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43章 君已為我贈金簪,我愿為君綰長發
  孫無法。

  天人境巔峰高手。

  大周當今宰相秦玉樓的心腹高手。

  不知何門何派。

  從二十年前便開始替秦玉樓做事。

  看來自己的仇人就是秦玉樓。

  但秦玉樓為什么要殺自己?

  難道有牽扯數十年前的什么秘密?

  沈浪轉頭看向司馬曉曉。

  “逍遙坊情報能力果然極強,不知道有沒有關于在下的一些身世之謎?”他問道。

  不能不清不楚被人追殺。

  凡事總得有個原因。

  司馬曉曉搖頭:“逍遙坊對二十年前的事情記錄得并不詳細,因此沒有任何情報告知公子。”

  她笑著道:“曉曉來到逍遙坊不久,能夠知曉這些,已經是曉曉的全部能力。”

  “感謝曉大家。”沈浪拱手道謝。

  司馬曉曉接著道:“不知道公子可否聽說過沈天君?”

  沈浪直接吃了一驚,“難道你想說,我是九州王沈天君的兒子?”

  “或者說我來自百年武林世家沈家?”

  司馬曉曉說道:“能夠讓秦玉樓不惜派出高手孫無法來天涯城暗算沈公子,那么肯定是有天大的仇恨。”

  “要不然秦玉樓決計不會這么做,由此可以推斷,沈公子一定來歷不凡,而沈天君似乎更符合這個。”

  “我倒不是這么想。”沈浪搖頭,笑著道:“不過秦玉樓一計不成,說不定還會派高手來。”

  司馬曉曉抿嘴一笑,“這倒是真的。”

  沈浪再拆開第二封信。

  周懷禮。

  宗師境界。

  一個江湖老騙子。

  常常偽裝成某某門派,或者是某某家族的老奴。

  欺騙一些涉世未深,且又是被撿養或者是從小孤兒,家底又豐厚的人。

  而且他的行騙目標很精準。

  等取得目標人物的信任后,就帶著目標人物假裝去山門拜師,或者是去某地尋親。

  等目標人物前腳剛出門,后腳就想辦法把目標人物的家搬空。

  為了完成任務,會潛伏一兩年。

  暗中調查,然后說目標人物身上的某某東西就是證明之類的。

  要是目標人物相信,那估計連人帶家都被被端。

  曾經行騙過十來次,無一失敗。

  這么多年,那些苦主都沒來尋仇,很大概率是被做掉。

  逍遙坊的情報里還有關于周懷禮這些年的行騙目標。

  他似乎越來越喜歡挑戰,要行騙的目標也從一開始的普通人變成俠士。

  甚至越是與某些門派來往密切的就越是要騙。

  就好像這一生都是為了行騙而行騙。

  沈浪看得暗自好笑。

  就算沒有青衣樓的情報,他也不會輕易就相信周懷禮的話。

  將信收好。

  他給司馬曉曉倒了一杯茶。

  “感謝曉大家的情報,我還想問一個問題。”

  “你想問的是昨晚出現在沈府屋頂的第四人?”司馬曉曉一語道破。

  青衣樓的情報真是做到了極致。

  說不定某位大俠晚上辦了幾次,都能清楚。

  沈浪點頭,“正是。”

  “抱歉,我們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誰。”司馬曉曉搖頭,“江湖之大,總會有一些隱士高人。”

  “很多東西逍遙坊也都并非能夠知曉清楚。”

  “對了,周懷禮二人要怎么處理?”她看向沈浪,“若是公子想要處置他們,逍遙坊可以代勞。”

  沈浪思忖了下,“暫時不用,待會兒我還有點東西要跟他們交流。”

  “我還想再打聽一個消息,前些日子指示飛鷹幫謀殺我的人到底是誰?”他問道。

  司馬曉曉抿嘴輕笑,“沈公子,兩首曲子,已經換了好幾個情報,若是還想要再打聽新情報,可還要再加價才行。”

  “逍遙坊這么大,也不至于會因為這個消息而虧本。”沈浪淡然一笑,“曉大家你說對吧?”

  司馬曉曉輕輕搖頭:“也不是這么說,為了一個消息,逍遙坊都要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

  “不過公子也知道我們逍遙坊不缺錢,缺的是好曲。”

  “看來我今日不留下一首曲子,怕是得不到這個消息。”沈浪思忖了下,“既然這樣,那沈某就只好獻丑了。”

  聞言司馬曉曉大喜,馬上讓人準備文房四寶。

  《但愿人長久》。

  鄧麗君版的。

  一邊寫,一邊唱。

  旁邊的司馬曉曉聽得很認真。

  她本來就是此中大家,學習幾遍后,便已學會。

  “現在逍遙坊又添了新曲。”她笑盈盈道,“還得感謝公子的慷慨。”

  她讓人取來一個信封。

  “這便是刺殺公子的人。”

