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85章 不應該來,劍影飄忽
  “點子扎手!”剩余的人道,“并肩子上!”

  隨后眾人朝沈浪圍攻過來。

  刀劍、雙鉤、判官筆皆往他身上招呼。

  帶著嗡嗡的破風聲。

  每一招都是朝要害而去。

  若是尋常人等,大概難以招架。

  這些人跟隨上官金虹多年,一身的武藝早已是爐火純青。

  而且還相互配合默契。

  一著不慎,均會中招。

  他們的動作快,沈浪的動作更快。

  這段時間他可沒有閑著,那些得來的提升卡全部都用上。

  更別說還有那些秘籍供他學習。

  雖然有些是需要童子身才能修煉。

  但并非每樣如此。

  現在出手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境界。

  動作飄逸。

  招招致命。

  無論這些人出多少招,他都只出一招。

  即便只有一招,也足以讓這些人喪命。

  沒有任何的花里胡哨,也沒有任何的刁鉆古怪。

  當中劍者看到劍花時,已經是死到臨頭。

  只是短短的功夫,這十八個人就變成了十八具尸體。

  即便院子的血腥味已經變得濃郁,但并沒有出來其他人。

  不但荊無命不見,也不見上官金虹。

  沈浪正欲邁步向前。

  前方出現兩道人影。

  其中一人是上官金虹,另外一人則是荊無命。

  荊無命看了沈浪一眼,“你不應該來的。”

  之前他去挑戰沈浪,沈浪便是這么告訴他。

  不曾想,今日荊無命竟用這句話還他。

  沈浪微微一笑:“但我還是來了。”

  “沈公子,既然遠道而來,何不進來喝杯茶?”

  上官金虹說道,“此前我讓人送一封信給沈公子,不曾想沈公子沒空來一起喝一杯,今日想必是有空。”

  沈浪將手中的劍歸鞘。

  “既然遠道而來,又是上官幫主邀請,我自然是要喝一杯才行。”

  “沈公子,請。”上官金虹面帶微笑。

  “請。”

  此時三人并非像是生死仇人,反倒像是多年不見的朋友。

  而上官金虹似乎也不在意那十八名手下剛被沈浪殺了。

  三人來到客廳。

  很簡陋。

  跟金錢幫這三個字沒有絲毫的關系。

  即便是普通人家入住,大概都要先翻修才住進來。

  不過上官金虹卻住在很安心。

  他對住的地方沒有絲毫的挑剔。

  不管是女人,還是金錢,在他手中都只是工具,而不是享受。

  入座后,上官金虹倒了杯茶,“前些日子聽說沈公子大展神威,將臭名昭著的丁春秋殺了?”

  “我吃飯的時候討厭有人說話大聲,但他不聽,所以我只能將他殺了。”

  沈浪一直面帶笑容,“也許是他認為能敵過我一劍,所以才會那般倔強。”

  “那若是敵過你一劍,難道你要饒了他?”上官金虹問道。

  沈浪搖頭,“如果我一劍殺不了他,那我只能再出第二劍。”

  “傳聞快活王連一招都沒出,就死在你的劍下,看來你的劍法一定很厲害。”

  上官金虹說著,將茶杯遞到沈浪面前,“請。”

  “請。”沈浪接過茶杯,抿了一口,才說道:“我不知道我劍法如何,因為知道的人都已經死了。”

  在荊無命挑戰完沈浪之后,上官金虹曾與他討論沈浪的劍法。

  只不過沒有討論出結果,因為荊無命也同樣沒能撐過沈浪的一劍。

  剛才沈浪在門口殺人,他同樣也看到了。

  可依舊沒有看出沈浪用的是哪家的劍法。新筆趣閣

  每一招都沒有任何的招式可言,就好像是隨心所欲而出的劍。

  只是每一劍都有人喪命。

  但他認為天下沒有一種武功是毫無破綻的,只要有一絲破綻,就一定能夠擊敗。

  可此刻仔細回想,似乎沈浪的劍法就沒有破綻。

  雖然很普通。

  可卻又讓他的手下連一招都沒撐過去。

  上官金虹與沈浪說話之際,荊無命并未插嘴。

  也一直在想著剛才沈浪的劍招。

  這些年他曾挑戰過不少用劍的高手,也全部都將他們擊敗。

  只是不知這次挑戰沈浪的勝算會有多大。

  要么他死。

  要么沈浪死。

  上官金虹朝沈浪微微一笑,“不知沈公子大晚上的來到此處所為何事?”

  “要你的命。”沈浪也微微一笑,“我本不想管江湖之事,也不想來到此處,只是上官幫主的手太長了。”

  “怎么說?”

  “竟伸到天涯城的勾欄,可能你不知道天涯城的勾欄是我的產業,可能你也不知道,你打傷的女子正是替我管理勾欄的人。”

  沈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接著道:“所以,今晚上我來了。”

  “原來如此。”上官金虹點點頭,“看來沈公子認為我一定會死。”

  “一定。”

  聞言,上官金虹看向身邊的荊無命,“看來沈公子今晚上一定要讓我們死。”

  “我聽出來了。”荊無命面無表情道,“也許在沈公子眼里,我們已經是個死人。”

  上官金虹又倒了杯茶,“難道你也認為我躲不過沈公子的一劍?”

  荊無命沒有開口,臉色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沈浪,雖然我們是初次見面,但你讓我很不喜歡。”上官金虹沒有再叫沈公子。

  他的語氣也變得有些森冷,“年紀不大,對權利也沒有絲毫的欲望,可偏就是你這樣的人,讓我根本找不到借口放過你。”

  上次沈浪拒絕他的邀請后,他便知道此人絕不可能會被自己招攬。

  而且,也必須要鏟除。

  原因有二。

  其一,沈浪雖無心江湖爭霸,但其勾欄阻礙金錢幫辦事,一旦有什么事情,勾欄就將這些事情到處傳播。

  到處傳得沸沸揚揚,讓無數人都知道。

  對勾欄出手,對白飛飛出手,正是上官金虹授意。

  其二,沈浪拒絕他的招攬,上官金虹是個眼里揉不進沙子的人,如何能忍?

  所以今晚是個合適的機會。

  他一直在等。

  等沈浪先出招。

  “所以我就來了。”沈浪沒有絲毫懼意,“曾經有不少人想要我的命,但他們都死了。”

  說完,伸了一個懶腰。

  “既然茶也喝了,那我該動手了。”沈浪微微一笑。

  上官金虹點頭,“出招吧。”

  若是沈浪先出手,他一定能夠看出破綻。

  下一刻。

  一道飄忽的劍影驟然出現。

  劍影只存片刻,就消失不見,就好像是未曾出現過一樣。

  不管是上官金虹,還是荊無命,皆無法形容這一劍的速度。

  就好像是在呼吸交錯的霎那,那道飄忽的劍影出現又消失一樣。

  而上官金虹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一道口子……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