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世家 > 第30章 chapter30
    一天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盛從肅在書房里簽完一大堆文件之后,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公司的司機早就出發去接盛泱。他看了看時間,宋如我這會兒應該要醒過來了,便起身去臥室。

    沒想到,宋如我早就醒了過來,坐在沙發上拿著一疊資料在看。盛從肅心里面忽然間想起了些什么,下意識就走了過去一把將那些資料奪了過來,做完這些之后他又鄙夷自己,只能臉上慘笑:“下去吧。”

    宋如我揉了揉眼睛,回他一句:“是誰寫的?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盛從肅只是笑笑,給她拿了披肩,仔仔細細圍在她身上,然后準備抱她。

    那一疊資料被仍在一旁,吹風過,輕輕翻動了幾頁,只能一下看見頁腳上面小小的一行字:倫敦街角的謎底。

    見盛從肅并不想談這個問題,宋如我只把做罷,乖乖地將手圍在他的脖子上,隨他下樓。離得很近,她就窩在他的胸口,鼻翼之間是淡淡的清香氣息,這個味道忽然間她覺得有些熟悉,可是莫名地有些害怕。

    而她竟然不知道自己怕些什么。

    他一路穩穩當當將她抱在懷里,腳步沉穩,胸膛妥帖,下了樓,又給她安置座椅,力圖讓她舒舒服服。

    宋如我提出想要看書,盛從肅想了想便問她:“要看什么?”

    “隨便吧,等泱泱回來,無聊打發時間而已,雜志最好了。”

    盛從肅兜來兜去給她拿來了一本《小王子》,但是宋如我一翻開居然是英文法語雙版的。

    磕磕巴巴,很多英文單詞都不認識,更不用說是法文。她有些奇怪,盛七為什么要給她這樣一本書,他素來是妥帖無比的人,怎么會犯這樣子的錯誤。

    宋如我坐在那里,一頁都沒有翻過去,想了一會兒還是說:“盛七?能不能給我換一本書。”

    盛從肅臉色一僵,從她手里接過被她揉得有些發皺的書,就聽到宋如我低低的似乎不知所措的聲音:“我看不懂……”

    他定在當場,宋如我怎么可能看不懂,她在國外生活學習了那么多年。盛從肅心里面有些難受,而宋如我看到他這樣子覺得是自己給他找麻煩,又說道:“嗯,盛七,要不你給我念吧?好不好?”

    她帶著些撒嬌的語氣,盛從肅有一瞬間的怔忪,宋如我又扯了扯他的衣角,一手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笑得眉眼彎彎:“坐這里讀給我聽,好不好?”

    夜那么安靜,所有的幫傭都在廚房里,客廳里那么安靜,中央空調的風暖暖地吹過來,盛從肅低下頭來,宋如我便對著他笑。

    人面桃花相映紅,他忽然間又想起那句話。

    盛從肅終于坐下來,翻開第一頁。

    《小王子》,多么簡單的故事,書不過就薄薄的一本。盛從肅其實不適合讀書,他語調低沉,平常說話就是波瀾不驚,他平平緩緩地讀一遍英文,然后翻譯成中文。

    宋如我一直笑著看著他,盛從肅慢慢念著,直到他讀到這句話。

    But I was too young to know how to love her。

    宋如我聽到盛從肅的語氣一頓,然后他慢而緩,聲音就像是沉重喑啞的大提琴聲。

    我太年輕,不知道該怎么愛她。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推開,冬日的寒風悄悄溜進來,盛泱蹦蹦跳跳地跑進來。“媽媽!爸爸!我回來啦!”她高興地喊著,很快就擠到了沙發上,“吧唧”一口,帶著些許冷氣就親了盛從肅一口。

    她還想親宋如我,被盛從肅無情地推開,小姑娘撅著嘴聽她爸爸囑咐道:“冷冰冰,不要貼在你媽媽身上。”

    “哼!”盛泱不滿意,在客廳里轉了一會兒,脫下自己的外套、手套、帽子、圍巾,露出紅撲撲的小臉蛋,然后她哈著氣等自己暖過來了,才問道:“現在可以了么?”

    宋如我被這孩子逗笑,一雙大眼跟盛泱一樣彎起來就像是個月牙兒,她拍拍小朋友的頭主動親了小朋友一口。

    一家人開開心心地吃飯,一道菜一道菜端上來,小姑娘因為爸爸媽媽都在吃得很開心,吃完飯也乖乖地跟老阿姨去洗澡。

    一切都似乎歲月安穩,美好嫻靜。就連跟了很多年的老管家都在暗地里感嘆:“這么多年了,難得啊。”

    相比那時候的雞飛狗跳,現在的日子多難得,就像是偷來的。

    宋如我雙腿骨折,傷筋動骨一百天 一百天,沾不得水。到了洗漱的時間,盛從肅將她抱進浴室里,他將一切洗漱用品準備好之后就打算關門出去,卻沒想到宋如我對他說:“你今天能不能幫幫我?”

