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世家 > 第41章 chapter41&42
    看著這樣的宋如我,傅雨心里面忽然有一種感覺。她就這樣支著頭看她,一副盡管你說的樣子,這副面孔的背后竟然使人感到無比的諷刺。

    傅雨突然站起來,臉色有些僵:“言盡于此,宋小姐再見。”

    宋如我依舊笑瞇瞇的:“好啊,再見。”

    盛泱看見傅雨要走,在一旁玩得不亦樂乎的她還特地打招呼:“再見呀,傅雨阿姨,以后有空來玩!”

    傅雨點了點頭就走了,腳步很快,高跟鞋走在街心公園里背影并不是那么好看,甚至讓人感覺幾乎是……落荒而逃。

    盛泱舔著棒棒糖,津津有味地吃著,她立刻湊到宋如我身邊,好奇地問:“媽媽,傅雨阿姨跟你說什么呢?”

    宋如我低下頭,面容依舊帶著笑意:“她跟我說她喜歡你爸爸。”

    即便年齡在小,也知道喜歡這個詞不能隨便亂用,而在她的意識里,喜歡是存在于爸爸媽媽之間的詞匯,怎么能有第三人用呢?

    盛泱從小就是愛憎分明的人,這會兒傅雨阿姨在她心里的地位忽然間有些動搖。

    宋如我看見她小臉皺巴巴的樣子,又是拍了拍她的頭,還逗她:“年紀倒小,想法很多。”

    “我討厭傅雨阿姨了。”小姑娘有些認真地說道:“媽媽你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是不是真的在外星球?媽媽你以后一直要跟我在一起,好么?”

    盛泱是什么樣子的小孩子呢?因為父親的滔天寵愛,長成一副不知人間疾苦的模樣,天真單純甚至有些霸道囂張。小姑娘只知道笑,從來不會示弱。可是現在呢,她這么可憐巴巴,就像是一只可憐的小獸急于求得母親的愛。

    宋如我對于這個孩子,再理智的心總會感到疼痛。她心底里最柔軟的部位微微刺痛,每一分疼痛都在提醒她對于這個孩子的愧疚之感。

    “好的,泱泱,我們永遠在一起。”

    “爸爸也和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么?”盛泱想了想:“媽媽你以前說過不要爸爸了,可是小朋友怎么可以不要爸爸呢。”

    宋如我沒有說話,目光微微沉下來,嘴角只是掛著笑。

    而原本說好明日再來拜訪的傅雨,今日忽然出現在了香江別墅。老管家對于她已經臉熟,自然就放她進來。這時候盛從肅剛剛用完中飯,正在客廳里的書架旁看書休息。

    他在讀阿加莎極其著名的《東方快車謀殺案》,見到她進來有些戀戀不舍地合上了書本,抬起眼問她:“什么事情?”

    傅雨面對他,一路走來的有些話在肚子里翻來倒去,她深吸一口氣:“我有話跟你說。”

    盛從肅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不耐煩。

    他向來對人就是這樣子,沒興趣的連多給一分鐘都覺得麻煩,可是好教養又促使他給人以薄面,不能拂袖就走。傅雨當下有些難堪,她看著對面男人一雙狹長利眼微微瞇著,就像是一只慵懶的獵豹,她心底里的心思便瘋長一片。

    傅雨自小知道,與一個有錢有勢的好男人在一起是多么重要。而像盛從肅這樣子的人,對于她而言,真是擁有致命的吸引力。

    于是傅雨站在他跟前,一字一句的,似乎是老朋友之間的拳拳心意,她語調輕柔,又像是嘆息:“盛七,自作孽不可活啊。”

    盛從肅聽了這話,終于正眼瞧她,像是在等待她說下一句話。

    傅雨在他這樣子的注視下,橫下心索性就說道:“我知道你們的事情了。”

    “我們的事情……”盛從肅嗤笑一聲,嘴里喃喃著:“我們的事情?”

    初春時節午后的陽光打在落地窗戶之上,慢慢折射在盛從肅的臉上。他就這樣子坐在那里,手里面握著一本書,唇角輕輕勾了勾,像是自嘲又像是嘲笑。

    “你知道什么。”他終于站了起來,面朝著一片光景,依山傍水的別墅,落地窗前一大塊空地,在遠處一點便是一大片的人工湖。

    他看得出神,傅雨卻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宋如我那么恨你,你還有好結局么?”傅雨甚至苦口婆心地勸道:“她從來愛的都是李木白,甚至連一個冒牌貨她都愛。你這樣子有什么意義呢?”

    “我聽說她甚至還想殺了你。盛七,都說父母血緣不可斷,可是宋如我能連盛泱都不要,你還在期待什么呢?”

