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世家 > 第60章 chapter61
    宋如我遵守諾言,在布桑一直待到了盛泱小朋友的生日。盛泱一向視喜歡熱鬧的小孩子,在幼兒園里人緣又好得不得了。她說起生日,便有很多交好的小伙伴提出要給她慶生。

    從生日的前幾天開始,她就每天收到禮物,有時候宋如我去學校里面接她,都能看到她笑得一臉燦爛和伙伴們道別。小孩子喜歡別人總是那么明顯和理所當然,她們擁抱互相親親臉頰道別,感情真是好得不得了。

    可是,這么快樂的盛泱,她也有煩惱。這么多小伙伴都開始給她準備禮物了,唯獨卻少了周唯一。作為青梅竹馬,革命友誼情比金堅的小伙伴周唯一近來十分忙碌,已經拋下盛泱獨自回家好多天了。

    盛泱有些蔫蔫的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對著宋如我說:“媽媽,這次我們辦派對吧,好不好?我想邀請周唯一。”

    宋如我對盛泱多有愧疚,自然要答應她這個小要求。

    她將孩子送回香江別墅,管家已經開始準備晚餐。宋如我這些天經常留下來和父女倆用餐,盛從肅進來在城中投資動工了一家游樂場,許是花了很多心思,大約是給女兒的生日禮物,希望能夠伴隨她成長,因此近來人顯得很是疲憊,素來話少的他在餐桌上更是一點聲音都沒有。

    宋如我說實話,這種場合也是很尷尬的。盛從肅之于她,是永遠難以心平氣和的存在。深切的愛恨過后,其實最好不想見,如今在同桌吃飯,她面對他也唯有沉默。

    好在還有盛泱,小姑娘嘰嘰喳喳地期待著自己即將到來的生日宴會。吵得連上菜的傭人都調笑她:“泱泱大了一歲還會那么調皮么?”

    盛泱吐吐舌頭,大眼睛眨巴眨巴,她問宋如我:“媽媽,我調皮么?”

    宋如我心里想,何止是調皮?小姑娘鬼靈精,宋如我看著她花一般的笑臉,只能說:“吃飯吧,菜都要涼了。”

    盛泱很快,呼啦呼啦就扒干凈了碗里面的飯,這種行為讓盛從肅皺起了眉頭。其實盛泱一向家教良好,吃飯也通常斯斯文文。今天也真是興奮過了頭。

    “像什么樣子。”盛從肅低低地說了她一句,可沒想到盛泱擦了擦嘴巴,一溜煙就跑樓上去了,臨走前還說:“爸爸媽媽,你們好好聊聊啊。”

    這鬼靈精,真是心里門兒清。

    宋如我忽然間真是覺得這別墅里又安靜得讓人待不住,而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雙耳開始慢慢泛紅。盛從肅慢慢抬頭看了她一眼,忽然有些怔愣。

    只剩下碗碟與筷子相撞的輕微響聲,少了小朋友,兩個人重新安安靜靜吃飯。盛從肅一會兒起身給宋如我舀了一碗湯,濃郁的冬瓜排骨湯,散發著清淡的香氣。這宅子里廚子做出來的東西都能勾得人食指大動,盛從肅低低地對她說:“嘗嘗。”

    在倫敦時間一長,飲食也慢慢往當地人方向靠攏。宋如我得不得感概,還是祖國博大精深,美食出眾。

    一餐飯吃得和和氣氣,飯后盛從肅送宋如我出門。她現在住在市中心的一套公寓里,是當初離婚時分到的財產,有專人定期打掃,宋如我住進去也方便。

    夜里的和風輕輕吹拂,空氣里是不知名的花香。他送她出門,兩人走在那一條狹長的林蔭小道上,誰都沒有說話,真是安靜地不得了。

    忽然間,迎面一人慢跑過來,看身形是一個高高大大的男子。盛從肅下意識地就將宋如我拉到自己的內側,跑步男顯然也沒想到這里會有人,便停下來,借著昏黃的路燈看清楚對面兩個人之后便致歉:“不好意思,沒有嚇到你們吧?”

    宋如我搖搖頭。跑步男一看既然女士無妨,便笑了笑說到:“我是剛搬進來的,想來你們是鄰居了。”

    盛從肅和他握了握手,兩人互相認識之后便點點頭告別。

    江蘇路香江別墅,只得兩幢,分處別墅區的兩端。一直以為這里只有可能只有盛家一家,沒想到終究也有人來作伴。

    盛從肅一路將宋如我送到門口之后,便交代司機將人送走,然后他才回去。

    時間就在這平靜的生活中一天天過去,很快的,盛泱期盼已久的生日終于到了。她今年生日是在星期六,一大早她就開始在別墅門口接待自己的好友,儼然一副小主人姿態。

    而她的鐵桿發小,周唯一小朋友也終于在中午時分姍姍來遲。雖然晚,但人好歹來了。并且周唯一小朋友對盛泱說道:“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缺,所以我給這個。”

    拿出來的是自己親手制作的賀卡和一套畫冊。盛泱“哎 泱“哎呀”一聲,風一樣跑到宋如我身邊,歡樂地說道:“媽媽,你快看!”

