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水君最新小説 > 第1088章 大夏的秘密
  這時,秦逸然忽然湊到南晚煙的身邊,邪肆的眼眸里盛著期待與興奮。

  “既然鳴凰公主來了,要不要同本宮一起去游湖?”

  “本宮看這湖上風景絕佳,想必定是觀賞焰火的一大好去處。”

  陸笙笙見秦逸然對南晚煙如此熱情上心,不動聲色地抿唇,面上卻附和著秦逸然。

  “是啊,機會難得,鳴凰若是一個人的話,不妨就跟我們一起吧?”

  南晚煙黛眉微挑,剛準備開口的時候,發現那個幕僚默默湊到秦逸然身邊,附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后,秦逸然就擺擺手讓他離開了。

  見狀,南晚煙的目光不由得跟著幕僚看去。

  秦逸然還在等南晚煙的答復,挑眉問了一句,“鳴凰公主,如何?”

  忽地一道冷冽的聲音,驟然從南晚煙的身后響起,“不如何。”

  緊接著,一襲鴉青色的身影,驀然橫在了南晚煙和秦逸然的中間。

  顧墨寒漆黑狹長的眸子剜了眼秦逸然,眼神里滿是不屑跟冷意。

  隨后,他的目光掃過陸笙笙,最后一臉歉意地看向南晚煙,溫柔地牽起她的手,“抱歉,我來晚了。”

  南晚煙挑眉,忽然想到顧墨寒方才說的“見機行事”。

  余光瞥見幕僚已經走遠,她連忙佯裝嗔怒地皺起了眉頭,不滿地開口,“顧墨寒,你總是這樣!”

  “每次說好了要做什么,你不是爽約就是遲到,難道讓我等著你,你很有自豪感嗎?”

  “方才找你你不在,現在太子說要邀我去游湖你就出現了,你是不是總喜歡找茬,覺得天底下的男人除了你,誰都不許跟我搭話?”

  顧墨寒微微愕然,隨后又明白過來,她是在演戲,怕是剛剛有什么不對的事情發生。

  他配合著皺眉,薄唇抿了抿,“晚煙,你什么意思?”

  “我就是去給你買花燈耽誤了些時間,如何是來找茬的?”

  南晚煙恨恨地瞪了顧墨寒一眼,故意用力推著他的胸膛,“煩死了!原本開開心心出來玩,你現在還要跟我講道理!”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了!”

  兩口子吵架,身邊的吃瓜群眾紛紛咂舌覺得有些后怕。

  尤其是陸笙笙和秦逸然,都懵了。

  這二人沒想到顧墨寒會突然出現,更沒想到昨日還恩恩愛愛的夫妻二人,今晚居然會態度大變,當街都能吵起來。

  可沒有人注意到,南晚煙和顧墨寒互相拉扯的時候,她的眼里閃過一抹深色,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對顧墨寒道。

  “那個幕僚有問題,你追上去看看。”

  顧墨寒墨瞳一暗,幽冷駭人的目光掃了幸災樂禍的秦逸然一眼。

  陸笙笙和秦逸然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他怎么能讓她跟他們獨處?

  可只有他最熟悉高管家,而且,高管家才是最危險的人,這兩貨再如何,也不敢明著對晚煙出手。

  顧墨寒忽然甩開了南晚煙的手,冷笑一聲狠狠覷著她,“南晚煙,我對你足夠忍耐了,你若是要無理取鬧,這花燈節,不賞也罷!”

  男人幽冷的俊臉上閃過一抹寒芒,瞪了秦逸然和陸笙笙一眼,眼神危險,周身都罩上令人膽寒的戾氣。

  他賭氣似的甩袖離開,眼神示意周邊的暗衛保護好南晚煙。

  顧墨寒的余光在人群中搜索著幕僚的身影,眉眼一沉,不動聲色地跟了過去。

  “不賞就不賞!誰稀罕啊,神經病!”南晚煙氣得俏臉通紅,氣呼呼地沖顧墨寒的背影大喊。

  直到他走遠了,她才憤憤地收回視線,轉身徑直上了靠在岸邊的游船。

  船夫有些懵地看著南晚煙,見她瞪了自己一眼,忙不迭低下頭去,準備搖槳。

  南晚煙見狀,不悅地蹙眉,“等等。”

  說完,她揚眉望著岸上的秦逸然和陸笙笙,語氣略顯不耐,“太子和鴻靈不是要游湖么,怎么還不上來?”

  陸笙笙和秦逸然還沉浸在震驚當中,兩人面面相覷,都有點傻眼。

  不過,聽聞彼此相愛的兩個人,話不投機,就特別容易翻臉不認人,看來南晚煙與顧墨寒,應該是如此。

  秦逸然眼神微閃,十分開心地上了船,“這就來。”

  陸笙笙轉頭看了眼身后的人群,顧墨寒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她的杏眼里劃過一抹深色,旋即神色如常地跟著兩人上船。

  人到齊了,南晚煙才挑眉示意船夫,“可以走了。”

  船夫吭哧吭哧地搖著槳,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出漫天璀璨的焰火,還有湖心中央船只上,人們手里花燈的光影。

  陸笙笙面不改色,而南晚煙看起來滿腹心事的模樣。

  見狀,秦逸然忍不住上前,勾唇似笑非笑地試探道。

  “鳴凰公主,怎么會跟皇上吵起來,還因為一件如此小的事情,就將皇上給趕走了。”

  “昨日本宮看你們二人,可是耳鬢廝磨,恩愛的緊啊?”

  南晚煙心中波瀾不驚,可漂亮的臉上卻寫滿了不耐與憤怒。

  她側目睨著秦逸然,語氣不好地回道,“別跟我扯他,我現在心煩的很。”

  陸笙笙不動聲色地抿茶,秦逸然被兇了一頓,挑了挑眉頭,卻沒再多言。

  南晚煙這才緩和了神色,看著秦逸然,紅唇掠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話說回來,太子為了和親,還真是下足了功夫啊。”

  “姨母原本不想我和親的,沒想到太子只用了一封信,就讓姨母瞬間改變了主意,著實讓本公主佩服,還真不知道太子你是如何做到的。”

  陸笙笙輕挑起眉頭,也盯著秦逸然看。

  秦逸然坐下,豪邁地將手撐著膝蓋上,毫不掩飾自己眼底的得意跟沾沾自喜。

  “本宮哪有什么值得鳴凰公主佩服的地方,不過都是運氣好罷了。”

  “哦?”南晚煙自然不信,清凜的眼底劃過幾分探究,“就算是運氣好,也不能在短時間內輕易改變一個人的決策吧,太子就不用自謙了。”

  陸笙笙也落落大方地一笑,看似助攻,實則話里有話,“鳴凰說的沒錯,太子聰慧過人,自然是有尋常人想不到的法子。”

  “不過也足以見得,您對鳴凰,果然是情有獨鐘。”

  這話南晚煙聽著很不舒服,秦逸然怎么會喜歡她,鴻靈在瞎湊合什么。

  可秦逸然聞言,卻很是受用。

  眼下他身邊有兩個女人,一個比一個漂亮,夸得他有些飄飄然,嘴角的笑意越發自傲,忽然高深莫測地看了二人一眼。

  “雖然各種細節本宮不能多說,但有一件事情,倒確實是能告訴兩位公主。”

  “原本本宮的確是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條件來讓大夏眾人心悅誠服,以達到本宮想要求娶鳴凰公主的目的。”

  “可沒想到啊,就在幾天前,天上忽然掉餡餅了,竟讓本宮知道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