    往常都是宋如我自己弄,她雖然腿不行,但依然能解決洗漱問題。這會兒她提出來讓盛從肅幫忙,幾乎話音落下來的那一刻,盛從肅心里面便發抖。

    她今天格外纖弱,對他撒嬌對他笑,難得地不得了。盛從肅怎么不知道原因。

    她怕自己死在手術臺上,然后再沒有機會。她以為自己很愛很愛這個家,包括很愛他。

    悉悉索索的聲音從背后傳過來,宋如我在脫衣服,她速度挺快的,家居服一下子就脫了下來,她幾乎沒有猶豫,盛從肅轉過了頭就看見她在脫內衣。

    肌膚如瓷,她垂著頭,烏黑的頭發輕輕地掃過肩膀,她感覺有些癢,一手撩開,很快就脫得一點都不剩。宋如我的目光十分坦然和平靜,她甚至還笑了笑:“你傻站著干嘛?”

    盛從肅想,如果可以,他希望以后她還繼續恨他。那就意味著,她成功走下手術臺,并且記得如今的事情,繼續恨他。

    盛從肅走了過去,宋如我拉了他一把,遞給他洗漱用品,說道:“好冷。”

    他開了空調,看見宋如我皮膚上冒起小疙瘩,她抬著頭:“盛七,快一點。”

    盛從肅脫掉了外衣,一把將她抱起來。她乖乖地靠在他身上,就像是待在最為可靠的歸宿里,那么安心。

    那么近那么近,彼此的呼吸都糾纏在一起,心跳聲幾乎同步,她軟綿綿地搭在他身上,半天在他耳邊微微說一句:“你在發抖。”

    就像是抓到他一樣,宋如我帶著笑意。盛從肅低低“嗯”了一聲承認,開始給她穿衣服。絲綢睡衣,他叫她伸手,一向很乖的宋如我突然間抱住了他,然后親了上來。

    她的嘴唇還是那么柔軟,還帶著甜。她輕輕地吻著他,就像是蜻蜓點水,在湖面上微微一觸,然后飛開。

    宋如我不得章法地親了一會兒,終于喘著氣停了下來,她有些懊惱,皺著眉盯著盛從肅:“你不喜歡我親你么?”

    她是否知道,這么多年,她從未親過他?盛從肅臉色很暗,只是站在那里,垂著頭看著宋如我,一言不發。

    宋如我從他手里拿過了衣服,自己穿好,她忽然間有些生氣,對著盛從肅皺了皺眉:“那就算了吧。”

    輪椅沒有拿進來,她又無法走,頓時有些氣餒難堪,臉色發紅,一言不發。

    恨也罷,愛也罷,真的也好,假的也好。盛從肅彎下腰,捧起宋如我的頭就是一個深吻。

    那是夢寐以求,時隔六年之后的吻。他一開始還很輕,最后卻有點兇狠,甚至帶著絕望。

    他一路將她帶出來,宋如我暈暈乎乎被他抱在懷里,被他吻得七葷八素。盛從肅將她放倒在床上,然后終于停了下來。

    眉目如畫,就像是刻在了心里一樣,盛從肅看著宋如我,輕輕摸了摸她的臉。

    “盛七,我問你,你愛我嗎?”

    似乎這種時刻就應該問這樣子的問題。宋如我笑著看他,其實她心里知道答案。

    盛從肅就那樣子盯著她,就像是要把她刻下心里一樣。過來好一會兒,他終于回答道:“愛的,很愛很愛。”

    可是他卻不敢問宋如我,那么你愛我嗎?

    他知道答案,所以不自欺欺人,不作孽。

    宋如我又笑得眼睛瞇起來,仰起頭主動親了親盛從肅的下巴。盛從肅渾身一震,她溫暖的身體抱住他,她在他耳邊忽然間緩緩說道:“盛七,以后,我說以后,你不要忘記我,好不好?”

    “好。”

    她又親了親他,盛從肅摸了摸她的頭,他回吻她,他在她耳邊也說道:“我怎么可能忘記你。”

    如果能忘記該有多好?為什么是他,偏偏什么都忘不了。

    她忘了很多,居然愿意主動親他,而他什么都忘不了,卻再也不敢進行下一步。

    盛從肅想起來,很多年前,漆黑的酒店夜里,宋如我啜泣的聲音,她問他:“為什么?為什么?”

    什么都記住的人太痛苦,盛從肅最后親了親宋如我,然后將她抱在了懷里說道:“睡覺吧。”

    作者有話要說:有些人的路,幾乎萬水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