小腦袋,思路倒是清晰:“爸爸特別寵我,我想要有什么就有什么,我們是有感情的。媽媽是媽媽,世上只有媽媽好,我一直很想她很想她,可是媽媽看上去卻不那么想我。”

    “你為什么這么想?”

    盛泱有些氣惱地說道:“昨天我等了她好久好久,她都沒有來接我,給她打電話她也沒有接。”

    昨天,是傅雨撞了宋如我的車,幸好的是兩個人都沒有事。傅雨拍了拍盛泱的頭:“你個小人精,也許你媽媽有事呢。”

    “爸爸!老七!”盛泱看見盛從肅下來,連忙奔過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餓了……”

    “那叫阿姨開飯吧。”

    “能不能留傅雨阿姨一起吃飯,她是我的好朋友。”

    盛從肅看了傅雨一眼,見她朝自己無奈地笑笑,而盛泱又一副十分期待的樣子。

    盛泱的話就是圣旨,盛從肅很快就說道:“你去跟阿姨將多加一雙筷子。”

    “哦也~”

    傅雨笑了笑,上前了幾步,與盛從肅的距離近了不少,她看著居高臨下的男人,嘆了一口氣,臉上有些難堪,她像是在扒自己的傷口。

    “七公子,李木白要和我離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