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42章 從今往后,你便是我邀月的男人
  姐妹倆回到院子里。

  剛才還強悍如斯的孫無法現在已經半死不活。

  見邀月回來,沈浪上前認真打量。

  “你沒事吧?”

  “無礙。”

  邀月回應道。

  她多看沈浪兩眼。

  這家伙難道還有什么神秘的來頭不成?

  為何會有一個如此厲害的幫手出來?

  如果不是剛才那個人出現,或許還真的不好對付孫無法。

  沈浪見到邀月的目光里充滿狐疑,便說道:“別問我,我也想知道這是為什么。”

  “不過我們可以問問那個家伙。”他指著地上的孫無法。

  邀月點頭,“不錯。”

  既然這家伙已經沒那么大的威脅,憐星便回到小昭身邊。

  因為接下來的事情可能不是她能夠參與的。

  沈浪與邀月來到孫無法的身邊。

  此人閉著眼睛,面如金紙,呼吸紊亂,剛才那人的那一掌幾乎要了他大半條命。

  “你是誰?”沈浪沉聲問道。

  孫無法睜開眼睛看著他,語氣里充滿怨恨。

  “呵呵,老夫恨當初為什么沒能殺掉你。”

  “如果當初殺了你,現在也就不會有這么多的事情。”

  聞言,沈浪眉頭一皺,“看來我得給你準備點好東西了。”

  既然好好說話問不出來,就只能下毒逼供。

  “剛才那人又是誰?”邀月再次問道。

  孫無法冷笑一聲,“他不是說你們是他舊友的兒媳嗎?現在反倒是來問老夫,真是可笑!”

  “你……”邀月抬手便準備一掌拍出。

  沈浪急忙攔住她。

  “我還有話要問他,先別急著打死。”

  說完,掏出幾個瓶瓶罐罐。

  “反正你現在是廢人,就算是中毒估計你也逼不出來。”

  “想侮辱老夫?做夢!”孫無法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變得猙獰。

  “不好!”

  邀月迅速拉著沈浪后退!

  下一瞬。

  孫無法拼盡最后一口真氣,猛地一巴掌拍在地面上,身子騰空而起。

  可還沒飛出院子,又吐了一口鮮血。

  若是他天人境巔峰的修為,沈浪這院子里的毒對其倒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

  頂多就是真氣運行不順,若是強行施展,雖然會輕微中毒,但還是能夠離開。

  但現在他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

  自然就無可避免地中毒。

  “要跑?”

  邀月早已經憋著一肚子的氣。

  要不是沈浪想問話,她早就將這老家伙一掌拍死。

  眼看著孫無法想逃。

  她的怒氣一下子就壓制不住。

  施展輕功來到孫無法的身邊。

  移花接玉化為漫天殘影,悉數攻在孫無法的身上。

  僅僅只是一招,孫無法的命便已交代在此處。

  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就把命丟在此處。

  但邀月并未解氣,又連續攻出數掌。

  將孫無法全身的骨頭全部拍斷。

  五臟六腑也在體內稀碎。

  但還是沒有解氣。

  一手拎著孫無法的衣領朝院子外面掠去,一手還不斷拍在他的身上。

  看得憐星眼皮直跳。

  沈浪也沒想到邀月竟會有這么大火氣。

  很快,邀月的身影消失不見。

  憐星來到沈浪身邊,疑惑問道:“姐夫,我姐怎么會有那么大的火?”

  “有時候被人打斷好事,肯定是有火氣了。”沈浪回道。

  不過憐星卻不知道邀月有什么好事被打斷。

  心里更加狐疑。

  隔壁移花宮的弟子早已被剛才的打斗聲驚起。

  所有人都在院子里嚴陣以待。

  正當這時,邀月手里拎著一具已經被打得極度扭曲的尸體沖天而降。

  將這具慘不忍睹的尸體丟到她們面前。

  “給本座查,這個人到底是誰!”

  “屬下遵命!”

  盡管這尸體已經被打得看不清楚原來的容貌,但移花宮的弟子卻不敢怠慢。

  將這具尸體扔到地上后,邀月重新回到隔壁沈府。

  見到邀月回來。

  憐星見到她,急忙迎上去,“姐,我們要追查剛才那個人嗎?”

  “不用,那人身手很高,就算是查,我們肯定也查不出來什么。”邀月開口說道。

  隨后將目光落在沈浪的身上。

  問道:“難道你就沒什么想說的嗎?”

  沈浪倒了幾杯茶,“先過來喝茶,我慢慢說。”

  邀月點頭,坐在他的對面。

  “都過來坐吧。”沈浪又招呼小昭與憐星。

  四人圍坐一起。

  他開口道:“坦白說,我也不知道要從何說起,因為我從小都是四平八穩在天涯城渡過的。”

  “我的養父母告訴我,我是被撿來的,但他們也不知道我的身世。”

  “所以我哪里會知道突然冒出來的這個高手是誰?”

