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21章 憐星的感覺,初到逍遙坊
  “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可以耐心等待幾日。”沈浪道,“相信你現在已經有了知覺。”

  憐星認真點頭,“確實是有了知覺。”

  話雖如此,但她還是擔心這是一場夢。

  甚至還用右手在自己身上偷偷掐了一把。

  有明顯的痛感。

  這確實不是夢!

  沈浪讓小昭將藥箱收起來,又蹲下認真觀察憐星的左足。

  又認真檢查她吊著的胳膊。

  看著他一臉認真的樣子,憐星的心里突然沒由來感覺一陣暖意。

  雖然和邀月是親姐妹,但憐星從未在邀月身上感受到半點的姐妹之情。

  反倒是在沈浪這里,突然有種被人關心的感覺。

  哪怕這可能是一種大夫對病人的關心。

  因為移花宮特殊的教養方式。

  造成連帶她和其他人雖然美麗聰敏,卻也少了許多常人應有的生氣和感情。

  包括手下奴婢如花月奴、荷露等對外也保持著冷艷清雅、驕傲高貴的氣息。

  不會見到個男人就嘚吧嘚吧不停。

  也不會表現得跟青樓女子那樣,能言善辯。

  就算如此的沒有生氣和感情,可移花宮終究是給那些沒處可去的女子提供一個棲身之所。

  沈浪對她的態度,并沒有像是其他江湖中人,是看在移花宮的面子,看在她那高超的身手,所以才恭敬有加。

  而且一種很自然的態度,似乎他已經習慣這么做。

  一種發自骨子里的習慣。

  總之,沈浪給她的感覺很怪。

  在這里,似乎沒有什么尊卑之分。

  就連丫鬟也上桌吃飯。

  真是個怪人。

  “這幾天就別亂動了,等好利索之后再動。”

  沈浪起身說道,“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就算是用了世間少有的藥材,但也不是馬上就能見效的。”

  “嗯。”

  憐星微微點頭。

  “公子,現在天色不早了,我先去做飯。”已經將整個院落都點上蠟燭的小昭開口道,“有什么需要忌口的嗎?”

  “不用忌口,憐星姑娘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沈浪道,“我今晚不在家里吃飯,你們兩人吃就行。”

  小昭乖巧點頭,“小昭知道,公子早去早回。”

  “好。”

  沈浪看向憐星,“今晚就在這里吃飯吧,這里的飯菜對你的傷勢恢復有好處。”

  憐星點頭,“多謝沈公子照料。”

  “好好養傷,反正這幾日你也應該沒有事情做。”沈浪說道。

  他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就出門。

  眼看著沈浪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憐星眼神里眸光微閃。

  人長得俊俏,府上的丫鬟也不差。

  關鍵是這一手醫術,徹徹底底把憐星折服。

  難怪姐姐會呆在這里這么久。

  她似乎找到了答案。

  看著整個院落里輕輕搖曳的燭光,她的心緒也不禁飄遠,跟著走神。

  也不知過了多久、

  她剛想要起身,沈浪又去而復還。

  手里還提著一副拐。

  “在我這里不能用真氣,這幅拐你先用著吧。”

  憐星抬頭看向他,眼神里已經沒有了寒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和。

  “謝謝沈公子。”

  “我先去赴宴,如果吃完飯,你要回去,就讓你的人來接你。”沈浪說道。

  隨后轉身出門。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不見,憐星才收回目光。

  她闖蕩江湖這么多年,就沒見過這么奇怪的人。

  奇怪到她窮極詞匯,似乎也無法形容。

  似乎在姐姐沒遇見他之前,江湖上從未聽到過這個人的名號。

  小昭在廚房里忙碌一陣子后,就把今晚的飯菜做好。

  端上桌后,喊了一聲:“憐星宮主,先吃飯了。”

  “好。”

  憐星回過神來,剛想要起身,小昭就已經過來攙扶她。

  “有勞小昭姑娘。”憐星輕聲道。

  小昭依舊還是乖巧的模樣,“憐星宮主客氣了,你是公子的朋友,小昭照顧你是應該的。”

  她感覺憐星身上沒有邀月大宮主那種逼人的冰冷。

  總感覺憐星身上似乎多一股生氣。

  邀月大宮主簡直就像是往家里搬進啦一座冰山,讓人做什么都小心翼翼。

  “小昭姑娘,你跟了沈公子多久?”

