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23章 唐門醫不活,長街上刺殺
  沈浪抬頭一瞧。

  不認識是哪個門派的人,不過對方相約,自然上樓一敘。

  要是對方想怎么樣,那就正好讓他收割打臉值。

  “既然兄臺邀請,那沈浪就厚著臉皮蹭一杯酒喝。”沈浪微笑著道。???.

  樓上那人點頭,“理應如此,沈公子,請。”

  司馬曉曉低聲道,“那人是唐門的醫不活,武學修為不低,而且用毒也是讓人防不勝防,公子小心些。”

  “謝謝提醒。”沈浪點頭。

  邁步朝著樓上而去。

  不少人的視線都注視到沈浪身上。

  有些人是常年在天涯城混的,自然知道沈浪的名號,知道沈浪做過的事情。

  而有的人則是剛從外地來,只是在別人的茶余飯后才聽過這個名字,并沒有見到過他這個人。

  “此人便是那沈浪?”有人低聲詢問。

  旁邊的人點頭道:“不錯,正是沈浪,最近在天涯城風頭最盛的人之一。”

  “相貌如此的平平無奇,居然能夠兩招打敗一名宗師級的高手?”

  “準確來說,應該是一招,因為第一招他只是運氣,第二招才是殺招。”

  “只是并沒有人親眼見到他殺死十二星相,所以那一身二流初期的修為顯然只是偽裝。”

  “原來如此。”

  “……”

  也有人說道:“能夠讓邀月大宮主跟著一起出門買菜的人確實是有幾分俊俏,看來,整個天涯城,唯有我與沈公子才是最英俊的人。”

  “我說你能要點臉嗎?就你這相貌,估計路過的小孩子見了都要嚇著。”

  “我說你這個人好生無趣,我這相貌可不差。”

  “得得得,你說什么都是對的。”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沈浪緩步來到二樓。

  招呼他的醫不活一臉的熱情,“沈公子,請來這邊坐。”

  沈浪看了一眼,這一桌就只有他一個人,于是邁步過去。

  看見沈浪朝醫不活走去。

  其他人又悄聲交頭接耳。

  “那人可是唐門的醫不活,沈浪怕是要栽。”

  “什么醫不活?”

  “此人喜歡給人治病,凡被他醫治者,好者醫傷,傷者醫死,令人聞風喪膽,硬生生在江湖上闖出一個響當當的雅號——醫不活。”

  “這么厲害?”

  “唐門的人可沒有一個簡單的,醫不活除了一身神鬼難測的毒術之外,武學修為也不俗。”

  “那倒要看看他們究竟誰會技高一籌。”

  “……”

  說話間,沈浪就已經來到醫不活身邊。

  醫不活滿臉熱情地招呼。

  “沈公子,在下初來天涯城,就聽到你的大名,今日才算是有緣相見,所以斗膽請你喝杯酒,沈公子請坐。”

  沈浪點頭笑了笑,“不是什么大名,這點名號倒是算不得什么。”

  “沈公子此言差矣,當今武林,可沒有人打臉過滅絕。”

  醫不活倒了一杯酒,又道:“也從來沒有男人能夠跟邀月大宮主走在一起,更別說還出門買菜逛街。”

  “沈公子你現在可是我輩楷模,不少武林人士提到你的名字,那都是佩服得很。”

  “沈公子,請。”

  “好。”沈浪點頭,眼睛瞄了眼前這杯酒,沒有毒。

  “兄臺請。”

  “請。”

  兩人都端起杯子,沈浪喝了一口,“好酒。”

  “既然是招待沈公子,自然不能拿那些差的來敷衍。”醫不活笑著道,“也恰好在這里遇見沈公子,不然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面。”

  旁邊的人卻看呆了眼。

  沈浪居然喝了那杯酒?

  難道就不怕那杯酒里下毒嗎?

  還是說藝高人膽大?

  沈浪放下杯子,“不知兄臺如何稱呼?”

