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3章 我說過,沒人可以蹭我的飯
  她說得很自然,就好像是兩人認識已久一樣。

  “過來坐。”

  沈浪招手,動作很自然。

  邀月點點頭,進到客廳里,坐在沈浪的對面。

  桌上只有幾碟菜,盡管都是普通的菜肴。

  但無論是從賣相還是味道上,都無可挑剔。

  而且很別有心裁的用蔬菜做成的花瓣擺在盤子邊上。

  另外還有一盤用各種水果湊在一起,不知道應該叫什么名字的東西。

  此人。

  不但是武林高手,似乎還很善于烹飪。

  打了一碗飯,夾起一塊菜。

  輕咬兩口。

  那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美味瞬間就充斥在味蕾上。

  很難想象。

  居然有人能夠把如此普通的菜肴做得如此的好吃。

  整個過程,兩人并未交談。

  并沒有因為都是陌生人而胃口不佳。

  不多時,邀月放下筷子。

  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之前才在醉仙樓吃過,現在居然還能吃兩碗飯。

  同時還感覺到一道暖流在修復她的經脈。

  練武之人,因為各種原因,經脈都會或多或少受損。

  情況不嚴重的,可以慢慢滋養。

  但若是嚴重,不但會走火入魔,甚至還可能會七竅流血而亡。

  她本人的經脈也存在不少暗傷。

  但人體有十二經脈、奇經八脈、十二經別、十五絡脈等。

  想要每一處都修復是難上加難。

  所以,江湖上很多門派都會有各種天材地寶。

  但每一種天材地寶都是可遇不可求,甚至有的門派因為某種靈丹妙藥而被滅門。

  比如在移花宮的紅樓夢殿之中,就有天地至寶【墨玉梅花】。

  用此練功可讓人修復經脈,靈通萬物,達到延年益壽、心智提升的效果。

  沒想到在這里吃一頓飯竟也能修復經脈!

  這飯菜難道是什么稀世珍寶?

  “吃飽了?”沈浪抬頭看她。

  邀月微微點頭。

  “既然吃飽了,就去洗碗吧。”

  “洗,洗碗?”

  邀月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身為移花宮大宮主,居然有一天要去洗碗?

  沈浪微微一笑,“不然呢?來蹭我的飯,還想吃干抹凈走人?”

  “如果我不呢?”

  邀月再度恢復一身高冷,霸氣天成,冷酷無雙的氣質。

  “如果你不,你將會后悔。”沈浪很平淡地說道,“沒有人可以蹭我的飯。”

  不過這句話在邀月看來,只不過是一句玩笑話。

  沒人能夠忤逆她的意思,即便是來蹭飯,但也不可能洗碗。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讓我后悔的。”

  說完,她起身,腳尖在地上點了一下,身形就如仙子踏月,從客廳里朝外飄去。

  沒想到剛來到院子。

  身子突然一麻。

  渾身的內力突然之間竟消失得無影無蹤!

  邀月心里驚悚萬分,面容失色。

  她那一身內家正宗的絕頂心法明玉功這一刻竟然無法運轉。

  一身武功也莫名其妙突然失去。

  要知道移花宮明玉功與武當太極、少林羅漢伏魔功都屬于天階功法。

  這天階功法居然會被人不知不覺就暗算!

  下一刻,整個人就從半空重重摔在地上。

  砰!

  “我說過,沒有人可以蹭我的飯。”客廳里傳來沈浪的聲音。

  邀月趴在院子里,并未留意身上的疼。

  整個人早已目瞪心駭。

  他居然可以在不知不覺中,廢了自己一身卓越的武功!

  這要是傳出去,只怕移花宮馬上就會迎來勁敵。

  憐星一人要如何抵擋?

  只怕移花宮將會遭遇到滅頂之災。

  沒想到自己只為了蹭一餐飯,竟給移花宮帶來天大的災難!

  此時的邀月已如普通人。

  她艱難從地上爬起,轉身看向沈浪,明亮的眼睛似帶著一塊冰,一柄劍。

  “你給我下毒?”

  她聽力超絕,已達百丈,掌法更是冠絕天下的移花接玉。

  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中招。

  除了毒以外,似乎沒有別的可能。

  “想要對付你,還需要下毒嗎?”