  “真的?”邀月有些不相信。

  畢竟她一直認為沈浪都是天人境的修為,如此年輕就有這么高的身手,肯定是有高人教導。新筆趣閣

  但那只是她以為。

  被天階先天罡氣的假象欺騙,而造成先入為主的想法。

  憐星也有些不相信。

  沈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當然是真的。”

  他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牛掰的背景。

  見他這么說,邀月便將心里的好奇放下。

  “對了,你們在江湖上行走這么多年,難道也沒有見過這兩人嗎?”沈浪疑惑問道。

  邀月搖頭,“從未見過,而且大周境內之大,頂尖高手肯定也不少,不是每個人都會出來行走江湖。”

  “就像是剛才那人說的那句話,很顯然,這個叫孫無法的人應該是某個人屬下。”

  “恰好這個人跟你有仇,所以十九年前想要對你下手,而十九年后又來對付你。”

  “不管是誰,應該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沈浪開口道。

  想太多也沒用,還不如不想。

  邀月點頭。

  喝了茶,眼看著時間還早,邀月干脆去后院泡澡。

  換了一身衣服后,便離開沈府,直接回去休息。

  有些事情講究時機。

  眼看著邀月與憐星回隔壁。

  沈浪突然懊惱不已。

  孫無法可是天人境的高手。

  要是剛才讓邀月留他一條命給自己收割打臉值,肯定會獎勵豐厚。

  然而邀月一氣之下,居然將孫無法給打死。

  太可惜了!

  ……

  翌日早上,沈浪起來剛洗漱。

  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小昭前去開門。

  便看到門外站著一衣著華麗的老者,身邊還有一個年輕人。

  “你們找誰?”小昭疑惑問道。

  那老者道:“敢問這里可是沈浪沈公子府邸?”

  “正是。”

  “請姑娘通報一聲,就說周懷禮前來拜會沈公子。”

  小昭一頭霧水。

  不過還是進去通報。

  沈浪也是一頭霧水。

  畢竟他所接觸的可沒有什么周家。

  從院里出來。

  看著眼前這一老一少,沈浪好奇問道:“老人家,請問找我什么事情?”

  這老者認真打量沈浪片刻,忽然變得萬分激動。

  因為太過激動的原因,就連聲音都在顫抖。

  “小少爺,老奴周懷禮終于找到您。”

  沈浪直接一頭黑線。

  按照他知道的套路,這老頭肯定會說,他是一個龐大家族的嫡系子孫。

  家里萬貫家財、無數家產等著他去繼承。

  甚至還可能會說有一門指腹為婚的親事之類的。

  周懷禮語氣激動地道:“小少爺,跟老奴回京吧,老太爺馬上七十大壽,老奴這次便是來接小少爺回京的。”

  沈浪突然想到青衣樓給的那封信。

  看來那種調查自己的人就是眼前的這個老頭兒。

  “小少爺,若是老太爺見到您一定會很高興……”

  不等他把話說完。

  沈浪也滿臉的激動,“真的嗎?沒想到我在京城居然還有家人。”

  “哎呀周老伯你們來得太是時候了,本來我還想著什么時候能夠找到家人。”

  “走走走,我們出去吃飯,邊吃飯邊聊。”

  然后轉頭跟小昭道:“我帶這位老伯和這位兄臺出去吃飯,你就在家里吧。”

  說完,就一臉熱情攙扶周懷禮,“來來來,老人家這邊請,我帶你去品嘗一下我們天涯城的特色。”

  “還有這位……”他的目光落在另外一個年輕人的身上。

  “小少爺,在下周青。”周青行禮,“前些日子在凌煙湖曾向小少爺求教,不過卻被移花宮的人打入湖中。”

  “原來是你,勝敗乃兵家常事,來,周兄,我們邊走邊聊。”沈浪一臉的熱情。

  盡管一路上周懷禮想要開口說話,卻被沈浪打斷,談的都是什么天涯城好玩好吃的。

  三人很快來到逍遙坊門口。

  “周老伯,周兄,地方到了,我們趕緊進去。”沈浪一臉真誠地笑容,“這地方的飯菜可不是醉仙樓能比的。”

  “這……”周懷禮有些遲疑,“不如我們還是去醉仙樓吧。”

  “周老伯,都到這個地方了,去什么醉仙樓,我們就在這吃飯,一會兒我再叫幾個姑娘。”

  沈浪認真道,“保證能夠洗去你老人家一身的疲勞。”

  “既然小少爺這么說,老奴就進去吧。”周懷禮點頭。

  三人進去南曲。

  沈浪拿出司馬曉曉送的木牌,一路暢通無阻。

  進去之后,南曲的姑娘還尋了個靠窗的位置給三人。

  “周老伯,周兄,你們先稍等,我去讓坊主將姑娘們叫來。”

  沈浪笑瞇瞇道,“保證都是上等貨色。”

  說完,不顧周懷禮的勸阻,起身離開。

  等他走后,周青小聲道:“二爺爺,你覺得他會相信嗎?”

  “不好說。”周懷禮眼睛微微瞇起,“不談這個,小心隔墻有耳。”

  周青點頭。

  沈浪一路來到司馬曉曉住的地方。

  得到通報的司馬曉曉已經在等他,行了一禮,“沈公子,歡迎再次賞臉來到逍遙坊。”

  “曉大家。”沈浪開門見山,“我今天來,是要兩個人的信息。”

  司馬曉曉點頭,道:“沈公子請說。”

  “一個叫孫無法,另外一個叫周懷禮。”

  司馬曉曉微微一笑,從桌上拿起兩封信。

  “得知公子到來,曉曉便知公子是為了此事而來,所以已經命人準備好。”

  “這便是公子要的。”

  “多謝曉大家。”沈浪微笑回應。

  司馬曉曉笑著道:“公子一曲《笑紅塵》白送逍遙坊,逍遙坊自然要投桃報李。”

  沈浪拆開寫著孫無法名字的這封信。

  剛看一眼,就心里疑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