    盛從肅的背影一動都沒有動,他的目光依舊停留在前面的大片湖泊上。

    于是傅雨決定下一劑猛藥:“你以為她什么都忘了?我看她明明什么都記得!”

    “她現在待在你身邊不過就是想報仇,你確定讓泱泱擁有這樣一個母親么?一個時時刻刻想拆散家庭的母親?”

    一聲低沉的笑聲終于傳了出來,這笑聲里帶著自嘲可更多的是傅雨也不明白的情緒。就像是看穿了你,當你只是一個小丑而已。

    傅雨渾身一凜,就聽到盛從肅好似輕描淡寫的問她:“你是怎么知道這些事情的?”

    他語氣雖輕,口吻也還算溫和,但是在他面前工作了足足五年的傅雨知道,這個時候的盛從肅不能惹。傅雨終于看到他轉過了身來,他那雙曾經使得自己十分著迷的狹長丹鳳眼緊緊地盯著她。他嘴角甚至帶著笑,只不過眼神卻是徹骨的冰寒。

    “說吧,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一字一句,姿態高高在上,卻是咄咄逼人的語氣。

    傅雨無比知道,這一刻,她只能說真話,如果說一句假話,她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盛七……”傅雨忽然眼眶通紅,淚水唰一下就下來了。她語氣哽咽無比:“盛七,你應該知道我愛你。”

    她哭紅的雙眼,他不為所動,只是依舊冷冷地看著她,就像是在看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我現在已經跟李木白離婚,總算知道不能委屈自己,我想給自己一個機會,所以我才調查了宋如我。她不愛你,可是我愛你,我也愛盛泱。盛七,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愛你。”

    “你愛我?”盛從肅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一樣,兀自扯了扯嘴角,然后沉下了聲音,一字一句說道:“我不希望再看見你。”

    傅雨不敢置信,往后退了一步,眼淚還在臉上,她搖著頭:“盛七,五年了,我不相信。”

    盛從肅似乎十分厭煩,冷下來的臉上眉頭皺起來:“你以后也不用去拍賣行了。傅雨,你應該知道我最討厭算計我的人。”

    “走吧。”盛從肅哼了一聲:“我從來不會把話說第二遍。”

    老管家聽到動靜,不由得出面勸說:“傅小姐,您先走吧。小七這幾天心情十分不好,不要再惹他了。”

    傅雨心中一計較,終于出了門,走在別墅區的小路上,立刻擦干了眼淚。

    盛泱和宋如我一直玩到下午四點多鐘才回來,母女倆手牽著手。盛泱看到老管家還甜甜地叫了一聲:“陳爺爺~”

    老管家看了他們母女一眼,欲言又止想了又想,只能問道:“太太今天想吃什么?”

    宋如我依舊說隨便,老管家憋在當場,看了眼盛泱:“那你呢?”

    “我咩,我想吃我媽媽燒的菜。”

    宋如我一聽,立刻笑了,于是她就答應了:“好啊,今天我來做。”

    盛泱歡快地就跑進客廳找到他爸爸,很快就匯報這個好消息,她嘰嘰喳喳繞在盛從肅的旁邊:“老七!老七!今天媽媽做飯哦!”

    盛從肅沒有像往常一樣陪小姑娘玩耍,他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后說:“我上去處理公事,吃飯時你來叫我。”

    “啊?”小姑娘摸不著頭腦,后知后覺才發現今天爸爸好像有些不開心:“哦。”

    一直到了晚上六點鐘,宋如我在家庭廚師的幫忙下終于做完了四菜一湯,一家三口倒是夠了。盛泱觀察了一下,賣相不錯,配色也很好看,讓人很有胃口。

    于是她蹦蹦跳跳就上樓叫人:“爸爸!爸爸!快下來吃飯啦!”

    盛從肅站在二樓樓梯口,客廳里璀璨的燈光照得滿室亮如白晝。他垂著頭,就能看見宋如我在端飯倒飲料。她低著頭仔仔細細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夢。

    “老七!”盛泱戳了戳發呆的他:“你干嘛呢,快點下去呀,媽媽做的菜看上去可好吃呢!”

