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38章 買糖葫蘆,把手給我
  “你說。”

  “她的傷是我造成的。”

  邀月的目光變得有些縹緲,似看著前方,又似落向那蒼茫的天際。

  “小時候,在移花宮,為了搶到樹上樹上唯一成熟的桃子,我將她推下樹。”

  “所以便造成那般傷,從那以后,她就一直怕我,只要我說的,她不敢有半點的忤逆。”

  “這就是為什么你見到她前后的變化之大的原因。”

  沈浪咬了一顆山楂。

  酸酸甜甜的。

  這賣糖葫蘆的手藝倒是不錯。

  “何止是憐星,我看移花宮的所有人都怕你。”他說道,“移花宮里的人雖然美麗聰敏,卻也少了許多常人應有的生氣和感情。”

  聞言,邀月的腳步停下,轉頭看向沈浪。

  目光里已經變得有些冰冷。

  她為人向來冷漠高傲,無法容忍任何人挑戰其權威。

  沈浪接著道:“知道我為什么要帶你出門買菜嗎?”

  “為什么?”

  “因為你不夠接地氣。”

  “什么意思?”邀月不解。

  沈浪解釋道:“你是天下間武功超絕、名動江湖,武功最高強的女人之一。”

  “同時也是江湖上最神秘冰冷的門派,移花宮的大宮主。”

  “還是一個絕世美人,擁有絕頂美麗的臉和明亮的眼睛,而且氣質出塵,絕代風華。”

  “方方面面看,都是世上最最好的女子。”

  聽到沈浪的話,邀月心里突然有些漣漪。

  “只是我剛才說你不接地氣,并非要你向那些普通女子洗衣做飯。”

  沈浪說道,“而是你不食人間煙火,猶如神話般的人物,讓人有種高不可攀的感覺。”

  邀月眉頭微微一蹙。

  “所以,我便想帶著你出門走走,買買菜,逛逛街,打打牌。”

  沈浪舉起手里的糖葫蘆,笑著道,“比如現在,你就沒有吃糖葫蘆。”

  “什么歪理邪說?”邀月嘴上否認。

  其實她也知道沈浪說得很準。

  她張嘴咬了一口糖葫蘆。

  沈浪問道:“感覺怎么樣?”

  “酸酸的,又帶著一絲絲的甜。”邀月回答道。

  這放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大庭廣眾之下,買糖葫蘆吃。

  要是傳出去,這成何體統。

  但今晚她便做了。

  沈浪又咬了一顆山楂,“所以,生活就是這樣酸酸甜甜的。”

  “你和憐星的事情要怎么處理?”他說道,“難道就這么放著不管?”

  邀月沉默了下,沒有回答。

  “其實你也看到,雖然憐星傷成那個樣子,但一直還是把你當著姐姐。”

  “有句話叫打斷骨頭連著筋,即便再去想為什么當初會那么做,也于事無補。”

  “那傷勢,不僅僅是憐星的心病,也是你的心病。”

  邀月自然知道,正因為如此,兩人的相處才會那么不自然。

  沈浪道:“現在憐星的傷也好了,你們還可以再重新換一種新的相處方式。”

  “若是兩人都有所改變,這心病自然就會去了。”

  “我以前就說你這人年紀輕輕的,說話像是廟里的老和尚。”邀月嘴上說道。

  不過心里卻不免有些深思。

  沈浪說的還挺對的,現在憐星好了,兩人還可以換種新的相處方式。

  “走,我帶你去看看我寫的戲劇。”沈浪一把拉著邀月的手朝眼前的勾欄而去。

  剛被沈浪的手抓住,邀月的心跳就有些莫名其妙的加速。

  若是剛才她剛才想要避開,完全可以避開。

  只是,這種感覺似乎還是挺不錯的。

  沈浪拉著她的手直奔勾欄而去。

  守門的人見到他,急忙打招呼。

  “公子好。”

  再一瞧被沈浪牽手的邀月。

  又馬上道:“少夫人好。”

  “戲劇開始了沒有?”沈浪問道。

  小廝急忙點頭:“馬上就要開始,公子你們來得正好。”

  “好,你不用招呼我們,我們先進去。”沈浪說道。新筆趣閣

  進去之后,就發現已經來了不少人。

  沈浪一直帶著邀月找個位置坐下來。

  天涯城的勾欄都是他按照劇院的樣子打造而成。

  憑牌進出,要是看完,就要把牌子退回。

  把那些沒錢的家伙堵在門外。

  而且里面的環境也是嚴苛要求。

  各種茶水糕點什么的一應俱全,享受等級可不差。

  雖然與逍遙坊的姑娘們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但勝在便宜。

  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去青樓呆一個月。

  從舞臺的布置,到座位的布置,方方面面都絕對是最先進的。

  坐下來后,沈浪能感受到邀月的手心有汗。

  他不松反倒扣緊。

  饒是邀月武學極高,心態極好。

  這一刻也有些不自在。

  但她也不排斥這種感覺。

  她微微偏過頭看一眼,隨后俏臉上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笑容。

  手也沒有松開。

  舞臺上的幕布還沒有拉開,能看到幕布后面人影綽綽。

  那都是伶人們在做準備工作。

  “這是勾欄?”邀月好奇問道,“我之前去的勾欄可不是這種樣子。”

  “不,應該叫劇院。”沈浪說道,“這是我的產業,沒事就寫點話本招攬生意。”

  邀月恍然大悟,“也只有你會想出這些古怪的主意。”

  她看向自己手里的木牌,上面刻著兩字《畫皮》。

  “這木牌上的字是什么意思?”她問道。

  “現在要演出的這出戲就叫《畫皮》。”沈浪解釋道,“一個人跟鬼的故事。”

  說話間,就聽到一聲鑼響。

  這意味著馬上就要開場。

  隨后,扮演書生的年輕人出來。

  朝著臺下拱手施禮,“在下王生,天涯城人士,諸位有禮了。”

  然后開始表演,什么滾床.單這些環節自然沒有。

  但也因為如此,引得臺下噓聲一片。

  經過沈浪的親自操刀,這舞臺劇可比之前的戲劇還要好看。

  不管是劇本的本身,還是舞臺的布置,絕對都能夠算是視覺的享受。

  另外還有各種稀奇古怪的聲音自然也要有。

  總不能干巴巴的。

  等到演出結束,賞銀自然不少。

  武林人士也不是經常打打殺殺,行俠仗義和飲酒作樂。

  他們也需要一些生活調劑。

  而普通人更是如此。

  眼看著戲劇結束,沈浪與邀月也離開劇院。

  到了外面后,邀月開口道:“這戲的演出方式倒是挺別致的。”

  “當然,你也不看看是誰的產業。”沈浪說道,“我可是很用心在做,自然是要做得最好。”

  “我看得出來。”

  邀月點頭,然后看向沈浪,語氣里帶著不容置疑的霸氣,“把手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