  沈浪拆開信封。

  看完之后,很是詫異。

  因為他完全就不認識這個人。

  此人姓林。

  在長山城開有一家四方鏢局。

  而且在道上也有些名氣。

  被那些不入流的江湖人士尊稱為‘林前輩’。

  這位林前輩還急公好義,若是江湖人士落難,只要到林家,都可以白吃白住。

  若是想要辭行,沒有盤纏,林前輩還會贈送個兩三百兩白銀。

  深受不少武林人士愛戴。

  至于要刺殺沈浪,是因為曾經受過十二星相的司晨客與黑面君的恩惠。

  聽說沈浪殺了十二星相后,便請人刺殺沈浪。

  長山城與天涯城同屬青州郡。

  只是兩地相隔甚遠。

  拿到情報后,沈浪拱手謝禮。

  “謝謝曉大家。”

  “公子客氣,我們本是交易,你給曲,我拿消息,很公平。”

  他剛準備要離開。

  沒想到逍遙坊的侍女來匯報,說周懷禮二人跳窗跑了。

  果然是老江湖。

  一看情況不對,就撒丫子跑路。

  而且還一路直接奔著城外而去。

  確認周懷禮離開,沈浪還有些小遺憾。

  本來還以為能夠跟這個騙子過幾招,結果對方先跑了。

  這樣也好,他好方便一個個對付那些敵人。

  所謂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要是大大咧咧殺上門,那太沒腦子了。

  得讓這些江湖大俠知道是如何用嘴殺人的。

  沈浪先去勾欄找老白,交代一番后,就直接回去。

  回到家里,跟小昭等人簡單解釋一下那個老家伙的身份。

  免得自己出門的時候,那老家伙又跑來騙。

  ……

  時間來到晚上。

  悅來客棧。

  天字房。

  一身火紅的身影站在窗口。

  “這么說,移花宮明知飛鷹幫是我日月神教的附屬也出手?”她頭也不回地問道。

  身后的桑三娘大氣也不敢喘,急忙點頭:“回教主的話,正是如此。”

  “哼!移花宮,好大的威勢。”紅衣女子冷哼一聲,“真以為我東方不敗是軟柿子不成?”

  “據門下弟子的探報,如今移花宮兩位宮主全部在此。”桑三娘接著道,“屬下不敢貿然派人圍著。”

  東方不敗冷聲道:“不必,本座親自去會會!”

  “謹遵教主圣諭!”

  東方不敗一甩衣袖,踏步從客棧二樓而出。

  凌空踏步而出。

  眨眼間,身形就遠去數丈,朝沈府方向踏步前行。

  ……

  天涯城的醉仙樓。

  幾名武林人士正在喝酒吹牛。

  “現在走鏢是越來越難走了。”本地一名鏢師嘆了口氣,“大生意都被四方鏢局搶走,我們就只能走一些小鏢。”

  “四方鏢局?”

  旁邊一人搭話,“兄臺說的可是長山城的四方鏢局?”

  “正是,因為林前輩深受各位同道中人的喜愛,所以很多俠士都愿意替他走鏢,自然而然就把我們的生意搶走。”那名鏢師無奈搖頭。

  “林前輩?”

  旁邊突然傳來一道譏諷聲,“那姓林的不過是一個閹人罷了。”

  這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閹人?”

  “林前輩是閹人?”

  “兄臺,萬不可胡言,若是被林前輩聽到,兄臺的項上人頭可要不保。”

  “……”

  盡管眾人勸阻,但那人并未理會,繼續道:“你們怕那姓林的,我可不怕,不過若是你們不愿意聽,那就算了。”

  這話瞬間引起其他的好奇心。

  紛紛給這人斟茶遞水,“兄臺,你給說道說道,林前輩怎么是閹人?”

  這人喝了茶,慢悠悠說道:“我問你們,姓林的是不是使劍高手?”

  眾人齊刷刷點頭。

  這人又說道:“他的武功是不是在最近的數年才突飛猛進?”

  眾人再次點頭。

  “他是不是娶了五房嬌妻卻沒有子嗣?”

  眾人點頭。

  “所以,我才說那姓林的是閹人,因為他練的是一門邪惡的劍法。”這人一臉認真,“你們聽說過辟邪劍法嗎?”

  眾人大惑不解,“什么辟邪劍法?”新筆趣閣

  “據說辟邪劍法源自《葵花寶典》,眾所周知,《葵花寶典》本是女子練就的武功,話說二十年前……”

  那人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什么林家先祖是少林寺叛徒,偷看《葵花寶典》自創的辟邪劍法……

  “若是女子練就辟邪劍法,自然是事半功倍的事情,但那姓林的是男子,想要練辟邪劍法,就只有一條路。”

  其他人倒吸一口涼氣,“你是說……”

  “不錯,欲練此功,必先自宮,那姓林的也是一個狠人,拿起刀,就把自己的二弟給割了!”

  眾人頓時胯下一陣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