    盛從肅終于拉起小姑娘的手,帶著她下樓。

    桌上的飯菜冒著令人食指大動的香氣,宋如我連筷子都自己擺好,看到父女倆來了,朝他們笑笑:“快坐呀。”

    盛從肅就在她面前站了幾秒鐘,然后終于坐了下來。總有那么些那么些時候,總覺得一秒鐘都是奢侈。

    ******************

    吃完飯后,已經是晚上八點鐘,別墅區里安靜地連風聲都能聽見。盛泱提出要出去散步消食,需要爸爸媽媽一同前行。

    如果擱在往常,盛從肅一定會先征求宋如我的意見,要是她覺得累或者不愿意,決計是不會強求的。這是這一次,盛從肅只是側了側頭,就隨手拿了件風衣,一副等著宋如我一起出門的樣子。

    宋如我怔了怔,倒是從善如流地就跟著出門的。

    夜風還帶著涼意,盛泱的大眼睛被裹在長長的圍巾里面,她走在父母的中間,一只小手拉一個人,覺得真是快樂到能飛上天去。

    別墅區里照舊是安靜得不得了,只剩下風吹向樹葉的“沙沙”聲,宋如我走得慢,對于盛泱而言是正好的速度,可是對于盛從肅這樣的大長腿而言,簡直就像是挪動一樣。

    可是盛從肅一句話都沒有,就這么安靜地走在一邊。路燈昏黃的光一點一點打在他刀刻一般的側臉之上,他眉目清俊,側臉平淡,姿態從容,是時光歲月以及家世出身所打磨出來的最好的藝術品。

    就像他那些拍賣行里動輒無法估價的寶貝一樣,盛七本身就是一件高貴的藝術品。

    走了一會兒,盛泱開始發懶:“老七,我要抱。”

    盛從肅這種人,女兒說什么就是什么,盛泱說要抱,他立刻蹲下來就將小姑娘抱在了懷里。溫暖寬厚的胸膛,盛泱軟趴趴地靠在上面,小臉龐卻對著宋如我笑。

    宋如我落在兩人背后,利落剪裁的風衣將他的寬肩窄腰襯地風流倜儻。而他的肩上還有個玉雪可愛的女兒,任誰看了,都覺得是一副多幸福的畫面。

    宋如我低下頭,微微扯了扯嘴角。而就在這不經意間,盛從肅忽然間就停下了腳步,“嘭”一聲輕輕的撞擊,宋如我一下子就撞到了盛從肅的背上。

    已然有些熟悉的氣息,宋如我心里發著酸又帶著恨,這一股股情緒慢慢席卷而來,就像是漲潮時海水滾滾而來,一點一點將她淹沒覆蓋。她幾乎有些透不過氣。

    “還好吧?”盛從肅終于開口問她。

    “嗯。”宋如我點了點頭,然后她就看到盛從肅轉過了身,然后向自己伸出了手,意思是要拉她一起走。

    他們之間的距離幾乎沒有,兩具身體貼得那么近。他伸出來的手就在她的手邊,那雙手修長有力,骨節分明。

    “走吧。”她仍舊在發呆,卻已經被盛從肅拉過了手,轉身就拉著一起走了。

    夜風繼續吹過,盛泱“咯咯咯”的笑聲清脆。宋如我一把就被他拉到了自己身邊,吹風吹起來的發絲輕輕掃在她的臉上,宋如我一抬頭就看到盛從肅一雙狹長丹鳳眼里如同今日繁星一樣的光。

    她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不曾想過要知道他想些什么。

    路途還很長,一路上只有他們。盛泱笑了幾聲之后揉了揉眼睛,甕聲甕氣地說:“媽媽,我困了。”

    今天她已經玩得很瘋,當然會累得很快。宋如我就看見小姑娘安心無比地躺在她爸爸懷里睡著了。

    總覺得這樣子就是歲月流長,就像是很多很多時候會想過的一樣。他抱著盛泱,而宋如我就走在他的身邊。盛從肅不由得將手收緊了一些,這么多年了,他竟然發現自己從來沒有牽過她的手。

    他們從沒像往常情侶一樣談過戀愛,人生步驟跳了好幾步,然后到現在再談戀愛已經為時晚矣。

    盛泱睡著后,他們誰也沒有說話。宋如我乖乖地被盛從肅牽著,一直在別墅區里轉了一圈,然后一同回家。

    進了屋子之后,盛從肅就松開了緊緊握著的手,他先上樓將盛泱安置好,然后脫下風衣外套,接過老管家遞上來的熱茶,端著茶就又站在碩大的落地窗前,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他以背脊面對宋如我,宋如我立刻上樓洗漱,也不再跟他搭話。

    宋如我回到臥室,打開了自己的電子郵箱,有一封郵件已經躺在她郵箱里很久,她看了一遍之后,就將其隱藏,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她又翻了出來。

    lily。我恍惚覺得自己即將要離開你,我希望死后尸骨能葬在布桑,其余財務都留給你,希望你過得好。不用再追查,從認識你起便一直被人跟蹤,我以為這是代價。你忘記過去吧,好好生活。

