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13章 十二星相,守株待魏無牙
  看著院里突然落下來的人。

  趙敏連要夸贊的話都咽了下去。

  小昭更是一頭霧水。

  只有沈浪知道這人為什么會落下來。

  沒想到今天才剛把毒布置好,今晚上就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噗!”

  跌落到院子里的人還沒起身,張嘴就噴出一口毒血。

  他的臉上滿是驚駭,急忙盤腿坐下,又在懷里掏出一個藥瓶。

  哆哆嗦嗦倒出一粒藥丸送到自己嘴里。

  緊接著又開始運動真氣,開始調息。

  可下一瞬。

  一張嘴又噴出一口鮮血!

  原本他的解毒丸是無往不勝的,但沒想到今天不但沒有祛毒,反倒還加深體內的劇毒!

  整個人瞬間萎靡。

  抬頭看向沈浪等人的目光充滿陰毒!

  沈浪這才發現,此人身著碧綠的緊身衣,又瘦又長的身子像是沒有骨頭,眼睛又細又小。

  “公子,這是怎么回事?”小昭疑惑問道。

  沈浪一邊吃著烤翅,一邊道:“應該是路過被毒翻的。”

  “路過被毒翻?”一旁的趙敏滿臉不可思議。

  人家只是路過,你居然就下毒毒翻?

  小昭也疑惑地看著沈浪。

  沈浪認真點頭,“畢竟沈府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所以要防有高手潛入。”

  “因此我在院里布置了些毒,如果是施展輕功路過,自然就會被這些毒在悄無聲息中侵.入。”

  聞言,趙敏直接打了一個哆嗦。

  本來她還真有想法要在晚上來這邊查看的,但沒想到沈浪居然早就布置好。

  這要是不走正門,那豈不是已經被毒翻?

  她開始暗自慶幸自己走的是正門。

  而且她想不通,沈浪身手這么高明的人,居然還會使出下毒這種招數。

  完全就不符合他一招將阿大斬殺的形象。

  幾人的交談已經被院里的人聽到。

  他的目光更加陰狠,“如果不把解藥交出來,我就讓你們碎尸萬段!”

  “都死到臨頭,還來威脅我?”沈浪一臉的不以為然,“你還是先想辦法怎么離開這里吧。”

  “該死的,難道以為我食鹿神君是軟柿子?”

  食鹿神君咬牙切齒地道,眼神里的殺意濃郁得仿佛要從眼眶里溢出來。

  說完,輕抬衣袖,一條毒蛇就沖著三人而來。

  不過這次他沒有運動真氣,倒是沒有再吐血。

  不過那條毒蛇卻宛如離弦之箭,沖著沈浪的門面直直飛來。

  “公子小心!”

  小昭迅速起身擋在沈浪的面前。

  “這東西不是你能對付的。”

  沈浪伸手將她摁回椅子上,抄起桌上的竹簽,輕輕一甩。

  “咻……”

  一道破空聲傳來。

  下一瞬,那條毒蛇就已經被竹簽洞穿,并被釘在旁邊的柱子上。

  毒蛇死得不能再死。

  【恭喜宿主打臉成功,獲得10點打臉值】

  食鹿神君眼里的陰毒變成驚恐。

  以往他這招可是百發百中。

  今天居然會被一根竹簽給破了。

  這家伙到底是誰?

  他不敢再放狠話。

  迅速從懷里掏出一支竹筒。

  將其對準天空,然后拉開線頭。???.

  “咻……”

  竹筒里射出一道火花,并在半空炸開。

  一聲脆響,在半空里綻放出蛇形一樣的煙花。

  “食鹿神君?”趙敏輕聲念了一句,“無牙宮的人?”

  “不錯!”食鹿神君恨聲道,“小女娃倒是有幾分見識,知道我們無牙宮。”

  遠處。

  不少人都見到這朵突然綻放的煙花。

  其中幾人心里一驚。

  “是老六放的煙花。”

  “難道老六遇到了移花宮的人?”

  “該死的,不是說移花宮都已經離開了天涯城嗎?”

  “快去那邊,一定要把老六救出來。”

  “……”

  十一道人影以各種方式,在最短的時間趕來這邊。

  “公子,無牙宮敢出現在天涯城,怕是因為移花宮的人都已經離開的原因。”

  小昭壓低嗓音道,“而且他剛才肯定是通知其他人過來。”

  “無妨,本來我還想著如何將這些家伙一網打盡。”

  沈浪一點都不在意,他現在就收割獲取大量的打臉值。

  “即便是魏無牙來了,也叫他有來無回。”

  他的目光落在燒烤上,“我們先吃,吃飽喝足,等著那些家伙過來,守株待魏無牙。”

  見沈浪如此的不在意,趙敏也就不再管。

  一會兒真要打起來,她就直接溜之大吉。

  將手里的烤翅都啃完后,又端起旁邊的天香豆蔻酒喝了一口。

  酒一入喉,她就察覺到這酒不對勁!

  而且酒還化為道道暖流游向四肢百骸。

  不斷修復她受損的經脈。

  這酒竟還能修復經脈?

  趙敏眼睛的神情變得凝重。

  他將這酒拿出來給自己喝,是什么用意?

  是不擔心自己能夠搶走這種酒,還是因為別的原因?

  “別光喝酒,吃點羊肉吧。”

  沈浪的話打斷趙敏的思路。

  她抬頭一笑,“多謝沈公子的好意,這酒是難得的好酒,趙敏今日真是有福。”

  “既然你覺得有福,那下次就多弄點羊腿羊排之類的來。”沈浪道,“我認為烤羊排是不錯的選擇。”

  院子里的食鹿神君見沈浪一點都不將他放在心里,心里更加怨毒。

  這家伙居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一會兒非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順便再把這院里嬌滴滴的兩個小美人兒給掠走。

  “咻咻咻……”

  幾道身影從另一邊的屋頂上掠過。

  這些都是無牙宮的人。

  食鹿神君剛想要提醒他們小心院子里的毒。

  下一瞬。

  這些剛才還意氣風發的家伙就跟下餃子一樣,一個接一個從半空落到院子里。

  跟著集體張嘴噴出血。

  而且還有幾個人噴到食鹿神君的身上及臉上。

  也顧不上被自己噴到的人,急急從各自懷里掏出藥瓶。

  倒出藥丸往嘴里塞。

  “不要運……”

  食鹿神君的話還沒說完,這幾人張嘴又噴出一口鮮血。

  再次將食鹿神君噴了一身都是。

  食鹿神君無奈抹了抹自己的臉。

  隨后他們一行人才驚覺食鹿神君也在此處。

  “老六。”

  “六哥!”

  “這是怎么回事?”

  外表看似呆頭呆腦的牛運糧開口問道。

  畢竟這么多人同時中毒,這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情。

  食鹿神君沉聲道:“這院子有毒,只要施展輕功從上面過,就會中毒!”

  幾人聞言,臉色集體大變。

  居然還有這么夸張的地方?

  正當這時。

  房門突然被人用外力撞倒。

  緊接著,一輛很小巧的兩輪車從兩扇門板上滑進來。

  車子上面坐著個童子般的侏儒。

  相貌極其丑陋。

  像是用老鼠、狐貍、狼雜碎、毒藥、臭水揉在一起造出的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