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35章 辦武林報,用筆殺人
  “什么消息?”沈浪疑惑問道。

  老白說道:“屬下接到消息,六大門派已經前往光明頂而去,而且還多了一伙神秘人。”

  “這伙神秘人其中兩人修為很是高深,為首的一個年輕的公子哥,手持白玉扇,長得甚是俊朗。”

  看來趙敏前幾日辭行,便是朝光明頂而去。

  也不知沒有小昭,張無忌能否找到乾坤大挪移。

  即便沒有乾坤大挪移,滅絕大概也和他勢均力敵。

  不過這不是沈浪該操心的事情。

  “密切留意就行。”沈浪道,“我今日來找你們,是剛寫了一個話本,你交于勾欄里的人去編排。”

  “另外,將你們收集到的信息,編寫幾個榜單,按照境界劃分。”

  “把當今天下的所有高手的實力做比較,然后取前一百名。”

  沈浪將自己的計劃告知老白,“此舉肯定會漏掉一些默默無聞,聲名不顯的高手,當今武林中高手眾多,無論如何排名,也總會有人心中不服。”

  “所以,你看著和下面的人一起舉辦一個英雄大會,廣邀天下高手,進行大規模的比武切磋,就按照境界排名。”

  老白思忖了下,“公子,是否要推選武林盟主之類的?”

  “暫時不用,就先舉行武林大會,到時候新的排行榜出來,再由他們決定推選武林盟主也不遲。”沈浪道,“先擴大一下勾欄在武林中的知名度。”

  “可若是武林盟主之位到時候落在其他人的手中,怕是……”老白沒有把話說完。

  他說的沒錯,武林盟主這個名號代表的可不僅僅是榮耀,要是真的成為全武林公認的盟主,那影響力自然也就大到沒邊。

  不過沈浪倒是覺得,武林盟主這個位置到時候會引起無數人的覬覦。

  天下那么大,總會有不服的人。

  會選出誰,還是個未知數。

  沈浪道:“暫時不用去考慮這么多,武林盟主不是我們應該要考慮的事情。”

  “不管是大明的左冷禪,或者是其他的江湖高手,應該都會全體出動,為爭奪這天下第一的名號打個頭破血流。”

  “公子所言極是。”老白認真點頭,“武林之中本就是實力為尊,屬下有些多慮了。”

  “另外我們的榜單不止是看身手,還要看品行,以免有人說我們是胡編亂造。”

  沈浪又說道,“我們的目的是打造武林榜,將百曉生的《兵器譜》比下去。”

  “同時再發行《武林報》,傳遞武林上的消息,這便是樣本。”

  他將自己編寫的樣本拿出來。

  不同于書籍,這只有薄薄的一頁,幅面卻比普通書籍要大數倍。

  老白認真看。

  上面分了幾塊,《武林秘史》《武林新聞》《武林雜談》《武林美人排行》。

  沈浪逐一將這些板塊的內容詳細告知老白。

  待他全部都理解后,道:“雖然都是江湖上容易打聽到的事情,但還是要多加留意,而且還要有時效性。”

  “不能上個月的事情,到這個月才發行出來,要是人手不夠,你就多招募幾個人人。”

  “而且要在各大江湖發行,大明的就寫大明的,宋國的就寫宋國的,如此一來,就能保證新聞的真實性。”

  “公子高才!”老白一臉的激動,“如此一來,我們便能掌握整個江湖的動向,到時候百曉生肯定也比不上我們。”

  “這發行價就定一文好了,現在只是打響名頭,賠本賺吆喝。”沈浪道,“希望你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辦好這件事情。”

  “屬下明白,一定能夠盡快辦妥!”