  憐星面帶笑容,“我與沈公子初識,便治好我的手足,這是一份很大的恩情,我想準備些禮物。”

  “只是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選些什么好,所以想問問沈公子平日里的喜好都有什么。”

  “喜好?”

  小昭認真想了又想,“打牌,然后別的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做公子的侍女還沒有半個月。”

  “感謝小昭姑娘告知。”憐星語氣柔和地道。

  兩人來到餐桌邊,開始吃晚飯。

  而沈浪也來到逍遙坊的門口。

  剛準備進去,就被侍女攔下來。

  “這位公子看著面生得很啊,可知我們這的規矩?”侍女面帶笑容問道。

  “進門先喝酒,再付30兩白銀。”沈浪說道。

  來南曲都是新客人娛樂費加倍。

  他先喝酒,又拿出30兩白銀,再將名刺和請柬遞上來。

  “在下受曉大家邀請,特來拜會她,煩請姑娘幫忙通報一聲。”

  侍女見他如此爽快,看了一眼他遞上來的請柬和名刺,當即喜笑顏開。

  “沈公子請稍等,我這就送去給曉大家。”

  “煩請通報一聲。”沈浪又送上十兩白銀。

  侍女臉上笑容更加甚,“沈公子請稍等片刻。”

  她招來另外一姑娘,帶著請柬和名刺徑直去后院。

  曉曉正坐在院里的秋千上,后面還有一個小姑娘在推。

  今日身穿淡綠色的長裙,袖口上繡有淡藍色的蓮花。

  還用銀絲線勾出幾片祥云,胸前則是寬片錦緞裹胸。

  身后的侍女輕輕一推,秋千便輕輕晃悠。

  “曉娘子,外面有位沈公子想要見你,他說曉娘子給他送去名刺和請柬。”侍女將東西遞上來,“曉娘子給瞧瞧,是否假冒。”

  曉曉接過來認真看著。

  “確實是我寫的……”

  她眼睛一亮,一身疲憊仿佛被洗去。

  “請他進來,小綠竹,去準備些吃食。”

  “是,曉娘子。”身后的侍女應了一聲,便轉身離開。

  沈浪等了一會兒,侍女去而復返,“沈公子,我家曉娘子有請。”

  “勞煩姑娘帶路。”

  沈浪點頭,跟在侍女身后進入南曲。

  一走進里面,便大開眼界。

  青樓內還設有水上小舟、空中飛魚等。

  里面環境優雅,穿過大廳,來到曉曉的院落。

  “此處便是我家曉娘子的住所,郎君請。”侍女微笑著說道,又輕喚一聲,“曉娘子,沈公子已到。”

  “請他進來。”

  廳堂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侍女便帶著沈浪進去。

  隨后又自覺離開。

  曉曉早已等候在此。

  還準備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她的相貌長得都在沈浪的審美上。

  像她這樣的,都是賣藝不賣身,誰要是敢怎么樣,估計都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曉曉見他進來,微微行禮,“沈公子,奴家曉曉這廂有禮了,沈公子請坐。”

  “久聞曉大家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沈浪今日才有幸得以一見。”沈浪坐下。

  曉曉給他倒了一杯酒,又說道:“奴家也久聞沈公子相貌俊俏得無人能比,今日一見,才知傳言有假。”

  “沈公子的相貌可比外面那些人謠傳的還要好看,沈公子,奴家敬你一杯。”

  “謝謝夸獎。”

  沈浪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輕抿一口。

  “不知曉大家今日請沈浪來,可有什么事情?”他放下酒杯,問道。

  曉曉抿嘴一笑,“沈公子可是天涯城的名人,前有打臉滅絕,后又傳聞殺了十二星相。”

  “同在天涯城,曉曉和逍遙坊的姐妹這些弱女子還要仰仗沈公子這樣的武林豪杰照料。”

  “所以特備上薄酒一杯,感謝沈公子的到來。”

  她貌一笑,輕抬素手,倒一杯酒,柔聲問道:“沈公子,應該是第一次來逍遙坊吧?”

  “實不相瞞,確實是第一次來。”沈浪點頭道,“以前我家里人說我還沒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