  沈浪端著茶杯抿了一口,輕飄飄道,“如果我是你,不是在這里說廢話,而是麻溜把碗洗了。”

  “如果,你想要變成一個普通人,大可從我這扇大門出去。”

  邀月眼眸微瞇,隨后蓮步輕移回到客廳。

  收拾桌上的碗筷。

  “廚房在哪里?”

  沈浪抬手指向廚房的位置。

  堂堂移花宮大宮主邀月如同一個侍女一般,來到廚房,做從來就沒有做過的事情。

  該死的。

  江湖上為何從未聽說過沈浪這個名頭?

  之前在醉仙樓看他抽打滅絕,以為只是跟自己不相上下。

  現在看來,他的功力絕對是在自己之上。

  恐怕自己再加上朱無視、東方不敗都未必能夠打得過!

  年紀輕輕的,竟有一身超凡的武藝。

  果然真是應了那句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知不覺,邀月就已經將碗筷洗干凈。

  剛從廚房里出來。

  就感覺自己的內力似乎恢復了一些。

  盡管只是恢復一點,但她還是心里一喜。

  因為她怕自己真的會變成一個普通人。

  “我已經洗完了,什么時候能恢復功力?”邀月看向沈浪,目光里已不敢再小瞧。

  但也不可能會有畏懼。

  沈浪道,“等到晚上吧。”

  “為何?”

  “因為你就住在我隔壁,晚上你還可以過來蹭飯吃。”沈浪起身,道,“而我現在要睡覺。”

  邀月心里更為駭懼,他竟然知道自己就住在隔壁!

  果然,不能小瞧了天下人。

  事實上,沈浪只喜歡做飯,但不喜歡洗碗。

  今兒好不容易逮個能夠洗碗的,那自然是不能放過。

  有多少的羊毛都要薅下來。

  邀月瞇著眼睛看沈浪的背影,本想一掌擊去,但丹田里那一點點內力卻不能支持她的想法。

  思索片刻,便離開沈府。

  回到隔壁。

  將屬下叫來,命人暗中調查沈浪的一切信息。

  隨后運功,卻發現自己的丹田僅剩一縷內力。

  這是怎么做到的?

  邀月心里大驚。

  ……

  夕陽西下。

  天色漸暗。

  突如其來的一場細雨,讓整個天涯城都籠罩在霏霏雨絲中。

  四望迷蒙,如煙籠霧罩,給人以如夢似幻之感。

  邀月來到二樓的書房,打開窗戶,一股濕潤的氣息就撲面而來。

  放眼望去,遠處小河兩邊房子的屋檐下。

  都已掛滿大紅燈籠,再加上亮著燈的窗戶,甚是古典唯美。

  沿著河面看去,船在水中蕩起的波紋,不斷晃動著水中的倒影。

  像是一幅畫,靈動又充滿生機。

  絲絲縷縷的雨滴,將庭院內的一草一木洗刷干凈,亭臺樓閣被沖刷出原來的顏色。

  而隔壁的沈府也一樣被裊裊婷婷的雨絲籠罩,伴隨外面傳來那一詠三嘆的歌謠和詩句。

  就像如同漫卷被淺翠嬌青染透,縈繞著細雨迷蒙的江南雨中圖。

  沈府的院落間,一盞盞燈籠早已亮起,有掛在長廊,有掛在屋檐下。

  從內院一路來到大門口,一盞盞燈籠給淅淅瀝瀝的這雨夜增添光亮。

  廚房里橘黃的燈光正倒映出來沈浪忙碌的身影。

  古言有云:君子遠離庖廚。

  隔壁的沈浪倒是個異類。

  移花宮被稱為頂尖勢力并不為過。

  只是一個下午的時間,就將沈浪的大部分信息搜集到。

  邀月下午都在看這些信息。

  此人似乎沒有師父,也不是任何江湖勢力的人。

  不但武藝超群,居然還會下廚。

  更可怕的是,他今年才二十歲。

  一個二十歲的男人,竟已經有了成為武林中頂尖人物的潛力。

  如果換成別人,大概是滿天下去闖蕩,給自己博出一個鼎鼎大名。

  但他卻甘愿躲在天涯城,做一個不問世事的人。

  若不是今日相見,自己還不知道天涯城居然還有如此一號人物。

  暫時失去功力而變成普通人的邀月關上窗戶,從二樓下來。

  撐一把油紙傘,小心翼翼避開地上一洼洼小水坑,朝隔壁的沈府而去。

  剛過來。

  沈浪正好端著飯菜從廚房里出來。

  “來得正好,要是晚一點,我都該叫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