  “在下唐勝,倒是有個不怎么好聽的外號,叫醫不活。”醫不活放下杯子,哈哈一笑,“不過沈公子叫我名字即可。”

  “原來是唐大俠。”沈浪拱手,“今日承蒙唐大俠招待,沈浪萬分感謝。”

  唐勝又給他倒了一杯道,“沈公子近日可是武林上最火的人,不少人都想要知道敢于當眾扇滅絕耳光的人是不是有三頭六臂。”

  “三頭六臂談不上,不過滅絕師太當眾罵我,我年輕氣盛,一時氣不過。”沈浪說道,“所以才會發生那種事情。”

  “扇滅絕耳光都不算什么,最讓武林人士津津樂道的是,傳說沈公子是邀月大宮主的相公。”

  唐勝接著道,“現在看來,這個說法果然不假。”

  “唐兄,這些都是謠言。”沈浪搖頭,“我與邀月大宮主只是出門散散步而已。”

  “了解,了解。”唐勝一臉我理解的表情。

  “唐兄,我敬你一杯。”沈浪也給他倒了杯酒。

  唐勝連連點頭,“請。”

  兩人又喝了一杯酒。

  放下杯子后,唐勝道:“沈公子,不知你最近是否關注武林上的軼事?”

  “那倒沒有,我一直都是在天涯城呆著,倒不是不清楚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沈浪搖頭。

  唐勝說道:“這倒是,不過可能兩三天,這個消息也會傳到天涯城來。”

  “不知是什么消息?”沈浪好奇問道。

  唐勝說道,“聽說滅絕師太率領門下弟子,準備不日后,便和大明江湖的幾大門派圍攻光明頂。”

  “哦?”沈浪有些詫異。

  唐勝嘿嘿一笑,“聽說滅絕師太被你打臉之后,幾乎就要走火入魔,估計這次也是鎩羽而歸。”

  “這么說,我倒是為明教做了一件好事?”沈浪道,“難道她的功力沒有恢復?”

  “不過沒有恢復,而是更精進一層,也許殷野王都不是她的對手。”

  唐勝說到這里,還壓低嗓門,神神秘秘道,“若是她再回天涯城,說不定還要來找沈公子麻煩。”

  “既然能夠打臉一次,那我肯定還能打臉第二次。”沈浪搖搖頭,“不能因為她要來,我就要嚇得躲起來。”

  “這說得是,沈公子果然有膽識。”唐勝倒酒,“沈公子,我敬你一杯,請。”

  沈浪端起酒杯,“唐兄請。”

  喝了這杯酒,他便說道:“唐兄,我還有事,就先告辭,等下次有機會,我再請你好好喝一杯。”

  “好說。”唐勝點頭,“沈公子慢走。”

  沈浪轉身從二樓下來,樓上的唐勝還一直面帶笑容朝他揮手告別。

  其他的客人又開始低頭交流。

  “難道醫不活沒有給沈浪下毒?”

  “沈浪是什么人?可是移花宮大宮主邀月的相公,要是醫不活還有點腦子的話,肯定不會這么做的。”

  “不好說,畢竟醫不活那家伙可是出了名怪人,殺人從來不需要理由。”

  “萬一他忌憚移花宮的實力呢?”

  “誰知道呢,反正我是不愿意跟醫不活打交道。”

  “……”

  在所有人各種各樣的目光中,沈浪已經下樓離開。

  很快就從逍遙坊門口離去,背影漸行漸遠。

  桌上的唐勝依舊在舉杯獨飲,對周圍的事情似乎漠不關心。

  沈浪眼看著就要到家門口。

  突然間,感覺四周一陣殺氣襲來。

  他剛停下腳步,四道寒光就在黑暗中出現,同時從四周迸射而來。

  寒光的方向分別是心口、后背、左腋、右腋。

  四柄劍從四個方向襲來。

  劍尖所指的方向盡是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