  “另外,那些大門派大幫會也不可隨意編排,本著實事求是的報道,我要讓《武林報》取代百曉生《兵器譜》。”

  沈浪認真道:“而且還要成為江湖上唯一具有高度可靠性的東西,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來問我。”

  老白認真消化沈浪說的。

  又把自己不理解的地方說出來,諸如怎么發行,要怎么搜集資料之類的東西。

  沈浪就他提出的地方詳細講解,各種舉例說明。

  這一談就談了差不多一個時辰。

  老白這才理解沈浪想要的是什么東西。

  最后拍著胸口道:“請公子放心,屬下已經明白公子說的,這就著手去準備,這個月底肯定就能搞出來。”

  “你辦事,我放心。”沈浪站起身,“這《畫皮》先用說書的形式,然后再排成戲。”

  “遵命。”

  “還有這是一個冰飲的配方,你自己找人配制,畢竟天氣熱了,想要留住客人,還得花點心思。”沈浪拿出冰淇淋和冰棍的配方。

  雖然外面有得賣,但那都不是完整版。

  他這才是完整版,相信喜歡這東西的人會不少。

  而且人一多,消息傳播的也就越快。

  等沈浪從來到前面,憐星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煩。

  她個人是不太喜歡戲劇這些東西,總感覺這些東西和她的生活沒有什么交集。

  反倒是小昭看得津津有味。

  憐星很是詫異,難道這東西真的那么好看?

  見到沈浪后,憐星問道:“事情談完了?”

  “談完了。”沈浪看了一眼,恰好現在已經是曲終,便問道:“還要接著看嗎?”

  “不了。”憐星直接搖頭。

  小昭也搖頭,“公子,我也不看了。”

  “那我們就回去吧。”

  ……

  三人回到沈府,沈浪看了憐星一眼,“我最近有一門營生,不知道移花宮有沒有興趣?”

  “什么營生?冰淇淋?”憐星好奇問道。

  沈浪笑著道:“當然不是,若是冰淇淋你們肯定也看不上。”

  他將自己辦《武林報》的事情告訴憐星。

  如果能背靠移花宮,或許安全些。

  萬一那些武林人士心生歹意,說不定會上門尋仇。

  而且若是不去掌握渠道,他又不想被百曉生編排。

  與其被人編排,還不如自己去編排。

  報紙這東西并不新鮮,在宋國就有"邸報"、"朝報"、"邸抄"、"進奏院狀"、"狀報"等

  只不過都是朝堂之間的東西,官員們為求省事,都樂于花些錢去購買。

  卻沒有這種武林報。???.

  聽完沈浪說的內容后,憐星認真思考,“雖然你治好我的隱疾,但這件事情移花宮不能參與。”

  她說道:“我也不能私下答應你,因為移花宮不是我一個人的,除非你能跟我姐姐商量。”

  “沒事。”沈浪笑著道,“若是見到你姐姐,我會跟她提及,就算不答應也沒事。”

  憐星很疑惑,完全看不懂沈浪的做法。

  這么做有什么好處?

  思來想去,她決定還是問出來。

  沈浪說道:“辦報紙的好處很多,比如取代百曉生的《兵器譜》,又比如關注武林的事情。”

  “另外也可以讓更多人了解武林中的大事,比如最近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若是有一份報紙,大家都能第一時間知道。”

  “我不太跟得上你的想法。”憐星無奈搖頭,又問道:“你打算賣多少錢一份?”

  “一文。”

  “那你肯定要賠本。”

  她自然不懂輿論的重要性,沈浪刻意將報紙的價格壓到最低,完全就是賠本賺吆喝。

  但卻能保證任何一個人都能買到,哪怕他們只買一份互相傳閱,他的目的也就能達到了。

  殺人有兩種方式。

  一種是用刀劍殺人,一種是用筆殺人。

  偽裝得最巧妙,殺人不見血的,是用筆桿子殺人。

  沈浪深知輿論力量的可怕,自然要重金砸進去。

  他也不求憐星能夠明白。

  ……

  接下來的幾天,沈浪都在忙著報紙的事情。

  基本都沒時間去打牌,第一份報紙,自然是要他親自抄手過目。

  畢竟只有他知道報紙應該是什么樣的,老白只知道要怎么做,可沒有見過。

  他這個老板就只能親自上手,以求能夠讓老白盡快掌握。

  憐星的日子過得很滋潤。

  先不說隱疾被治好的一事。

  單是打打牌,喝喝酒,泡泡澡都能讓修為精進的經歷,就讓她越來越不想離開天涯城。

  畢竟不需要苦修就能讓內力精純,這誰還想再回到苦修的歲月?

  她正在院子里喝茶,等小昭把飯菜做好。

  突然,一道身影邁步走入院子。

  憐星一抬眼,整個人的動作瞬間就停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