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讀小說網 > 綜武:撿個邀月做鄰居 > 第44章 邀月對東方,傲月與驕陽
  那人接著說道:“西方鏢局弟子不少吧?可唯有那姓林的武藝最強,若不是練了辟邪劍法,哪會有這般成就?”

  盡管大家有些不相信。

  但這人說得有鼻子有眼的,而且那姓林的每一件事情都能佐證。

  比如他沒有子嗣,劍法最近數年才突飛猛進。

  比如他祖上確實是少林寺的還俗和尚。

  方方面面結合起來看,都很符合練了辟邪劍法這一說法。

  而且娶那么多房美妾,自然是為了掩飾他是閹人的真相。

  要不然不可能娶了這么多女人過門,卻連一個子嗣都沒有。

  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

  “呸,原來是閹人,我還真以為是什么前輩!”

  這時又有人說道:“這位兄臺說得很清楚,而且我也曾聽說林宏昌林前輩不能人事。”

  “聽說?”其他人投去好奇的目光,“兄臺,請這邊說話,具體是聽誰說的?”

  “我一個朋友在他們家做鏢師……”

  “……”

  所謂三人成虎,眾口鑠金。

  將自己所了解到的各種信息相互佐證,稍加整理之后。

  關于姓林的武藝突飛猛進的真相便被這些武林人士挖掘出來。

  而且這個消息很快就發酵出去。

  于是,不少在天涯城的武林人士都知道長山城的林前輩練的是辟邪劍法。

  他們正準備趕往長山城去求證。

  這邊炒作辟邪劍法的事情。

  東方不敗這邊已經來到沈府外面。

  一抬眼,就見到沈府的牌匾。

  而沈府的隔壁,則充滿了內力的波動。

  這種內力的波動對于普通人來說并沒什么異樣。

  但對于習武者來說,那簡直就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那般耀眼。

  那里面肯定有不少的武林高手。

  想必就是移花宮的人。

  而沈府里面的內力波動更是渾厚。

  看來邀月與憐星姐妹二人都在此處。

  東方不敗略微沉吟,腳尖輕輕一點。

  身影拔地而起,輕輕落在沈府的屋頂上。

  只見院落里。

  一男三女正在玩看不懂的游戲。

  其中兩個女子便是邀月與憐星。

  那男的想必就是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沈浪。

  “一筒!”

  邀月打出一張牌,便頭也不回地冷聲道:“滾!”

  這一聲將準備打牌的小昭嚇了一跳,手里拿著一張牌,不知道該不該打下去。

  邀月抬手朝屋頂的東方不敗拍出一掌。

  東方不敗腳尖微微一點,便避開強勁的掌風。

  “難道這便是移花宮的待客之道嗎?”東方不敗冷冷道,“莫非以為本教主怕你?”

  這聲音傳來,小昭才知屋頂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而沈浪依舊面帶笑容,似乎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

  還是公子鎮定。

  小昭覺得自己和公子相差甚遠,若是也能像他這般鎮定就好了。

  沈浪抬頭看向屋頂的身影,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東方不敗。

  憐星眉頭一蹙,便欲起身。

  邀月搖搖頭。

  “難道你以為本座也怕你?”她語調冷漠回應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背著手,一身火紅宛如嫁衣一般的衣服,再加上頭頂的金冠,處處透著霸氣。

  如果說邀月與憐星是冰山,似皎月,清冷孤傲。

  那么東方不敗便是火山,又似驕陽,霸氣天成。

  背著手站在屋頂上,霸氣盡顯無疑。

  兩個女人一見面便已碰撞出火花。

  言語之間誰也不落下風。

  對于邀月的回答,東方不敗眉頭微微蹙起。

  若是面對邀月一人,或許還可以一戰。

  但面對邀月與憐星,她還是要掂量一下自己能否一打二。

  將心里的不爽壓下去,道:“難道移花宮兩位宮主不解釋為何殺我日月神教附屬飛鷹幫的事情?”

  “本座一生行事,何須向人解釋?”

  邀月鳳眸微微一瞇,“別說是飛鷹幫那個不入流的組織,便是你黑木崖,本座也能蕩平!”

  一句話,盡顯她的傲然。

  若是別人,或許會被這句話說得忌憚三分。

  不過東方不敗卻戰意頓起。

  即便是一對二,她今日也要戰。

  “難道你以為本教主會怕你移花宮不成?要打就打,廢話那么多!”

  邀月心里的耐心被消磨殆盡,本來還以為想再打打牌。

  不想卻被東方不敗半途攪亂。

  “姐,不如我去會會她。”憐星出聲說道。

  邀月沒有說話,將桌上的麻將扣下。

  緩緩起身。

  然后轉過身,輕功施展出來,便如踏月摘星,朝屋頂的東方不敗而去。

  “不要在屋頂打!”沈浪突然喊道,“一會兒把瓦片都震碎了!”