    周唯一是話心思的小孩,畫冊里都是一幅幅他親自畫的畫,里面都是他和盛泱成長以來的小片段和小故事。有兩人一起上學,有發生別扭,也有兩個人一起去找媽媽。

    盛泱明顯是分喜歡,寶貝一樣地捂在心口,好半天才知道放回自己的臥室。

    派對由老管家操持,宋如我親自下廚招待一眾小家伙。她在國外這些年,也學會了烤小餅干和做一些果醬派,有個小姑娘甜滋滋地對著宋如我說道:“阿姨你好漂亮呀,做的餅干也好好吃。”

    盛泱便一副與有榮焉的驕傲模樣。

    小朋友們一起看迪士尼的動畫片,然后又一起在庭院里玩游戲,往常安靜的別墅這會兒都是孩子們的笑聲。宋如我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這一群孩子笑得肆無忌憚的模樣,不由得心里很暖。

    什么都一派生機勃勃的模樣,寒冬已經真正過去了。

    盛泱是個孩子王,又在組織小伙伴們玩游戲。宋如我看到周唯一雖然覺得盛泱玩的游戲正式幼稚,但還是配合她哄她開心。

    到了下午三點鐘左右的時候,盛泱提議去市內的游樂場玩。她征求宋如我的意見,宋如我考慮到安全問題,就說自己必須也要跟過去,盛泱想都不想笑得一臉燦爛:“當然啦!”

    管家調來好幾輛車,又派了幾個安保,儼然一副大陣仗。盛泱捂著嘴偷笑,周唯一看她那副模樣,隨即就側著臉問她:“你在想什么呢?又想干什么壞事?”

    盛泱癟癟嘴:“瞎說!我怎么可能干壞事!”

    周唯一嘀咕:“看你這樣子就覺得你在干壞事。”

    盛泱朝她吐了吐舌頭。

    宋如我儼然成了孩子王,帶著一大群小朋友直奔游樂場。孩子們剛下了車,就一個個如同被放生的小鴨子一樣躥了出去。她正腦袋疼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問她:“你們怎么到這里來了?”

    竟然是盛從肅,他穿著休閑衫,頭上帶著安全帽,細碎的頭發被帽檐壓住,一雙眼竟然亮如繁星。

    在不遠處的盛泱又開始捂著嘴偷笑,周唯一一把將她拉走:“好啦,不要當電燈泡啦。”

    宋如我有些呆呆的,顯然她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碰見盛從肅。今天她來盛家給盛泱慶生的時候,就沒有看見他,管家說他一早上就出去了,晚上回來再給小小姐過生日。

    對女兒寵上天的盛從肅居然也有事會忙到連小孩生日都要晚上才能過。而在這里看到盛從肅,宋如我有些明白了,他看來是在為自己投資建造的游樂場在做考察。

    今天,設計團隊已經將按照他要求的設計稿放到他辦公桌上了。盛從肅需要下最后的決定,這些天他已經將城中的所有游樂場都考察了一番。因為是給盛泱的生日禮物,所以他慎之又慎。

    宋如我終于笑了笑:“我帶小朋友他們過來玩,小孩子么,還是喜歡這些東西。”

    “今天泱泱在家里開心么?沒有調皮吧?”

    宋如我搖搖頭:“當然沒有,她別提多開心了,尤其是周唯一還送了個極其花心思的禮物,泱泱興奮地不得了。”

    兩個大人站在一起,看著一群小朋友在面前玩耍歡笑,盛從肅心里妥帖了不少。他低沉的聲音傳到宋如我的耳朵里:“你小時候喜歡玩這些么?”

    宋如我低了低頭:“小時候哪有這些條件呀,小鎮上也沒有游樂場。”她想了想,反問道:“你呢?”

    沒想到,盛從肅也搖了搖頭:“沒玩過,小時候父母經常吵架或者忙,沒人帶我來。”

    宋如我想起管家對她說過,盛從肅的父母后來死于空難,頓時沒有在接下去聊天。

    沒想到,盛從肅自己倒不是在意,他輕輕地說道:“其實我父母他們也是極其相愛的,只是不知道相處而已。”他甚至笑了笑:“不過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宋如我看他如今,長成這番世人羨慕的模樣。自然知道,其中他自己努力多少。第一世家壓在他身上,恐怕應該也沒有享受過多少孩童時光,更何況,他父母離世,打擊應該更大。

    她忽然間心里有些唏噓,以前宋如我總是想自己那么難那么難,一一自己挨過來,也沒曾想到盛從肅也是一滴鮮血和淚都藏在面龐之下。

    宋如我垂著頭,微微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