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30章 邀月出宮,憐星康復
  只不過也只是皺了一下。

  看完信后,他笑著道:“請諸位替我感謝你們坊主,就說沈浪領她這份情。”

  遞上一張紙,“這是新曲子,諸位拿回去可以好好編舞,希望能夠早日看到你們的新曲目。”

  “多謝沈公子。”

  姑娘們紛紛行禮,“等我們姐妹把這曲子編好,一定請沈公子去指點。”

  “指點談不上,幾位姑娘不如先留下來喝杯茶?”沈浪問道。

  姑娘們抿嘴一笑,“沈公子,我等今日上門求曲已是貿然,就不打擾沈公子和兩位姑娘。”

  說完,就告退。

  她們可不會那么沒眼力勁兒。

  人家這里一大一小兩美人。

  要是她們再留下來喝茶,那就是傻子。

  眼看著姑娘們走遠,沈浪便把信收起來。

  這封信上寫的是最近有人在調查他。

  其實這種事情很正常,只要是江湖上有人有點名氣。

  大家肯定都要調查一番,看看是什么來頭。

  有什么目的。

  好不好踩兩腳之類的。

  不過逍遙坊給的信里卻提到調查他的人來自京都。

  并且還提到逍遙坊正在調查這個人什么來歷。

  一旦有什么新消息會第一時間告訴他。

  京都。

  對他來說是一個很遙遠的地方。

  畢竟他一直都是在天涯城生活,根本就沒有去過太遠的地方。

  也不知道京都的人為什么要來調查自己。

  不過既然知道這個消息,那也就不會很被動。

  與逍遙坊結交還是有好處。

  畢竟這種事情,他的勾欄可調查不出來。

  “遇到什么事情?”憐星好奇問道。

  沈浪雖然只是皺了一下眉頭,但也被她看在眼里。

  所以便詢問一番。

  若是沈浪遇到什么麻煩,需要幫忙,她倒是不介意出手。

  因為沈浪治好她的隱疾,這便是一份很大的恩德。

  “沒事,就是最近可能有點小名氣,所以有人好奇而已。”

  沈浪笑著道,“畢竟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能夠以邀月出去買菜和散步,就足以讓無數人好奇。

  不管是邀月天人榜的身手,還是移花宮的大宮主,任一身份,都讓她光芒萬丈。

  整個大周江湖,能夠被稱為奇女子的寥寥無幾。

  而邀月便是其中之一。

  普通人若是想要見她一面,都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但卻在天涯城跟沈浪一起做這等事情。

  要是沒人好奇沈浪到底什么人。

  那就絕對的不對勁。

  “說得也是,不過還是要小心些。”

  憐星點頭,然后又說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盡管開口便是。”

  “暫時沒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如果真有需要幫忙,我一定開口。”

  看著沈浪與小昭下了一會兒棋。

  憐星手癢,也下了幾盤,今晚上終于不再是連續輸。

  眼看著時間不早,她便回隔壁去。

  剛回到閣樓上。

  一名屬下就單膝跪下,“啟稟二宮主,有消息傳來,據說日月神教有一位長老下山,前往天涯城。”

  “或許是因為飛鷹幫的事情,也或許是因為其他的事情。”

  “日月神教的動作倒是挺快。”憐星美目輕閃,沉吟片刻,“密切關注。”

  “若是有人想要對沈公子不利,全部格殺勿論!”

  “遵命!”

  “另外,你再派人去查查,江湖上到底有什么人在調查沈公子。”

  憐星冷聲道,“一定要給我查清楚,有哪些門派,哪些組織。”

  “遵命!”

  “下去吧。”

  屬下當即轉身離開,并關上門。

  憐星靠在窗前,聽著窗外的下雨聲。

  思緒不知不覺又開始飄散。

  以前她將隱疾藏在心里后,都是一門心思打理移花宮與苦修。

  但不知為何到了天涯城,想的東西就很多。

  而且還會莫名其妙胡思亂想。

  是因為最近的日子太閑,還是因為自己的隱疾被治好?

  憐星找不到原因,也根本無從找起。

  只是。

  這樣的日子,真的很好。

  好到讓人不想離開。

  但不知道現在姐姐在忙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腳什么時候能夠徹底康復。

  她回到床上,靜靜思考。

  ……

  移花宮里。

  邀月看著新傳回來的信。

  眉頭就一直沒有放下過。

  “憐星居然碰到沈浪?而且沈浪還給她治療手腳?”

  “可他似乎不像是會醫術的樣子,難道還有所隱瞞不成?”

  “但如果不會醫術,憐星又怎會讓他治療?”

  “這家伙到底還隱藏了些什么?”

  邀月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決定返回天涯城。

  畢竟她最近的酒喝完了,雖然茶葉還有,但唯獨沒有人敢與她打牌。

  那兩副撲克回來之后就沒有打開過。

  而且她居然又開始懷念什么都不用做,內力就能夠精進的日子。

  腦袋里也不知不覺閃過天機老人說的話。

  “沈浪旺妻。”

  這話現在看起來似乎沒錯。

  自己遇到他后,便突破修為。

  憐星遇到他后,隱疾也被治療。

  他……

  邀月眼睛不由瞇起。

  這到底還要旺多少人?

  而且憐星真的能被他治好嗎?

  “來人!”

  她喊了一聲。

  屬下急忙應道:“大宮主!”

  “本宮要出去幾日,你料理移花宮的一切。”

  “如果有什么事情,第一時間通知本宮。”

  “遵命!”

  雖然兩位宮主同時出宮的時候不多,但也不是沒有。

  在兩位宮主都不在時,自然要打理好移花宮的一切。

  打定主意后,邀月便連夜出宮。

  她放心不下憐星,要是被沈浪治不好怎么辦?

  ……

  沈浪舒舒服服睡了一覺。

  次日起來,小昭已經做好早餐。

  這丫頭真讓人省心。

  見到沈浪,她就甜甜一笑。

  “公子,早餐已經做好,可以吃了。”新筆趣閣

  “好。”

  沈浪洗漱完畢,正準備吃早餐,隔壁憐星又過來換藥。

  先吃了早餐再換藥。

  三人一起吃了早餐后,小昭去收拾碗筷。

  沈浪則幫憐星拆開手上纏著的布。

  又把上面的藥膏輕輕抹掉。

  憐星慢慢看向自己的手。

  已經沒有最開始的那么猙獰可怕,而且還與胳膊一樣,白皙如玉。

  甚至還能感覺到微風從手上吹過的感覺。

  同時也感覺到陽光帶來的暖意。

  “輕輕活動一下。”沈浪說道。

  憐星點點頭,輕輕活動了一下手。

  已經恢復如常,而且還讓她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只手終于不再是那么的可怕。

  也能夠跟正常人一樣大大方方亮出來。

  “真,真的好了?”

  “當然,現在來看看腳。”

  沈浪拆開她腳上的紗布和藥膏。

  又輕輕擦拭上面殘留的藥膏。

  左腳也變得白皙如玉,恢復如常。

  “來,活動一下腳趾頭。”沈浪開口道。

  憐星點頭,嘗試著活動腳趾頭。

  因為時間太長,以至于她幾乎都要忘記怎么活動腳趾頭。

  努力嘗試好一會兒。

  終于,腳趾頭漸漸能夠活動。

  用手輕輕掐了一下,也能傳來明顯的痛感。

  這不是在做夢。

  這是真的。

  憐星的身子不由輕輕顫抖,眼眶水霧彌漫。

  她真的康復了。

  再也不是一個殘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