  昨晚幾大高手在屋頂打,就震碎了不少的瓦片,還是小昭今日上午去找人修葺的。

  聞言,邀月沒有絲毫的停留,朝著外面掠去。

  東方不敗緊隨其后。

  “唉,可惜了,我本來還以為能夠看兩大高手的對決呢。”沈浪搖搖頭。

  畢竟沒有什么事情比做吃瓜群眾更好的。

  小昭看向憐星:“二宮主,你要去嗎?”

  “我不去。”憐星搖頭,“以姐姐的功力,對付一個東方不敗勝算很大。”

  她看向沈浪,“姐夫,我們現在要做什么?”

  “做什么?”

  沈浪想了下,“接著奏樂,接著舞。”

  此時,邀月與東方不敗兩人已經來到城外的樹林里。

  兩人未作停歇,便相互交手。

  一輪明月高懸空中,月下的大地,山川,樹林都似乎披上一層薄紗。

  竹林里,一紅一白兩道身影在林子上空大打出手。

  真氣震得無數竹子不堪重負,竟破裂開來。

  隨著兩人出的招越多,真氣波及的范圍就越大。

  短短不到十息的功夫,兩人身下的竹林就已經被清出一片空地。

  就好像是被流星砸中一般。

  “你不是本座的對手!”邀月冷聲一聲,一掌重重拍出。

  東方不敗不退反進,“未必!”

  兩人雙掌相對。

  “轟!”

  一股磅礴的真氣頓時以兩人為中心炸開。

  將周圍的竹梢全部斬斷。

  邀月原地不動。

  東方不敗卻倒退好幾步。

  若非輕功了得,只怕已經摔在地上。

  她看向邀月的眼神變得凝重。

  雖然她猜過邀月的修為,但沒想到對方比她猜的還要再強些。

  若是再加上憐星,她還真的未必能夠打得過。

  邀月并未追上斬殺。

  而是冷冷道,“現在,你還要本座一個解釋嗎?”

  “難道你以為本教主要向你求饒?”東方不敗冷聲回應。

  邀月看了她一眼,轉身便走。

  一甩衣袖,腳步緩慢優雅,似是毫無力氣卻有無窮力量。

  眨眼間,就遠去數丈,只留下殘影。

  在她心里,沒有什么事情比打牌更重要的。

  見到邀月轉身就走,東方不敗心里詫異不已。

  看來在邀月的心里,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難道是沈浪?

  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性。

  見到邀月遠去,東方不敗也起身朝天涯城掠去。

  等邀月回來,已經過去差不多盞茶的功夫。

  沈浪并沒有問誰輸誰贏。

  接著打牌。

  又打了幾圈麻將,邀月便與憐星回隔壁。

  而沈浪則回房間里睡覺。

  他還不算是武林高手,沒到不吃不休的境界。

  所以他臨睡前尋思是不是要去哪里找幾個家伙打打臉。

  ……

  次日。

  長山城,四方鏢局。

  林宏昌聽到門下弟子傳回來的消息后,氣得一臉鐵青。

  一掌重重拍在桌上,真氣激蕩,直接將桌腿都震斷。

  ‘砰’

  桌子不堪重負,連帶上面的東西一起砸到地上。

  林宏昌臉色陰沉如水。

  聲音里帶著壓制不住的憤怒:

  “到底是誰在針對四方鏢局,針對我林宏昌?”

  盡管只是一夜,但消息已經傳到長山城。

  有人說林宏昌能夠晉升宗師級,靠的便是辟邪劍法。

  否則靠林家的祖傳劍法,估計早就被人打死。

  而且最殺人誅心的是,流言里居然說他為練辟邪劍法而自宮,變成一個閹人。

  之所以娶這么多妻妾,只是為了掩飾自身的殘缺而已。

  這更是讓林宏昌氣得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這散布謠言的人,心腸絕對是歹毒至極。

  居然連自宮這種傳聞都能傳得出來。

  他之所以沒有子嗣,并不是真的自宮。

  而是年輕時與人有爭執,被傷到某處要害。

  雖然為愛鼓掌沒有問題,可卻不能傳宗接代。

  他本來還想著多娶幾房嬌妻看看誰能懷孕。

  但沒想到外人居然傳他自宮!

  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眼看著弟子還站在眼前,林宏昌冷聲道:“查,給我查,到底什么人在造謠!”

  “那個……”弟子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問道,“辟邪劍法是真的嗎?弟子不怕割……”

  “滾!”

  林宏昌氣得肺都要炸。

  被外人造謠欺辱也就算了,沒想到門下弟子居然還真的以為自己會辟邪劍法。

  這實在讓他忍無可忍。

  弟子剛離開。

  仆人就急匆匆來找他。

  “老爺,不好了,一大群武林人士云集門口,說要見識辟邪劍法……”