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世家 > 第38章 小劇場聚集地
    小劇場聚集

    虐得太久了,溫馨一下子

    小劇場一:你知道我喜歡吃什么?

    這個年頭,盛從肅已經兒女雙全,并且盛泱長成了大姑娘,而小兒子盛宣也已經到了上小學的年紀。某一天早晨,盛從肅照例起來給其他三人做早餐。

    溫暖的陽光灑進來,盛從肅穿著居家服,刀刻似的下巴上是剛長出來有些扎人的胡須。他悠閑淡定地將荷包蛋一個個煎好放在盤上,誘人的食物香氣彌漫在廚房間,不一會兒他就看到宋如我帶著兩個小朋友下來吃飯。

    盛從肅多機靈的人,三下五除二就將早餐端了上來,一家四口照例坐在廚房間的小飯桌上吃飯。盛宣今天要上一年級,盛從肅獎勵他一輛自行車,鼓勵他自己騎車出別墅區。

    宋如我先將小朋友安排好,然后端過自己的早餐,一看,是她平素里經常吃的素餛飩,一個個都已經炸得金黃松脆,真是入口就是幸福。

    盛泱眼巴巴地望了望她媽媽,說道:“你這個好吃么?”

    盛從肅咳了一聲:“你昨天數學卷子到底得了多少分?”

    盛泱一下子就不說話了,乖乖低頭喝著牛奶。

    “小朋友不要吃油炸食品。”宋如我看著盛泱蔫蔫的樣子,有些心軟,想了想還是說道:“拿給你吃半個。”

    “真的?!”

    可是沒想到宋如我剛把咬下來的半個餛飩放在盛泱的盤子里,就被她爸爸搶走了。

    “你又不喜歡吃這個。”盛從肅理所當然,眼皮都沒有抬。

    “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吃什么?!”

    “我當然知道。吃完飯,我再給你一張數學卷子做做。”

    盛泱幾乎嘔血。

    小劇場二:有關于吵架

    上小學的盛泱難得和周唯一分在了同班,還是前后桌。小姑娘坐在周唯一的背后,每次不老實想找人說話的時候,就用鉛筆戳周唯一的背。

    盛泱跟他是有多大仇?周唯一放學后氣呼呼地就往外走,盛泱還在后面嘰嘰喳喳地問他:“一一,你怎么啦?干嘛這么生氣呀?是誰欺負你了么?”

    周唯一“嗖”一下轉過頭,呵呵笑了一聲:“欺負你個大頭鬼!”然后頭也不回鉆上家里司機的車就走了。

    小姑娘后知后覺,一直到了家晚上給周唯一打電話被人氣呼呼掛斷之后才知道,啊,一一生自己的氣。

    盛泱過去問盛從肅,說了半天還抱怨:“老七,你說一一幼不幼稚,喜歡無緣無故生氣,我又沒有惹他。”

    盛從肅想了半天,然后說道:“嗯。”

    小姑娘看了一眼自己老爸,真是什么用都沒有,一點都不會分析……她皺了皺眉頭:“難道我真的得罪他了?”

    盛從肅還想說些什么,哪里知道盛泱 道盛泱擺擺手就走,大概是嫌棄他實在幫不上忙。于是她又去找自己媽媽宋如我,可是沒想到的是宋如我正在寫研究報告呢,直接撥了電話給周家說“一一么?我是宋阿姨。”

    周唯一勉為其難接電話,盛泱一把奪過手機對著電話就喊:“周唯一,我們還是好朋友么?”

    “周唯一,我明天給你帶巧克力,我給你買了鋼鐵俠的水壺,明天送給你好不好?”盛泱喊了半天然后又說:“是我惹你生氣了么?”

    周唯一真是長嘆一聲,算了吧。然后他說道:“明天記得帶鋼鐵俠的水壺!”

    “啊?哦!我知道了!”

    然后六年,整整六年,盛泱叫周唯一的方式從鉛筆一直到鋼筆,最后才好心好意地換成自己的手指頭。小學畢業的周唯一僅有的一個愿望,就是以后他坐在盛泱的后面。

    小劇場三:遇見你

    光陰似箭,不舍晝夜。盛泱已經長成了大姑娘,數學一直學不好的她也終于大學畢業了。畢業當晚周唯一打電話給她叫她出來吃飯,說是給蔣小小辦歡送會。

    十六歲的學神蔣小小即將去國外念書深造,小小年紀就秒殺一幫人的智商常常使得盛泱認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真是浪費糧食。

    她心底里也不想見這個小神童,難道這就是學渣的憂傷?可是怎么辦,蔣小小幾乎是周唯一看著長大的妹妹,人家特意打電話來讓她參加,她還不去?

    盛家公主于是牽著自己同樣十六歲的弟弟出發。盛宣十六歲就已經發育地很好,高瘦并且挺拔,少年腰桿筆直,目光高高在上,狹長利眼跟他爸爸如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俊秀少年跟在姐姐后面,真是回頭率爆表。

    周唯一給蔣小小辦的聚會地點是舅舅霍瑜的地盤,城中寸土寸金的娛樂盛地,單單辟了一大間包房給他們。可是說是說歡送蔣小小,但是人家主角參加進來居然帶了一個超極本在那邊做數學模型。

    盛泱向來喜歡熱鬧,她進來之后就是一首冠軍熱單,頓時嗨爆全場,周唯一看她也不知道累,就順手給她遞了一瓶潤喉的水。

    大家都玩得很高興,都是認識的人,尤其是周唯一,高中時期就被弄進公司開始無償勞動,真是難得有這樣的機會。

    一直玩到蔣小小伸了伸懶腰,做完所有電腦上的題目。她環顧了一下四周,忽然看見一個男孩子正在盯著她。

    周圍人都睡得東倒西歪或者醉得東倒西歪了,只有他看上去精神奕奕,一雙狹長利眼閃著精光。

    蔣小小聽到一聲十分明顯的笑聲,像是調笑又像是諷刺。

    不一會兒之后,男孩子終于說話,寂靜的夜里,他語調上揚,總有一些睥睨一切的姿態。

    “我從你臉上看出了一句話。”他又笑了笑:“你臉上再說,看這些愚蠢的人類。”

    蔣小小愣了片刻,冷冷問道:“你是誰?”

    “我么?我是盛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