    落款,紀凡。

    這是宋如我跌落山坡前一晚上,那時候在國外的紀凡室友拍了照片發給她的。他終于畢業,收拾物件,發現了紀凡留在他屋中的這份遺書。看筆跡,是紀凡所寫。

    而傅雨跟她說,開車撞死紀凡的是盛從肅的員工。暫且不表傅雨說話的真實度,就拿盛從肅而言。宋如我覺得他完完全全像是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更何況,她那一晚上,在鄉下時,問過他最后一遍是否與紀凡的死有關。

    他沉默了。

    她在下定決心之時,在得到答案之后,被人一下推下山崖。滿清情緒在制高點之時忽然被一手掐斷,然后她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真的認為盛從肅是護她愛她的丈夫。

    宋如我關掉了電腦,走出去,打開了書房門。盛從肅自從她病后就一直在家里辦公,她沒有機會,所以每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她才能行動。

    她已然摸清楚他最重要的文件放在哪里。書柜后面的保險箱,只可惜她試過好幾次的密碼都不對。

    宋如我站在這里,有些憤恨。四位數字,不是任何人的生日。除了這些,宋如我再也想不出來其他。

    這些時日,盛從肅愈發沉默。而今天,傅雨都來試探她。那么盛從肅,比傅雨不知聰明多少倍的盛從肅,也應該發現,她已經想起一切了。

    想起那些一一挨過來的歲月,想起流過的鮮血與淚水。

    從平翹舌不分到中英文同罵,她走過多少路。

    今天的夜色是那樣子好,漫天的繁星,璀璨無比。流水和夜風的聲音在寂靜的夜里輕輕傳來,一切都寧靜地好像什么都未發生。江蘇路的豪宅別墅,這一座純金牢籠,她這一只籠中之鳥如何飛出去?

    宋如我忽然想起了些什么,她手上開始微微地顫抖,然后旋轉保險柜鑰匙,一個數字一個數字:0721.

    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夏天,李木白帶著矜貴少年來到鄉下的那一天。“咔噠”一聲,是鑰匙打開的聲音。

    宋如我的心狂跳,答案幾乎就在眼前,她顫抖著雙手伸向了里面唯一一個檔案袋子。

    她迫不及待地翻開來,里面只有一張紙和一張照片,等她看完之后。宋如我整個人就僵在那里。

    “你在干嘛?!”明顯是震怒的聲音。

    這是盛從肅頭一次在這個宅子里用這種口氣說話,冰冷刺骨的,陰郁惱怒的。他很快就走到了宋如我的面前,毫不留情地就奪走了宋如我手里的文件袋。

    被人當場逮住的宋如我卻依舊不敢置信,她嘴里似乎是苦笑似地哼了幾聲。她忽然間就哭起來,撕心裂肺一樣,頭一次這樣失去理智和偽裝。

    “你什么都記起來了。”不是疑問,是肯定,甚至是篤定。

    宋如我蹲在旁邊,手捂著自己的臉,她哭得肩膀一聳一聳的。

    “你走。”盛從肅異常冷酷,甚至蠻橫地拉起地上的宋如我,一副要將她扔出去的姿態。

    宋如我終于找回了理智,她冰冷的雙手死死地掐著盛從肅的胳膊。她說:“盛從肅,我恨你!我恨你!”

    盛從肅似乎身形一僵,可是很快地他就又十分蠻橫地說:“走。”

    宋如我忽然發了狠,一把搶過盛從肅手里的檔案袋。她打了開來,拿著一張紙就狠狠打向盛從肅的臉。

    紙張夾雜著響亮的耳光聲,盛從肅臉頰一瞥,他眼睜睜地看著那張紙落在了地上。

    燈光那么亮,照得人無所遁形,也照得這張泛黃的紙張可笑而可恥。

    那是一副素描,白紙之上,是宋如我的睡顏。安靜的十八歲的睡顏。

    宋如我又拿出了里面的照片,仍然一巴掌就甩向了盛從肅。盛從肅又足足吃了一個耳光。

    照片是宋如我在鄉下房子里睡著的模樣,夏天衣衫單薄,更不必說睡衣。年輕的肌膚裸/露在外,腰側是引人無限遐想的角度。

    “無恥!”宋如我眼淚已經完全流光,只剩下通紅的雙眼:“盛泱為什么要有你這樣子的父親?!”

    盛從肅被打了兩個巴掌,看著眼前憤怒的女人,他竟然垂著頭笑了笑:“宋如我,你哭什么呢?”

    他呵呵笑了一下,繼而抬起頭,目光如炬,直直地盯著她:“你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