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28章 湖中挑戰,有趣之人
  “嗯?”

  “你在天涯城現在已經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你的幾樁事跡想必早已傳出去。”

  憐星目光看向湖面,輕聲道,“雖然你想著活著逍遙,但也許會有人想著要和你比試。”

  她這句話說的不錯。

  江湖中人,人人都想被別人敬仰,都想成為天下第一。

  在武林掀起腥風血雨,野心抱負成就武林事業。

  無非是想達到號令天下的心愿,爭的是權力和地位。

  練出一身武藝,便想在江湖上闖蕩,來驗證自己武功的高低。

  當能挑戰各個門派,且能屢戰屢贏,便會得到武林同仁的尊重。

  倘若武功低微,屢戰屢敗,不但性命堪憂,還被人瞧不起。

  所以每輸一次,就會跟對手說,十年以后,我再來討教。

  爭第一并不容易,也要有自知之明。

  無自知之明的人,死的也最快。

  聰明的,不會為爭奪第一而單打獨斗。

  要在江湖上混,人情世故排在第一。

  沈浪幾次出手,確實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畢竟他能夠打過滅絕,一招殺掉宗師級的高手。

  而且還把十二星相全體給滅了。

  要是能夠挑戰成功,這說明自身的武學修為已經可以傲視江湖。

  沈浪沒事就在自家的院里下毒,也是基于這種情況考慮。

  雖然現在沒有遇到被人上門挑戰的情況,但不代表沒有。

  小心一點才能使得萬年船。

  “你說得不錯,所以我盡量避免這種情況。”

  沈浪說道,“但如果有人想要挑戰,我也不可能避著不出手。”

  其實他現在比較矛盾,既希望有人能夠上面挑戰,讓他收割打臉值。

  但又怕來的人身手太高,或者是跟他一樣,不講江湖道義。

  “不過相信你的身手還是能夠應對的。”憐星說道。

  小昭端著茶水過來。

  “公子請喝茶。”

  “二宮主請喝茶。”

  對面的一艘畫舫上。

  有幾個人正飲酒作樂。

  其中一人眼睛瞄了一下,凝神辨認。

  隨后壓低嗓音道:“你們看對面那條畫舫上的是不是沈浪?”

  “沈浪?在哪?”

  “真的是沈浪嗎?”

  幾個人都湊過去看。

  “真是沈浪!”

  “的確是沈浪,不過他身邊的那女子是誰?”

  “不太清楚,好像不是邀月。”

  “我們認識邀月嗎?”

  “那會是誰?”

  “管他是誰,都和我們沒有關系。”

  “不過沒想到今日會在這里遇到沈浪,本來我還想著今日上門去挑戰呢。”

  其中一人說道,“結果在這里遇到,這倒是出人意料。”

  “周兄,你真的要挑戰沈浪?”旁邊的人大吃一驚。

  “那是當然!”姓周的認真道,“他的修為不過是二流初期,你們真以為他真的能打滅絕的臉?”

  “可江湖上都是這么說的啊,而且他還殺了十二星相。”

  周某不屑一笑,“江湖謠言,不足信,我等又沒親眼見到。”

  “周兄,在下認為你還是冷靜冷靜,畢竟我們都沒有見過他出手,萬一傳言是真的呢?”

  “是啊,周兄,那么多人都說得有鼻子有眼,還是不能輕敵。”

  “周兄,我認為挑戰一事還是從長計議。”

  雖然旁邊的人都在勸,但周某意已決。

  “諸位,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但我八卦門周青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周青站起身,“諸位兄弟,就由你們為我做個見證,若是我不幸死了。”

  “也勞煩諸位幫我帶話給八卦門,就說我周青技不如人,無需為我報仇。”

  說完,他抄起一把劍,走到船頭。

  施展輕功朝沈浪的畫舫而去。

  腳尖在水面上踩了幾下,又一個鷂子翻身。

  并喊話道:“沈公子,八卦門周青前來討教幾招,請賜教!”

  沈浪剛端起茶杯,正準備喝茶,沒想到居然有人要挑戰自己。

  還真是說什么來什么。

  他看了憐星一眼。

  憐星懶得出手。

  吩咐道:“攔住他!”

  “是!”

  兩名女弟子便從船上騰空而起。

  “這位公子,若是你要挑戰沈公子,就要先過我們這關。”

  周青沒想到自己的挑戰居然會被人攔住。

  于是說道:“兩位姑娘,在下得罪了。”

  說著,便拔劍掠去。

  移花宮的人自然不會赤手空拳對打。

  也拔劍相迎。

  是聽見乒乒乓乓幾下。

  一道身影就直挺挺落入湖中。

  而移花宮的人則輕飄飄回到船上。

  就好像是沒有出過手。

  落水的自然是周青。

  武藝不高,膽子不小。

  “沈公子,在下學藝不精,未能挑戰,待在下學成,再和沈公子討教兩招。”

  “感謝兩位姑娘手下留情,沈公子,在下告退。”

  湖里的周青說了一聲,便從湖里拔天而起。

  又施展輕功朝他剛才在的畫舫掠去。

  “倒是個有趣的人。”沈浪笑著道,“行事看似有幾分光明磊落。”

  憐星朱唇輕啟,“江湖之大,有陰險狡詐之輩,亦有光明磊落之輩。”

  “這話倒是不假,這便是江湖。”沈浪贊同她的話。

  正說著,湖面上突然傳來《笑傲江湖》的古箏聲。

  是從不遠處一艘逍遙坊的畫舫上傳來的。

  隨后是竹笛,兩種樂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而且還發揮到極致。

  兩種樂器可以說是慷慨激昂,氣勢如虹,如滔滔江水,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隨后一個女子唱起歌。

  “滄海一聲笑……”

  憐星認真聆聽。

  等曲畢,說道:“這曲不錯,詞也不錯,不過唱這曲子的人倒有些小家子氣。”

  沈浪也覺得有些小家子氣。

  這首歌合適男子唱。

  周青回到船上,笑著道,“現在這一身衣衫已濕,諸位兄弟,我先告辭,去換一身衣衫。”

  說完,不等眾人回話,就掠身離開。

  一路回到岸上,走過街頭,穿過人群,拐進一條巷子。

  來到一戶人家面前,敲了敲門。

  大門應聲打開,門里的人見到是他后,便放他進去。

  院里一名正在喝茶的老者道:“不是昨晚就讓你來見我嗎?你怎么現在才來,而且一身都是水?”

  “莫不是與人打架了?”

  周青用眼神示意院里的其他人離開,然后才壓低嗓音。

  “二爺爺,我在凌煙湖遇到沈浪,另外還有移花宮的人,她們使出的劍法與飛鷹幫眾人身上的傷口一模一樣。”

  老者當即臉色凝重。

  “你確認沒有看錯?”

  “沒有,一招一式都很對得上。”周青認真道。

  老者沉聲道:“果然是移花宮的人干的,飛鷹幫的事情先不用管,我問你,這一年來,你查出什么東西?”

  “二爺爺,我已經查遍天涯城十九年前出生的所有人。”

  周青說道,“目前最符合的目標只有沈浪一人,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